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下“色播”女:平台打遊擊 轉化至微信一對一服務】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地下“色播”女:平台打遊擊 轉化至微信一對一服務

今天(13日),南方都市報頭版頭條發布了一篇文章,揭秘地下“色播”江湖。

ADVERTISEMENT

以下為文章全文:

“哥哥們禮物走起來,刷紫色跑車加微信,隻要我有時間就一對一免費視頻。”每當夜幕降臨,一個隱秘的地下直播平台世界開始蘇醒,女主播們像是上班一樣紛紛登錄上線,各種搔首弄姿,淫言穢語,極盡挑逗之能事,不斷讓觀眾送禮物……與此同時,由直播平台衍生出的分享QQ群、賭博、詐騙等也開始活躍起來,直播平台逐漸成為灰色交易集散地。

在這個世界里,有自己的一套規則,並產生了一系列“暗語”。露骨的“色情表演”行話叫做“開車”或者“福利”,這類主播也被叫做“福利主播”或者“車手”。換取“福利”的則是平台用戶送出的禮物———虛擬的鮮花、黃瓜、豪車、遊艇,甚至是火箭,行話為“刷車”。這些禮物必須通過人民幣兌換。“老司機”則是指資深觀眾,通過別人刷禮物而獲取觀看色情表演機會的觀眾稱為“坐車”……

記者曆時數周調查發現,許多地下涉黃直播平台為了躲避監管,每隔一兩周就會更換一次平台名稱。而女主播和觀眾通過一些第三方平台的聯系,可以及時轉入新直播平台。而成為主播非常簡單,記者在其中一家平台嚐試正常的簡單直播,在短短幾分鍾內就吸引300多人。

目前,涉黃直播觀眾繁雜,並有向低齡化發展的趨勢。沈陽的一位家長向記者表示,其00後的弟弟癡迷此類直播,白天上課睡覺,淩晨兩三點鍾觀看直播。“希望相關部門能夠對涉黃直播加大打擊。”該家長呼籲。

2月12日,記者撥打報警電話,反映多家直播平台涉黃。民警核實記者身份證號等信息後,表示已經通過系統向網安大隊反映,如果網安部門受理,會有專人與記者聯系。

某直播平台,女主播直播喂奶,部分畫面能清晰看到孩子的臉

00後癡迷色情直播

“蜜豆直播女主播涉黃,這都沒人管嗎?”今年1月9日,沈陽的李女士向記者爆料稱,蜜豆、紅杏直播、樂秀直播等多家直播平台涉黃。

李女士稱自己今年30歲,弟弟出生於2001年,正在讀高中。由於父母年齡過大,弟弟跟自己夫婦一起生活。從去年12月中旬開始,李女士發現弟弟李文亮(化名)心不在焉,經常看著手機,甚至在自己淩晨一兩點鍾上廁所時,透過門縫發現弟弟的房間還有光亮。

沒幾天,李女士接到弟弟的班主任反映,李文亮經常在上課時睡覺,這進一步加重了李女士的懷疑。一次,趁弟弟不注意,李女士拿過弟弟的手機,發現弟弟手機上裝有大量的直播軟件。李女士隨手點開數個直播,發現這些直播平台均有主播裸露身體,做不雅動作,並不斷向觀眾索要禮物。

李文亮稱,自己起初是在一些正規平台看直播,有一次,在一家知名直播平台的彈窗中,看到了色情直播的宣傳廣告。出於好奇,就下載試觀看,才一步步陷進去。

“他們行話叫做刷車,其實就是給女主播送禮物。”據李女士介紹,弟弟看直播的平台,收費方式分為按時間收費和打賞兩種。

李女士稱,李文亮最多打賞的為跑車,行話叫“刷車”,女主播在接到跑車的打賞後,就開始表演,行話為“開車”。

為了讓女主播“開車”,李文亮沒少給女主播“刷車”,由於“刷車”積極,李文亮還被一些女主播邀請加入微信群或QQ群,在這些群中,女主播會提供單獨服務。

按照李女士提供的聯系方式,記者嚐試加了一些女主播的微信,這些女主播一般要求先轉賬再提供服務。其中一位女主播提供的服務價目表為:28元5部自拍視頻;68元半個小時的一對一視頻;58元可以獲得永久觀看的“看片神器”。

