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5日遺體告別!緬懷那位眼含熱淚的“鐵血虎將”董萬瑞

ADVERTISEMENT

原標題:15日遺體告別!緬懷那位眼含熱淚的“鐵血虎將”董萬瑞

董萬瑞將軍的遺體告別儀式將於2月15日上午9:30在寧舉行。

淚別董萬瑞將軍

作者 | 丹野

春來幾多雪,將軍離世悲,

金陵寒意起,梅開催人回。

出道本布衣,初心永不違,

耿耿有正氣,軍中立口碑。

九江戰洪魔,台海驅鬼魅,

危難顯忠賢,豈被功名累。

磊落伴一生,未怒顏自威,

鐵骨柔腸漢,浩然英魂巍。

ADVERTISEMENT

董萬瑞,1941年3月生,山西省翼城縣中衛鄉董家坡人,中共黨員,中將軍銜,曾任步兵某師師長、第31集團軍軍長、原南京軍區副司令員,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曾提《國防動員法》提案,1998年任原南京軍區駐九江抗洪前線總指揮。

“戎馬一生,清風兩袖,鐵血丹心昭萬世;礪兵台海,決勝九江,神州青史留瑞名。”2017年2月9日晚,董萬瑞將軍溘然長逝,享年76歲。這幅挽聯,寄托了人們對他的深切緬懷,也是他軍旅人生的真實寫照。

軍旅生涯五十六載,他征戰大江南北,把心血與汗水灑在祖國的山山水水;戎馬一生一甲子,他從西北邊陲到東南前線,從普通士兵到鐵血將軍,把生命與忠誠奉獻給了他深愛的黨和人民。

信念如磐:堅定聽黨指揮 矢誌為黨分憂

工作中,董萬瑞身先士卒,模範帶頭。

1941年,董萬瑞出生在山西翼城,17歲參加工作,由於表現突出,積極要求上進,被安排到太原鐵路局紅專技校學習蒸汽機,很快當上了火車副司機,成為“技術能手”和“工作骨干”。20歲那年,他積極響應黨和國家號召參軍入伍,從普通一兵一步步成長為軍區副司令。

董萬瑞部署隧道施工任務。

無論在哪個崗位,他始終做到黨叫干啥就干啥。聽黨指揮、為黨分憂是他人生追求的第一信條。1985年,一紙整編命令下達到鼓山隧道。在那里,時任師長的董萬瑞帶領部隊啃著打通隧道的硬骨頭。面對裁撤,他帶頭叫響“走留聽黨的,工作看我的”,帶領全師提前半年完成總長3138米、當時全國最長一級雙線公路隧道施工任務。

2002年12月,時任南京軍區副司令的董萬瑞將軍到礦區視察。

“如果這是割肉,那就要先割自己的肉。”又一次面臨部隊整編轉隸,時任軍長的董萬瑞字字擲地有聲。那年,根據上級統一部署,集團軍有一個步兵師要整建製移交武警。

手心手背都是肉,到底移交哪個師?正當上級首長和集團軍黨委難以取捨之際,他率先提出把自己曾帶的那個師移交出去,工作他帶頭來做。在董萬瑞的領導下,移交工作很快順利完成,實現了軍委總部滿意、移交單位滿意、接收單位滿意。

練戰如虎:眼睛盯著戰場 心里想著打仗

和戰友一起堆製沙盤。

董萬瑞逝世後,微信朋友圈高度盛讚這位“鐵血虎將”。的確,董將軍身上有一股虎氣,他緊盯打贏堅持“三高”“三實”抓戰練兵,抓得“虎虎生威”。

董萬瑞長期在東南沿海領兵備戰,隨時準備上戰場、上了戰場打勝仗是他整個軍旅生涯都在思考和準備的問題。在大家眼中,他就是個時刻鐵心備戰、實戰練兵的打仗型領導。

1988年5月至8月,時任31軍參謀長的董萬瑞,組織近千名偵察兵進行百日暑期大練兵。他堅持紮實基礎、創新組訓、學訓同步、嚴格獎懲,不斷增加訓練難度、強度、險度,落實跨晝夜訓練。最終,啃下了12個課題近40項內容訓練的硬骨頭,各課目成績均在優良以上,不少突破了當時軍區尖子比武紀錄,訓練成果經驗在軍區推廣。

董萬瑞將軍潛心學習研究作戰。

“演習要從嚴!仗怎麼打,部隊就怎麼練,搞得不好,脫離實戰,就要重來。”1993年10月,時任第31集團軍軍長的董萬瑞率聯合導檢組,導調某師代號為“奮鬥2號”的戰備綜合檢驗性演習。演習前,董萬瑞精心指導演習準備,帶機關人員反複研究製定導調方案,設計檢驗課題。在他的指導下,這次演習較好檢驗和提高了部隊綜合作戰能力,摸索總結了演習基本方法,為後來的戰備訓練提供了有益探索。

