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詞大會》圈粉無數,讓我們懷念看綜藝漲知識的童年

ADVERTISEMENT
點擊新京報關注猛料最多的公號!

不管任何文娛領域的作品創作,最大的靈感資源庫始終都攥在我們老祖宗手里,只要創作者時刻回頭看看,就能用之不盡。

前兩天最火的綜藝節目當屬《中國詩詞大會》了,在總決賽之夜,“刷屏擔當”16歲的武亦姝擊敗彭敏成功奪冠。

ADVERTISEMENT

很多人用“腹有詩書氣自華”形容她,妹子唯一的偶像是陸遊,沉靜的氣質令她成為無數人口中“00後的一股清流”。

而我被她所吸引的,是姑娘隨口吟出詩句時的風淡雲輕,這份淡然讓她在同齡人當中顯得如此特別和珍貴。

《中國詩詞大會》的熱播,真真讓我們這種上了年紀的人熱淚盈眶。

它以中國古詩詞為競技內容,設置的“遊戲規則”多樣,比如看畫猜詩,用字拚詩,甚至還有風雅非常的“飛花令”:以單字出題,挑戰者們需在規定時間內念出含有該字的詩句……整個環節刻在我腦中的,是古時風雅文人之間最愛玩的“曲水流觴”的畫面,這讓古風控的我,上癮不能。

△“飛花令”

而我最近驚喜發現,2017開年來,像《中國詩詞大會》這樣的電視節目不止獨一家,這些節目的出現,可以用“怦然心動”四個字形容。

它們的內核沒什麼創新,卻踏踏實實的喚回了眾人內心所有美好;

它們的存在,時刻在提醒著我們,不管任何文娛領域的作品創作,最大的靈感資源庫始終都攥在我們老祖宗手里,只要創作者時刻回頭看看,就能用之不盡。

比如還有早一段時間非常火的,邀請一大團老戲骨動情讀書信,觀眾靜心聽那個年代的信和它背後故事的《見字如面》。

這些節目的紛紛走紅,讓我們驚喜的發現,即便是在以嘈雜真人秀、狗血婚戀秀、亂生網綜吸引了主力觀眾的今天,中國傳統文化在新一代生力軍90、00後們心中,仍然有著深深的認同感和自豪感。

能遇見這些令人怦然心動的節目,多麼浪漫。

——“細數曾令我怦然心動的它們”分割線——

此前口碑走高的《見字如面》,也同樣具有種種燃點。

這個節目邀請了張國立、王耀慶、何冰、歸亞蕾等一大批演技紮實過硬的真演員,返璞歸真,用最基本的台詞功底,聲情並茂的演繹一封封來自過去時空角落里的珍貴來信,並娓娓道來每一封信背後的真實故事。

曾經有人說“在過去,我喜歡你,就翻兩座山走五里路,去牽你的手。而現在的我們,面對面而坐,卻用手機聯絡”。

《見字如面》的出現喚回了身處通訊時代的我們,對曾經熟悉現在卻十分陌生的這種生活方式的所有懷念。

這兩檔節目在今年相繼發光刷出話題度,讓不少人都說仿佛看到中國電視綜藝節目新的曙光,可是我們從來就不缺這樣的節目啊!

早從上世紀80年代起,我們的電視熒屏上就已擁有這樣諸多閃著“智慧之光”的美好綜藝。

亮出這個logo時我都快要哭了。1990年央視開播的

《正大綜藝》

是我心中中國最美好的綜藝節目,沒有之一。是它把我洗腦,讓旅遊成為我的終生愛好,沒有什麼樂子的那個年代,我通過它了解到了這個美好又瘋狂的世界,並一度令我的職業目標是:當個導遊。

這是一檔以純科普人文地理知識為主的節目,現在的旅遊類節目依然很多,但大多都帶著真人秀屬性,像《正大綜藝》這樣老老實實做科普的節目幾乎看不見了。

△還記得那時候節目組特別用心,他們會把某國某地一個風俗習慣的知識點拍成四個不同的小短片,讓你去猜“是真是假”,加深你的記憶,參與方式又有趣。每次揭秘的時候外景主持人的那句“你猜對了嗎?”無論過多少年我都能記住那個語氣節奏。

ADVERTISEMENT

△插個樓,看《正大綜藝》長大的人肯定童年最嫉妒的就是她,外景主持李秀媛。小時候總覺得她真是做了世界上最美好的工作,她的那句“不看不知道,世界真奇妙”也是一代人的集體回憶。不少生僻小國的名字我都是從她那聽來的,據說她現在還在做旅遊節目,依然滿世界跑。

跑題完畢。而除了“真真假假”,《正大綜藝》的小片里也都是在介紹人文地理知識基礎上經常砸出各種問題,讓現場嘉賓競猜,而且題面和角度非常好玩:

他們有時還會把題目出到現場,拉來幾個人,讓人猜誰是真正的法國人?