據李女士統計,自己弟弟迷上直播後,在短短一兩個月內,已經花費了兩三千元,家人給的生活費以及過年時的零花錢,全部被弟弟揮霍一空。而弟弟之前英語成績還不錯,迷上了色情直播後,成績有所下降。為了防止弟弟繼續沉迷,李女士只能沒收弟弟手機。

在和弟弟同學的家長交流中,李女士發現,弟弟並非唯一迷上涉黃直播的學生,家長群里也曾有家長對孩子觀看色情直播進行抱怨。

“這些直播會嚴重危害孩子的健康成長,就沒人管管嗎?”李女士多次向記者表示,自己也知道沒收弟弟的手機並不是好辦法,對於弟弟的事情,自己現在真的很無奈。

ADVERTISEMENT

部分平台女主播在進行色情表演

簡單注冊即可成為主播

按照李女士提供的涉黃平台名稱,1月10日左右,記者首先下載了“嗨播”,發現“嗨播”平台必須注冊才能觀看,注冊方式既可以通過手機號,也可以通過QQ、微信、微博等第三方軟件賬號進行綁定。

記者注冊後發現,當天的主播並不多,僅有5位。其中,有3位需要支付10嗨幣才能觀看,剩餘的兩位主播,有一位的畫面中,手機屏幕播放涉黃視頻,背景還有一張紙,紙上手寫著“看片神器加微信××”之類的字眼。

之後,記者又通過一個二維碼下載“蜜豆直播”。記者用手機掃描二維碼後即進入安裝文件頁面,下載安裝後,仍舊是要先注冊。

這一平台較“嗨播”來說,當晚直播的主播數量更少,只有兩位,但是內容更暴露。其中一個直播中,女主播未著上衣。而另一直播中,女主播以聊天為主。但在聊天中,其向觀看者透露,這是一個“福利”平台。據該主播稱,這一平台剛剛更新,主播還未有太多進駐,陸續地就會增加。

據了解,蜜豆直播早先是免費使用,但不久就要求至少充值10元才能進入直播間。

實際上,各家平台的運營模式大抵相同,都是充值購買價值1元- 200元不等的虛擬禮物用於打賞女主播。

按照李女士提供的下載方式,此後,記者又下載了悅橙直播、樂秀直播和桃花直播等多個涉黃直播平台。瀏覽發現,這些平台的情況和“嗨播”以及“蜜豆直播”大同小異,主播人數數人至近百人不等。

根據這些女主播在表演時透露的個人信息來看,這些女主播成分複雜,口音囊括了近十個省份。這些女主播有的聲稱自己是學生,因為缺錢而直播,有的聲稱是為了尋求刺激,還有的聲稱是為了還債。一位名叫“夢夢求守護”的女主播聲稱自己之所以做女主播,主要是因為做原油期貨巨虧,希望用戶能夠給予守護,助其還債。

記者注意到,成為主播並不複雜,有的平台在簡單地進行注冊後,即可以進行直播。

按照主播提供的方法,記者在樂秀直播進行了嚐試。發現點擊屏幕中間的一個區域後,就可以進入直播界面。在簡單地給直播起個標題,並修改封面後,就可以正式開始直播。

直播正式開始後,不斷有觀眾加入,在短短幾分鍾內,總共有390人進入觀看。

隨後,記者又試圖通過悅橙進行直播,該平台要求主播必須認證後才能進行直播。而要想通過認證,必須要上傳身份證正反面以及個人身份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如果蘋果手機通過官方App Store下載上述App,點進去呈現的則往往是正常、合法的直播,而色情直播下載多通過二維碼私下傳播。

女主播兩個平台同時直播

“這些女主播就知道要禮物,其他的啥也不用干,卻能掙那麼多錢。”李女士認為,這些涉黃平台的存在,除了影響未成年的孩子,也會影響一些愛慕虛榮的女孩加入。

記者在多個平台注意到,色情主播常會用挑逗性的話語央求觀眾“刷禮品”,比如“禮物不刷,哪裏能看閃現啊?”(“閃現”意指瞬間走光)。

在整個過程中,女主播說得最多的關鍵詞是“刷禮物”。一般只有用戶集齊1萬虛擬幣才開始表演,換算成人民幣超過1000元。

記者統計發現,女主播和平台的分成比例一般為七三分或五五分。除了平台分成,這些女主播在進行色情表演時,還會邀請大額打賞用戶加入粉絲群。加入這些粉絲群時,女主播會收取數十元不等的紅包。加入群後,女主播不僅會通知色情表演的時間、平台,還會給這些群用戶單獨表演。