鑽研打仗,董萬瑞將軍從不懈怠。

“訓練中發現什麼問題,就堅決改掉什麼毛病。”董萬瑞不僅經常把這句話掛在嘴邊,更經常到基層一線檢查部隊訓練情況,指導部隊找準問題短板。

2002年2月,時任南京軍區副司令的董萬瑞到某師檢查指導部隊按綱施訓情況時,對該師簡單按綱施訓、憑經驗施訓、滿足訓練成績優秀等問題嚴肅批評,強調應急機動作戰部隊,在訓練上要有更高標準,要更加真難嚴實。

他先後帶領部隊組織和參加了“成功”“奮鬥”“東海”“聯合96”“東線”等系列重大演習,開創了渡海登島演習先河,提高了諸軍兵種協同作戰能力。

治軍如鐵:帶兵鐵面嚴明 鍛鑄鐵骨雄風

ADVERTISEMENT

董萬瑞將軍堅持嚴實帶兵之道,屢次受到上級表彰。

一支部隊的氣質作風通常就是指揮員的氣質作風。“嚴狠實正”是31軍最鮮明的精神標識,更是董萬瑞身上最鮮亮的個性特色。

對上級交付的任務高度負責,出狠招、下狠力抓落實是他一貫的行事風格和工作作風。當指導員期間,連隊執行夏季野營拉練任務,全連100多人從連江出發,經閩中、閩西、閩南再返回,曆時3個多月,走了大半個福建省、1000多公里路,無一人掉隊、無一件裝備損壞、無一樣物資丟失。

董萬瑞將軍經常下到基層部隊、深入一線官兵了解關心官兵生活狀況。

他從不回避問題,不掩蓋缺點,始終認為工作成績不說跑不了,出現問題不說不得了。1987年年初,上級黨委決定提升董萬瑞為集團軍參謀長。正當這個節骨眼上,部隊發生了一起惡性案件,有人勸他隱瞞處理,但他堅持挖地三尺查問題,明確提出“充分揭露矛盾,認真解決問題,集中主要力量,突破薄弱環節”,端正各級黨委領導揭露矛盾、解決問題、推進發展的指導思想。雖然晚提了一年,但他卻把從嚴治軍的種子深植在部隊。

他帶領部隊始終專注打仗主業、錘煉實戰作風。1993年,時任軍長的董萬瑞下部隊檢查野營拉練。讓很多人沒有想到的是,他竟親自組織拉動演練,隨機導調情況,一個任務接著一個任務,部隊連吃飯睡覺都顧不上。一個過程拉下來,部隊苦出了作風、苦出了戰鬥力。

董萬瑞將軍深入營連檢查連隊夥食保障情況。

任軍長期間,31軍成為全軍首批轉入應急機動作戰準備的部隊。為盡快適應建設任務轉變和軍事鬥爭需要,他帶頭研究新情況,解決新問題,有效促進了戰鬥力提升,有力配合了國家對敵政治、外交鬥爭,凸顯了集團軍作為應急機動作戰部隊的地位和作用。

擔當如山:責任扛得起來 關鍵豁得出去

將軍深入一線察看災情。

私底下,大家喜歡尊稱他“董老爺子”,不僅因為他德高望重,更因為他為人坦蕩、敢於擔當。

1998年8月7日,九江城防大堤出現60餘米的決口,隨時可能決堤淹沒九江城,險情牽動著黨中央、國務院、中央軍委領導的心。緊急關頭,董萬瑞臨危受命飛赴九江指揮這場特殊的戰鬥。

1998年8月12日下午4時45分,九江大堤4、5號閘門決口即將封堵最後5米,董萬瑞副司令和將士們在做最後的運籌。

面對肆虐的洪水,將軍的話語斬釘截鐵:“國家的利益、人民的利益高於一切,作為軍人,我們別無選擇,必須死保死守長江大堤,沒二話可說。”隨後,他全然不顧生命安危,五天五夜坐鎮大堤調兵遣將、科學指揮,被太陽曬得黑如木炭,用行動書寫下“誓與大堤共存亡”的忠誠擔當。

董萬瑞將軍在抗洪大堤上指揮搶險救災。

一次,部隊組織大規模演習,上級下達完作戰命令後征詢意見,董萬瑞據理直言,就作戰兵力、指揮權力等問題談了不同看法,高度負責的態度讓在場的人無不深深敬佩。在他看來,權利是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利連著責任,必須看得比泰山還重。

