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琪回家團圓:本想準備些印度土特產 只能下一次了】

ADVERTISEMENT

原標題:王琪回家團圓:本想準備些印度土特產 只能下一次了

經過5個半小時的飛行,滯留印度54年的老兵王琪於北京時間2月11日11時38分抵達北京首都國際機場。據了解,王琪的女兒由於啟程前生病,無法同行,因此只有王琪及兒子、兒媳、孫女四人一起回鄉。

臨行前,中國駐印度大使館工作人員帶王琪及家人在當地購物中心購買了冬裝,王琪和家人非常高興,在飛機上也得到充分休息,精神狀況很好。

飛機落地後,王琪和家人不出機場,將直接轉機飛往西安。中國外交部領事司負責人、陝西省工作組和王琪在國內的親屬在機場迎接。王琪及家屬一行將由陝西省工作組、中國駐印度大使館和印度駐華使館官員陪同返回老家鹹陽。

16:15 從北京起飛

不停地看舷窗外高興得睡不著

昨日清晨,王琪老人的侄子王建軍和侄女王小娟代表家屬專程赴北京接叔叔王琪一家。

“我們晚上一點多商量完事情,早晨五點就起來,六點準時趕往西安鹹陽國際機場。”在飛往北京的東方航空公司的MU2101飛機上,王小娟告訴記者。

見到叔叔王琪,叔侄兩人抱頭痛哭。王琪老人在貴賓廳休息之後,王建軍一直扶著王琪老人登上了北京飛往西安的中國國際航空公司的CA1201飛機。

“少小離家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

白發蒼蒼的王琪老人,雖然一路奔波,但身體硬朗,精神矍鑠。在上飛機前,他對媒體記者動情地說:“終於回來了,感謝祖國,感謝大家!”說話間臉上難掩激動的心情。

幾十個小時一眼未合

王琪老人位置本來坐在11A座,和華商報記者挨著,後來老人和兒子調換了座位,坐到了記者的後面12A。飛機上,老人一會兒看看舷窗外,一會仰頭看著機艙頂部,這樣的動作重複著;飛機還未移動,他拿起飛機上的雜誌《中國之翼》,仔細翻閱,還不由得小聲念出來,記者看到他在看到《土夯長城的千年遺響》一文時,情不自禁地念出了聲,但發出的印地語,記者聽不懂。這篇文章是寫中國古長城的,文圖並茂,看得出來老人對長城懷有深厚的情感。

計劃於下午2時20分起飛的國航CA1201,直到下午4時15分才起飛。

翻看著雜誌,他還是不停地往窗外看著,並使勁把頭貼著玻璃。窗外的高山上,白雪皚皚。老人說,他生活在印度中部,終年不下雪。

老人鄉音已改,說話的語音語調明顯帶了外國的腔調,但個別陝西話依然很準。

飛機起飛後,兒子、兒媳已經閉上眼睛休息,而王琪老人還是隔一會就看看窗外,表情凝重,當記者問他飛機上咋休息,他用陝西話回答:“我(喔)高興得咋能睡得著麼?”記者了解到,他從印度上了飛機後就一眼未合。

“現在的元宵比過去的好吃”

一上飛機,王琪5歲的小孫女調皮地說說笑笑,還和記者玩起了躲貓貓。沒想到王琪一家四口回鄉,吸引了眾多媒體的關注,隨機抵達鹹陽國際機場的記者有20多位,長槍短炮圍著王琪拍攝,這陣勢把小孫女嚇得哇哇直哭,空姐拿來元宵也不管用。

昨日是元宵節,國航CA1201機組特地播放了老人回鄉的事情,當空姐介紹完後,機艙里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機組人員特地給老人一行端上5個元宵,王琪老人拿起元宵給小孫女吃,小孫女對這個有點陌生,沒有嚐;老人拿起元宵,剝開包裝紙,咬了一口說:“甜,很甜!現在的元宵比過去的好吃。”

他告訴記者,印度沒有元宵,他上學時吃過元宵,到現在50多年了沒吃過一口。王琪老人遞給坐在前排的兒子一個元宵,兒子利索地吃了,兒媳也吃了一個。

回家太突然沒來得及準備禮物

華商報記者問他:“您回家帶禮物了沒?”

王琪說:“太匆忙了,以前覺得回家是那麼的遙遠,沒想到去印度外交部的時候,突然就說要回來。什麼都來不及準備了,太快了!”