蜜豆直播上一個名叫“菲姐”的女主播就在線下運營著一個近800人的QQ社群,並且有固定的管理層隊伍,其中標注男性的占到88%,標注90後的占到近四成。

為了擴大收益,一些主播甚至會同時在兩家平台進行直播。記者曾在兩家平台上,同時看到了一位名叫“我是好姐姐”的女主播提供的色情表演。

多位女主播在跟粉絲聊天過程中,透露生意比較好的時候,一天的收入就能達到一兩萬元。

除了建群,有的女主播還會通過微博進行宣傳,前述“夢夢求守護”就是其中一位。南都記者通過微博檢索發現,“夢夢求守護”在今年1月13日發布第一條微博,聲稱“心里難受、別人每天賺那麼多,我卻欠那麼多(錢),等調整好就會播。”1月16日發布微博稱悅橙直播解除了對其的封號,警告其不能露太多。1月18日,又稱:“夢夢!加油!努力!很快就會把錢還清了。”

目前,“夢夢求守護”微博粉絲數不斷增加,在1月23日左右,粉絲數剛突破6000。至2月7日17時,粉絲數已達7099人。

ADVERTISEMENT

部分平台女主播在進行色情表演

平台打一槍換一個地方

多名行業從業者向記者表示,即使是一些正規的直播平台,目前采取的“鑒黃”技術都還不足以應對,實際上平台采用的辦法是“人盯人”。而在蜜豆直播上,十之八九是“開車”的主播,平台運營者的放任或者說蓄意就很明顯了。

此前,曾經有觀眾在微博上舉報一個名叫悅橙直播的色播平台,稱該平台認證的管理者和巡查者根本就不是睜隻眼閉隻眼那麼簡單,而是直接一起觀看。

“他們會打遊擊戰,白天不允許任何人直播,下午到晚上兩點才開直播權限,里面的主播全是認證美女,無一例外,全是裸播,並且現在還開通了付費收看功能。”這名舉報者說。

在記者調查過程中,蜜豆直播、樂秀直播停止了服務。多位觀眾反映稱,這些平台基本上是打一槍換一個地方。以蜜豆直播為例,最早的名稱為糖果直播,後又更名為千緣直播。圈內知名的“色播”樂秀曾用名“聚秀直播”。

“這些平台非常隱秘,經常更換,只有眾多群友一起跟蹤,才能及時發現這些平台的蹤跡。”據一位資深色情直播觀眾介紹,為了及時獲取這些色情直播的地址,一些觀眾還建立起了交流群,隨時分享最新的色情直播信息。

前述觀眾稱,這些直播平台也知道涉黃違規,因此非常隱秘。如樂秀等蘋果版的直播平台不能通過APPStore直接搜索。

記者直接在APPStore搜索這些平台,發現的確搜不到。此外,一些分享群中放出的驗證碼或下載地址,過一段時間後就會失效。

有用戶向記者表示,在一些軟件論壇以及黃色網站上,這些色情直播軟件也會打廣告。

值得一提的是,盡管這些平台全部都是涉黃直播,但剛一進入直播界面時,都會有相關提示,如樂秀直播平台提示提倡綠色直播,風險和直播內容含吸煙、低俗、引誘、暴露等都將會被封停賬號。請大家文明直播。此外,樂秀在主播協議中要求,用戶不得利用“樂秀”賬號或本服務製作、上載、複製、發布、傳播如下干擾“樂秀”正常運營,以及侵犯其他用戶或第三方合法權益的內容:包括含有任何性或性暗示的六項信息。

而1月21日淩晨1點,記者發現樂秀直播平台發現共計11位女主播在線,提供的全部是色情直播服務,且在平台彈窗提示時,色情直播仍在進行。

值得一提的是,一些色播在接到用戶舉報後,開始轉戰到正規平台。李女士注意到,1月14日下午,其弟弟所在的QQ群一位女主播宣布,晚上9點在一個正規直播平台進行直播。當日晚上9點,記者找到該直播房間後,發現該主播對著觀眾做出各種不雅動作。

衍生出灰色交易集散地

記者調查發現,圍繞色情直播,已經衍生出了一條灰色產業鏈。

一個名叫“玩X直播界”的QQ群在色情直播觀眾中小有名氣,該群宣稱:“花這麼多錢給主播刷禮物,還冒著被主播欺騙的危險,為何不選擇這里,老司機知道,一個平台綠了(指停播),馬上就會有新平台不斷崛起。新老司機活躍起來,有福同享,有車同坐。”記者嚐試加入該群接連數次被退回申請。