高潔如鬆:上不愧於黨風 內不辱於家風

九江大堤,封堵決口如同一場戰役,緊張激烈,董萬瑞副司令指揮若定。

戎馬一生,清風兩袖,是董萬瑞將軍給人們留下的深刻印象。

作為從戰士成長為共和國將軍的農家子弟,董萬瑞素來秉持“堂堂正正做人、干干淨淨做事、勤儉節約持家”,要求子女不求當官、不準經商、不搞門當戶對。董萬瑞是這麼說的,也是這麼做的。子女結婚時,他堅持不搞宴請,只是兩家人坐在一起吃頓飯。

董萬瑞一直教育兒女不準搞特殊。兒子董三榕回憶說,小時候和姐姐一次放學回家,路上恰遇父親乘坐的公車,但父親卻視而不見,沒有順路載他倆回去。回家之後,他和姐姐為此還鬧起了小情緒。父親卻嚴肅地教育他們:“這是組織配給我的公務用車,你們沒有權利乘坐。”

ADVERTISEMENT

九江大堤上,將軍對兒子說:“你也得曬成這樣。”

董萬瑞退休後,一名老部下去南京看望他,知道老將軍以前抽煙,這名部下就順路帶了幾條家鄉煙。昔日戰友相見,兩人相談甚歡,可當這名部下掏出香煙時,老將軍剛剛還有說有笑的臉色突然嚴肅起來,就要把他攆出家門。無奈之下,這名部下隻好將所帶香煙悉數帶回。聊起這件事,這名部下深有感觸地說:“老將軍堅守本色、不忘初心的一言一行至今深深影響著我。”

老鄉向將軍豎起大拇指說:“解放軍偉大!”將軍向老鄉豎起大拇指說:“黨偉大!人民偉大!”

董萬瑞將軍對人民始終愛得深沉,每當聽到哪裏發生了地震、洪水等自然災害後,他都會給災區人民捐款。在多個重要崗位任職,他從未在干部提升、考學、調動、分配之類的事情上“打招呼”。1996年,將軍的弟弟去世,當地政府想給他侄子安排工作,也都被他婉言謝絕。他常說,自己是在組織關心培養下,從一名農家子弟成長為黨的高級干部,要時刻心懷感恩,任何時候任何情況下都不能給組織添麻煩。

愛兵如子:外表冷峻嚴肅 內心熱情似火

將軍時刻把官兵的冷暖放在心上。

愛兵如子,勝乃可全。熟悉董萬瑞的人都說,初次接觸,他面容嚴肅,少有笑容,不怒自威。但時間一長,就會感到他外冷內熱,好似北方的火爐。他熱愛部隊、關心士兵勝過一切,這種愛穿透時空、常駐兵心。

年過七旬的連隊司號員陳章漢和家屬聽聞老首長去世,痛哭流涕。陳章漢專程從新加坡趕來悼念,一進靈堂就跪地向老首長磕頭,邊哭邊訴說著老首長當年對自己的關心教育,堅持要給老首長守夜。

車站里,將軍看著身上泥巴還沒洗淨的抗洪戰士,淚水溢出眼眶。

人們不會忘記98抗洪大堤上的那對“父子兵”。在那場殊死戰鬥中,作為抗洪總指揮,將軍知道自己兒子就在隨時可能崩塌的大堤上,但他沒有專程看過一次。

有次在大堤上相遇,看見比自己高一頭的兒子,將軍隻說了一句:“看看你的手,你還沒有我黑。”其實,在連隊里他兒子已經被戰士們稱為“酋長”,公認是全排最黑的人。天下沒有不愛孩子的父親,何況還是家中唯一的男丁。但他把對兒子的愛埋在心底,卻把更多愛給了他的士兵。

九江人民含淚歡送抗洪官兵勝利凱旋。

面對媒體采訪,將軍動情地說:“我們的兵真是可愛呀!扛沙袋總是拚命地跑。這麼熱的天,很多兵中暑了,輸液後拔掉針頭又衝上去了。他們很苦很累,但沒有一個熊包。”“你要我講官兵中有多少英雄,我說不清。但我可以告訴你,他們中每一個人都是英雄,都有一串催人淚下的故事……”

就是這樣一個嚴厲的父親,一個堅強的將軍,在送別抗洪勇士的站台上,眼中卻滿含熱淚。為什麼將軍的眼中飽含淚水?因為他對自己的士兵愛得深沉!

1998年9月21日晚7時40分,董萬瑞將軍送走最後一批離潯部隊後,即將乘坐專列離開他與洪水戰鬥了45天的九江。當他出現在火車站時,九江人民夾道歡送,紛紛向將軍獻上花環以表敬意,將軍終於露出了勝利後的笑臉。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將軍走了,但將軍的那張老照片和九江大堤上的抗洪故事依然被銘記,將軍戎馬一生、鞠躬盡瘁死而後已的情懷更是無法忘記。在強軍興軍的新征程上,將軍遠行了,年輕的我們接過將軍的旗幟,循著將軍的足跡,定當不忘初心、繼續前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