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陝西:縣政協副主席被指西安占地33畝建豪宅】

ADVERTISEMENT

原標題:陝西:縣政協副主席被指西安占地33畝建豪宅

陝西省西安市長安區東大街道辦東大村的冠水大園,園區總占地200多畝,因為地處秦嶺北麓,並且緊鄰高冠河,依山傍水風景優美,從2008年冬天開始,整個園區分配給了東大村20多戶村民,從那時開始,村民們在園區里栽樹建房,變成了自己的農家小院,有的甚至是豪華莊園。

據陝西廣播電視台《都市快報》節目2月9日報道,有人爆料稱,該園區里別人家都是每家占地七畝左右,而獨獨有一家人卻占了33畝地。爆料人說:“人家跟村民不一樣,人家是給自己蓋私人樂園呢,主要是節假日人家兩口子來山里放鬆休閑用,還專門請的設計師給設計了建設方案。”

記者從莊園內部人士那里,得到了一張3D規劃圖,整個園區分為兩個部分,前半部分是古建環繞的四合院。後半部分也是密密麻麻的別墅群,園內湖水穿梭,綠樹成蔭,廣場花園,假山奇石,盡顯富麗堂皇,目前規劃圖紙上的前後大門及圍牆已經全部建成。

爆料人:“他這個莊園前期已經投資了四百萬元人民幣了,老板預計投資兩千萬,建好以後和宮殿一樣。”

雖然建設才剛剛開始,不過莊園這高大宏偉的圍牆,就已經讓這處莊園的主人身份顯得非常神秘了。

記者走訪整個東大村,村民們對於這個園子的主人大都一知半解,爆料人告訴我們之所以這麼神秘,是因為莊園的主人既非當地村民,也並不是什麼商人,而是國家干部。

爆料人:“主人是山陽縣政協副主席毛海琴,這是她和他老公投錢蓋起來的。

記者從內部渠道拿到了一份該莊園的圍牆施工合同。合同上顯示,簽訂日期為2009年11月16號,工程造價31萬元。其甲方署名正是爆料人口中的毛海琴。

爆料人:“她老公叫劉明厚,也是干部,曾經是山陽駐西安辦事處主任 現在還是人大代表。”

2009年東大村村委會與莊園主人簽訂的租地合同,其中租地人的署名為劉明厚。爆料人:“租地那天人家拿了一兜兜現金,大行李裝了97萬,媽呀都麼見過那麼多錢,人家後備箱都是一箱箱錢。”

這個正在建設中的神秘莊園,里面究竟是什麼樣的,2016年11月,亢凱情報站的情報員以村民的身份進入了這所在建莊園內。現場施工工人:“這一間房造價大概四五萬,總共下來四五十萬。”

該莊園的圍牆施工合同

工人們口中所說的,正是規劃圖紙中一期工程四合院的建設。此時,房屋正緊張的建設之中,而在施工現場,記者看到工人們正在按照工程效果圖來進行施工。此時四合院北側的一排建築已經初具規模,基礎部分的綠化,池塘及仿古亭樓已經全部到位。

園區代管者 毛海琴姑姑:“就是準備要建別墅,這是人家毛海琴和劉明厚的。”從這位自稱是毛海琴姑姑的現場負責人口中,情報員得知,目前莊園主人毛海琴夫婦長期居住在西安,夫妻二人委托他們對施工現場代為管理。

園區代管者 毛海琴姑姑:“毛海琴是政協副主席,劉明厚以前是山陽駐西安辦主任,現在在人大。”

2016.11.23清晨,情報站成員趕赴山陽核實情況。東大村村民口中的毛海琴真的是陝西省商洛市山陽縣政協副主席嗎?記者專程來到山陽縣進行核實。

在山陽縣政協工作人員公示欄內,記者看到山陽縣政協副主席為毛海琴,而這與較早前我們在莊園里拍攝到的那位毛海琴完全吻合,當時這位政協副主席正在為自己的莊園敲定裝修方案。

山陽縣政協工作人員:“開會去了,你們要不給她打電話吧。”記者:“這幾天上班沒?”山陽縣政協工作人員:“上班呢。”

記者在政協辦公樓等待了一個小時以後,始終未見毛海琴主席的身影,反而在其他幾位工作人員那里,得到這樣一個消息。工作人員:“請假了,都請了一兩年了,說有啥病呢。”

據這位工作人員介紹,早在2014年,毛海琴便以身體不適為由,向單位請了長假,那麼這兩年來,病假中的毛海琴人又在哪呢?