隨後,記者加了群主,群主稱轉賬10元後才可進群,支付方式可以通過QQ紅包和微信轉賬。群主的個人資料顯示,其今年20歲,故鄉和所在地為北京東城區,未注冊昵稱。記者向其微信轉賬10元後,成功加入該群。記者看到,該群群成員為1992人,群中不斷分享各種直播截圖以及女主播直播現場圖。此外,該群中還會出現一些色情視頻,視頻中還會出現一些廣告QQ號,聲稱可以“約炮”或售賣色情影片。值得一提的是,該群還會發一些色情“閃照”,五秒鍾後自動焚毀。

此後不久,群主聲稱有人舉報該群涉黃,影響了群等級,將記者拉入一個所謂的內部群,此後不久,又將記者踢出,重新加入需要5元。

記者注意到,2月6日,一個名為“老司機直播XX”的QQ群開始向群成員收費,聲稱交3元可以給辦頭銜,否則五天內將被剔除。而記者在1月初加入該群後,該群一直沒有收費行為。

據一位資深觀眾介紹,這些收費QQ群的運行模式是,先通過在女主播色情表演時打廣告,將用戶吸引至QQ群中,然後在群中分享涉黃直播平台以及各種色情視頻、圖片,不斷吸引觀眾。觀眾數量增加到一定程度後,開始向群成員收費,不交費即被剔除。

記者發現一個所謂的表演群,群成員人數達1800人,處於全員禁言的狀態。而群管理員不斷在群里發布廣告稱,把該群號轉發給五個群後,就可以免費拉進VIP群中,提供各種免費表演,以及所謂的同城“約炮”服務。

一位曾經轉發至5個群的QQ用戶向記者表示,這些所謂的VIP服務,都是發一些交友平台的軟件,根本就沒有所謂的VIP群。

此外,一些直播間彈幕中的廣告,下載後為賭博網站。而在主播群體中,有男主播也在夜間上線,在蜜豆直播上通過加微信發紅包的方式,出售刮刮樂彩票,並現場開獎,不斷宣稱有人中了大獎,讓大家趕快參與。其中一名刮刮樂主播在自己的朋友圈里曬出了自己2016年的“業績”———他這一年一共收到了11.4萬個紅包,總金額高達127.4萬元。

伴隨“黃與賭”出現的還有純騙子。這些人在直播平台上“賣門票”或者“賣車票”,號稱微信群內有“表演”,門票10元就可以加群,吆喝著“馬上開場”,但加了微信、轉了賬後就被果斷拉黑。

“哪個人沒被套路過,沒被騙過?”一名蜜豆直播上男性主播稱。

律師說法:平台應完善主播身份審核 及信息內容發布審核機製

北京著名律師張新年表示,直播平台應完善對主播身份及其發布的信息內容的審核機製,但在實際操作中,確實無法做到並保證平台上所有的信息都是無害的。

張新年強調,如果直播平台上的表演內容被認定為淫穢信息,則相關方涉嫌行政違法乃至刑事犯罪,應視情節之輕重,追究相應的法律責任,如果散布淫穢色情信息構成犯罪的,依照《刑法》的規定追究刑事責任;尚不構成犯罪的,依照《治安管理處罰法》的規定予以行政處罰;對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由發證機關責令停業整頓直至吊銷經營許可證,通知企業登記機關;對非經營性互聯網信息服務提供者,應由備案機關責令暫時關閉網站直至關閉網站。

“這些平台傳播淫穢錄像涉嫌違反治安管理處罰法,情節嚴重的構成傳播淫穢物品犯罪,具體根據是否以營利為目的,情節是否嚴重等區分。”北京金典律師事務所王衛洲律師向記者表示,觀看淫穢錄像責任目前沒有治安管理和刑法方面的規定,但觀眾如果將淫穢物品複製、傳播則性質發生了變化,成為了傳播行為,若情節嚴重,或以營利為目的也構成犯罪,一般情況下按照治安管理處罰法予以處罰。

對於網絡傳播信息內容的管理,張新年指出,網絡直播平台與傳統媒體平台明顯不同,監管上存有一定難度,需要文化、公安等部門加強協作,建立與網絡內容傳播的特點相適應的監管體系,才能有效遏製此類違法犯罪現象多發常見之態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