“本來想給小孩帶一些印度的特產,只能是下一次了。”言語間王琪老人充滿了遺憾。回來的願望已久,沒想到來得這麼快,讓人沒法準備。

下午5時55分,飛機降落在西安鹹陽國際機場,一下飛機,當王琪老人剛邁出機艙時,國航西安營業部的工作人員給老人送上了鮮花和10個正宗的陝西肉夾饃。

18:10 抵達鹹陽元宵節這天,老兵終於回來了

一把抱住哥哥嚎啕大哭

兄弟倆上一次見面是在1961年夏天,當時王琪在解放軍青海某部隊服役,之後兄弟倆便天各一方。所以這場等待了半個世紀的見面對於王琪和王致遠兩位八旬老人而言是多麼來之不易。

“我們這就去接你”

得知王琪已從印度啟程後,王琪的大哥、二哥激動得徹夜未眠,11日王琪的大哥一早上換了三套衣服,猶豫著不知道穿哪套去接弟弟。

下午2時許,在鹹陽市渭城區一商務酒店門口,準備去接機的王琪大哥王致遠和家人沉浸在深深的喜悅中,在王琪登上飛往西安鹹陽國際機場的飛機時,王致遠目不轉睛地盯著手機屏幕,聽到弟弟在視頻那頭說“哥,我上飛機了”,王致遠開心地笑了起來,他對著屏幕大聲說:“好,我們這就去接你!”

到達西安鹹陽國際機場貴賓候機室內,84歲的王致遠老人很安靜地坐在一個角落里等候弟弟王琪的歸來。

由於航班延誤,一旁的親屬不時安慰老人再耐心等會。對於別人的勸慰,老人都會微笑著答複說:沒事沒事,50多年都等過來了,不急著一時半會。

“我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

晚6時10分,圍滿了記者和各方人士的貴賓廳突然一陣騷動。在侄子王英軍等親屬的簇擁下,滿頭華發的王琪踉蹌著走了進來。沒有經任何人介紹,王琪就和迎上來的哥哥王致遠緊緊地擁抱在一起。隨後是壓抑而感人的嚎啕大哭聲……

84歲的王致遠一邊撫摸著弟弟王琪的頭髮,一邊哭著喊道:“我以為這輩子再也見不到你了!”80歲的王琪此時就像一個受了委屈的弟弟,他緊緊地抓著哥哥的肩膀,抽啜著說不出話。

倆兄弟抱頭痛哭足足一分鍾後,王致遠這才鬆開弟弟,一邊抹著眼淚一邊給王琪介紹旁邊的另外兩個弟弟和兩個妹妹。每介紹完一個,幾兄弟都會抱頭痛哭。

媒體記者動容“我知道那是真的感情”

74歲的王順是王琪的大弟。當從媒體上看到王琪說回家後最想吃一頓手擀面的消息後,昨日一大早他就讓老伴把廚房收拾得干干淨淨,然後和好了面,分別切成寬細不同的品種。他說如果哥哥當天回老家,就一定要親手端給哥哥吃。

王順說他15歲的時候哥哥王琪已經在西安工作了。有一次他去西安,哥哥讓他給家里捎一些行李衣物。結果由於自己的疏忽大意,東西在火車站被賊偷了。自己嚇得不敢回家,後來哥哥知道後摸著他的頭說“東西丟了不要緊,隻要你好好的,哥一輩子都高興”。“這句話我記了60年!”王順對記者說。

現場,王家兄妹相擁而泣的哭聲感染了好多工作人員和媒體記者。一位機場工作人員感慨地說,看到這樣的場合,他才真正體會到了什麼叫悲歡離合。

隨王琪老人一起從北京回西安的一位媒體記者說,飛行途中許多年輕人都睡了,但老人一直興致勃勃,不是翻閱雜誌就是在看報紙,但感覺還是比較淡定。沒想到見到久逢的親人後會哭得如此悲慟,“我知道那是真的感情”。

老兵小記

1937年

王琪出生於乾縣薛錄鎮薛宅南村。弟兄5人,兩個妹妹

1958年前後

被當時的陝西省體委“招工”去專門打籃球

1960年

參軍入伍

1961年

母親和大哥去青海軍營看望他,此後一別56年

1963年初

年僅24歲的工程兵王琪在中印邊界地區的樹林中迷路,後被印度軍方以“間諜罪”關在監獄7年

1969年

獲釋之後被送到中央邦一個偏遠村落

1975年

跟一位印度女子結婚,之後生育兩子兩女,大兒子28歲時患病身亡

1983年

母親去世

1986年

終於通過信件聯系上鹹陽家人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