其實現在看來當年的這些遊戲設置一點也不複雜,且十分純樸,但就是讓童年時的我們看得欲罷不能。

也太感恩,在童年我的世界觀還未成型的時候能看到一檔這麼負責任,認真做科普的節目。

記憶中這節目換了好幾波主持人,但幾乎每一個我都還記得住名字:女主持從最開始的楊瀾,到後來的吉雪萍、王雪純、方舒、方卉、朱迅;男主持:薑昆、趙忠祥、戴宗顯、程前、林海、張政……

主題歌是翁倩玉的《愛的奉獻》,節目後還有《正大劇場》能看到不少優秀的譯製片,播出時間在每周日,看完就傷心,因為第二天就要上學了……那真是個太美好幸福的年代!也是我最無憂無慮的時光。可惜後來這節目突然就變成吉尼斯紀錄的競技類節目了,哎……

《正大綜藝》之後,益智類節目里,屬於90後集體記憶的綜藝,就是

《三星智力快車》

這是一檔真正貫穿了90後們整個中學時期的節目,哪怕寒暑假和小夥伴一起在家里(wu)寫(suo)作(shi)業(shi),到時間也還是要看《三星智力快車》。

其實今天看來,節目賽製並無特別,就是換著各種形式讓參賽的中學生們答題,題目內容分得很細,考英語、考反應能力、考科學等,並分期選出周冠軍、月冠軍、年冠軍。

主持人方瓊略微沙啞的聲音存在感和辨識度都很強,和小選手們站在一起完全不違和,也不端著主持人的架子,記得有一個涉及古今度量單位換算的題,她得意地說到自己年輕時的腰圍只有一尺八,擺出一根手指:“一掐掐兒!”那自然萌的傲嬌神態簡直揮之不去……

ADVERTISEMENT

而且這節目是年少時少有的父母同意我看的電視節目,最重要的是,我發現學霸中帥的太多!如果當時有微博,估計那些十幾歲的青蔥少年隔一陣兒就會有一個上熱搜,估計也沒有現在那麼多莫名其妙的小鮮肉什麼事兒了。剛才懷著激動的心情百度了一下曾經愛慕過的一位月冠軍得主的名字,發現他後來上了清華大學,竟有種莫名的欣慰。

據說,參加《三星智力快車》節目的選手中有32%的學生考取了北大、清華等中國超一流高等學府,其餘48%被上海交大等中國著名學府錄取,其餘20%也相繼被國內重點大學錄取——這樣正能量的節目,請多來幾打!

再往後,就是大家都非常熟悉的

《開心辭典》

當年益智節目里第一次看到用機器答題全過程覺得非常的新鮮。答題闖關能得獎品,各個領域的題看著也是非常的過癮。主持人王小丫簡直是當年的全民女神,尤其那句“你確定嗎?”太魔咒……

據騰訊新聞報道:在《開心辭典》之後,益智節目在中國進入了“黃金發展期”,央視一口氣開辦了四檔“開心系列”的節目。全國省級電視台跟風《開心辭典》的節目達48個之多,地市級電視台也開辦了87個益智類節目。那段時間全國上下掀起了“全民競猜”浪潮,這樣的盛況隻在“超女”出現之後,才有了新超越。

後來這類機器答題闖關的益智類節目出現了新形式,比如在2012年還有《一站到底》,但這檔節目“誰答錯誰掉下去”的形式創意來自美國的《Who's still standing》。

△《一站到底》

其實像這樣的文化益智類節目還有很多:《東芝動物樂園》《SK狀元榜》《中國成語大會》《中國漢字聽寫大會》等等……

因為這些節目的存在,我們發現,其實在2017年,隨著《見字如面》《中國詩詞大會》的話題翻高,或許代表著新一輪令人欣喜的文化益智類電視節目的返潮,更是現在觀眾已對網綜、娛樂性高的節目產生審美疲勞後的再次回春。

△《中國成語大會》

△《中國漢字聽寫大會》

娛樂綜藝本身沒有錯,甚至於,這類節目代表了電視台商業化的趨勢,在一段時期內為電視傳媒帶來了空前的繁榮。隨著視頻網站的興起,網絡綜藝更是如同潮水般撲打向了曾經火爆的電視綜藝市場,後者則毫無招架之力——這並非商業資本或創意之爭,而是媒介的更迭、是時代的變遷。

在這樣的情況下,以《中國詩詞大會》為代表的一批文化類節目卻殺出重圍,以內涵搏出了收視率,這樣區別同質化的嚐試,令人欣喜。

就像中國其實從來不缺這樣優質文化的益智綜藝節目一樣,其實我們也不缺喜歡看這些節目的觀眾,甚至這些節目的受眾人群會比娛樂性節目的更龐大,因為可以合家歡。

尤其在我們業內出現“最火的節目都是國外買來的怎麼辦?”時,《中國詩詞大會》給了最強有力的回應:應運自民族曆史和傳統中的美,方能走出最堅實的原創之路。

而對於我們普通觀眾來說,這樣的電視節目是我們心中曾經最美最珍視、幫助我建立三觀的重要組成,現在的年輕孩子也更需要它們的存在,如今看到這股“清流”回春,我覺得:

這是我2017年,遇見的最浪漫的事。

生活艱辛,我們實在需要多一些這樣令人怦然心動的事物,才有力量對抗所有辛苦。

好文薦讀:

本文部分內容發自新京報公號“新京報FUN娛樂”

未經授權不得轉載使用

歡迎朋友圈分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