【河沿村的巧媳婦】

ADVERTISEMENT

原標題:河沿村的巧媳婦

[!--begin:htmlVideoCode--]612af2290bc84724b111f5b0f3d3d543,0,1,news[!--end:htmlVideoCode--]

央視網消息:在許多貧困鄉村,男人外出打工,婦女留守照料老人孩子,是一種普遍現狀。一家老老少少的生活就靠男人寄回家里那有限的工錢,溫飽尚能解決,致富卻無從談起。如何讓留守婦女成為脫貧致富的幫手,河南省商水縣可謂千方百計。接下來,我們就看看當地一個叫河沿村的村莊里,一群巧媳婦的故事。

ADVERTISEMENT

商水縣地處豫東平原,是國家連片特困地區重點縣,地上無山、地下無礦,僅靠男人在外打工掙錢,日子過得緊緊巴巴。

商水縣巧媳婦工程辦公室主任 李恒先:說實話因為花錢問題,家里鬧矛盾,甚至兩口子離婚、打架現象、爭吵經常發生,有的女的是一走不回來了,作為政府啊也感到很為難,也感到是一個大包袱。

俗話說:媳婦巧,日子好。如果在家門口給留守婦女們找個活兒干,既能掙錢,還能照顧老人和孩子,一把鑰匙就能同時打開兩把鎖。2013年,縣里決定推行巧媳婦工程。

商水縣巧媳婦工程辦公室主任 李恒先:全縣留守近20萬人,巧媳婦工程你說叫她擱家干活就恁容易嗎?作為這個項目不得有嗎?項目從哪裏來?這個項目咋解決啊?

商水縣注意到,近年來,由於沿海地區的企業用地和用工成本逐年增高,漁網加工的利潤越來越小,而河沿村鄰近淮河支流,很多人有捕魚織網的手藝,如果利用村里留守婦女和閑置的農家院落與沿海地區合作加工,生產成本就能大幅降低。

湖北客戶 辛賢元:她農忙的時候,她要種地了,我就把它(漁網)擱那,先把地忙完了,再來做(漁網)。

記者:不受限制。

湖北客戶辛賢元:對。

地龍式漁網工序簡單,一學就會,工錢按件計算,多勞多得,每個婦女一天至少能掙一百塊錢。

商水縣河沿村村民 韓紅蓮:一個男勞力出去掙錢才一天掙幾十塊錢麼不是。

前些年,苟紅英一家四口擠在一間破房子里,她沒少和丈夫嘔氣。從事漁網加工後,盡管起早貪黑地干,但掙的錢離致富還是遙遙無期。

苟紅英盤算過,如果自己辦個加工點直接對外發貨,就能減少中間環節多掙些錢。利用政府的扶持資金加上自己做漁網掙的錢,苟紅英很快辦起了加工點,但鑄造網墜兒是技術活兒,請廠家設計又太貴,苟紅英就拿木柴刻成模具,先在溶化後的蠟燭里試驗,然後再用鐵水澆鑄,反複打磨比對。

商水縣河沿村村民 苟紅英:我就是怕人家笑話我從來不說出去,一個女的干這粗活,我也怕人家笑話。

融化後的鐵水高達1千多度,苟紅英的手被燙傷過,衣服鞋子也被燒壞過。半個多月後,她終於摸索出了各種網墜兒的鑄造訣竅兒。
ADVERTISEMENT

苟紅英的鄰居:對她都是伸大拇指,手巧啊,名副其實的巧媳婦,在我們這邊都知道,她的(網墜兒)型都是自己一個一個刻的。

商水縣河沿村村民 苟紅英:那時候隻想著有吃的有喝的就可以了,沒想到還會蓋起這兩層樓。

只有小學文化的苟紅英還給漁網設計了商標,買賣越做越紅火,不僅蓋起了樓房,還帶動附近村里的一千多婦女來就業。如今的河沿村,象苟紅英這樣的漁網加工點已發展到30多家,年產值達到3億多,村里的老年人也找到了樂趣。

河沿村村民:苑世美(93歲):我覺得活動著比閑著強,閑著光瞌睡。瞌睡往床上一躺俺孫子該問我了,奶,你不得勁了嗎?