爆料人:“人家給單位請的病假,實際上就是為了過來給她蓋園子,而且前前後後蓋了好多年了, 從09年她當山陽水利局書記的時候,她就陸陸續續開建了,把人家山陽縣物資站的一些東西都偷著運到西安來建園子了。”

2016年11月的一天,情報員在西安市長安區東大,毛海琴自己的莊園里拍到一個畫面。毛海琴正在對她的在建工地進行視察,這幾張是山陽縣水電局的購買清單。記者發現2009年2月到7月之間的水泵,鋼絲管等建築材料的要貨清單,其購買單位一欄都清楚的寫著山陽縣水利物資站,一些單據後面還特別附加了毛書記的字樣,而收貨人簽名一欄大都寫著孫會蘭,而清單上的收貨人孫會蘭也正是當年毛海琴莊園的代管人。

爆料人稱,這個名為孫會蘭的人目前就在西安市長安區東大村內居住,2016年11月的一天,幾經打聽,記者在東大村內找到了這個當年的管理者孫會蘭。

孫會蘭:“毛海琴是我親表姐,整個園子都是她投資的,2009年時園子開建,毛海琴當時是山陽縣物資站的書記,後來是山陽縣水電物資站的黨委書記,給站上在西安買的東西,直接都拉到園子去了。”

除了清單上的物資,記者在莊園內甚至還發現了,在一間水龍頭的配套水池上竟然清楚的印有“國家農村飲水安全工程,山陽縣農村飲水工程指揮部”的字樣。

經過查詢記者發現國家農村飲水安全工程,是國家出資,為了保障全國特別是西部貧困地區農村百姓飲水安全,特別製定的專項項目,可事實證明這位毛姓領導,將本該屬於這個貧困縣的飲水設施,搬到自己遠在省城的莊園里,因為修建該莊園需要巨額費用。

這張是毛海琴簽名的建築合同其金額為31萬。這張是毛海琴簽字的租地合同金額為30萬,還有這張毛海琴丈夫與東大村簽訂的租地合同,金額為95萬,因此僅用於租地和莊園基礎建設的部分單據金額就高達150多萬元。爆料人:“現在投了至少300到400萬,但是據估計還不是完全的。”

2016年11月17號,在園內的調查中情報員發現多張處罰單,其中兩張是長安區秦嶺生態環保執法大隊在11月11和16號開出的停工通知,另一張單據是11月17號,東大街辦和東大國土所下發的責令停止土地違法行為的通知,不過截至17號中午園內的違法建設照常進行,而這幾張具有法律的效力的處罰單更像是廢紙一樣被隨意的散落在窗台上。東大街辦:“這屬於違法建設,涉嫌土地違法。”

東大國土所:“現在像捉迷藏一樣,我們去了人家不開門,開門了人家都跑了。”

根據記者調查,毛海琴夫婦所建別墅用地為耕地,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土地管理法第三十六條規定,禁止擅自在耕地上建房、挖沙、采石、采礦、取土等,對非法占用土地的單位,直接負責的主管人員,和其他直接責任人員,依法給予行政處分,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責任。

其實早在2003年,陝西省就禁止任何單位和個人在秦嶺北麓,從事房地產開發建設,修建商品住宅和私人別墅。在亢凱情報站情報員曆時調查的半年時間內,毛海琴夫妻倆的莊園建設從未停止過。截止2017年2月7號中午,節目播出前,園區北側的客房部分,已經完成封頂,這座隱藏在秦嶺山中屬於毛海琴夫妻二人的莊園已初見規模。而與此同時,記者致電山陽縣政協,得到的答複是毛海琴副主席依然處於請假當中。

爆料人:“從去年11月底到現在,當地的街辦、土地所、還有秦嶺辦,一直是連續執法,但是人家也一直沒停,人家仍在在建著,真不知道這個事情到什麼時候才是個頭。”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