河沿村村民(男):她一個月都能掙千把塊。

河沿村村民(女):她掙千把塊,她就是覺得她沒老,還管干。

村民羅玉蓮的一家四口人,丈夫身患癌症,兒子在外打工,她在家里伺候年邁的婆婆,為了給兒子娶媳婦,兩口子借錢蓋起了樓房,但兩個月前,羅玉蓮的丈夫去世,家里欠下的十多萬的外債,壓得她透不過氣。

河沿村村民羅玉蓮:娶媳婦不得花錢嗎?他(丈夫)才去世了,啥也沒有,這塌人家賬不得還人家嗎,恁些錢。

看到羅玉蓮整天以淚洗面,村干部就動員她去巧媳婦加工點干活。忙活起來後,羅玉蓮會暫時忘了家里的傷心事,心情也慢慢好起來。

河沿村村民羅玉蓮:人多熱鬧,一天連(漁網)框子十來塊錢,紮網布一天五六十塊錢,加一塊一天管掙七八十塊錢。

該做飯的時候,羅玉蓮就把漁網材料帶到家里,年邁的婆婆也會上手幫忙,婆媳倆每月能掙三四千塊錢。

河沿村村民羅玉蓮:這別講咋著反正他(丈夫)去世了,我抓倆(錢)不是慢慢地攢著點,到明得娶媳婦兒花錢呢。

家門口能掙錢了,村里在外打工的男勞力也陸續回來了,人手一多,鑄造網墜兒,加工鋼絲等各種部件也都能生產了,河沿村的漁網編織很快形成了產業鏈。

湖北客戶 辛賢元:她們都巧得很做得蠻好,把這邊全帶動了,在整個中國這個市場上起碼占80%,都讓這個地方把它壟斷了。
ADVERTISEMENT

湖北客戶 劉平:它還賣到國外去了,出口到俄羅斯了。

湖北客戶 辛賢元:你不知道吧。

湖北客戶 劉平: 那你這個一定要報道。

湖北客戶 辛賢元:她們現在網上也掛著了,她們也在搞微商了。

漁網編織業一天比一天紅火,村民們的日子也越來越滋潤,但一個讓村民們沒有事發生了。2016年3月,村里接連收到環保部門的通告,要求村里必須無條件關停網墜兒的鑄造爐。

縣環保局工作人員:希望做好升級和改造,自覺地履行好環保職責。

前幾年,河沿村的土爐子規模小,又是當地的致富項目,上上下下都沒在意大氣汙染問題,如今隨著環境治理的緊迫,這些小爐子也被列入了關停整改範圍。

河沿村婦女:(原來)一天一個人掙一百多塊錢,現在不行了,現在網角(網墜兒)上級環保局不叫俺干,叫俺停了。

河沿村婦女:現在做這個漁網,哪一家得養活五六百人五六百婦女去(編織)這個網。

村民王發亮:巧媳婦就要下崗,又打到從前了,一槍打到解放前。

當初是縣里引導的扶貧項目,如今又被政府關停整改,留守婦女們抱怨,當地政府更著急。

縣委書記 馬衛東:在家里這些婦女巧媳婦,干已經干順手了,已經干了好幾年了。

練集鎮黨委書記 張國慶:干順手了干順手了,如果就這一味地關了,整個產業全縣里全鎮里,且不說這一個村,都會受影響。

縣委書記 馬衛東:現在就是一個小小的網墜子,把咱們這個產業給墜住了,就是他們說的,巧媳婦變成苦媳婦了,所以這個產業我們一定得保住,但是汙染的問題我們必須得解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