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硬派抬頭應該讚,強大的中國應該亮劍讓一切敵人膽寒!

ADVERTISEMENT

台灣國際關係學者蔡翼撰文認為,大陸內部鷹派抬頭,極可能發動閃電攻擊,“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方式收複台灣”。美國蘭德智庫也發文指出,中國近年來不再一味忍讓,在事關自身切身利益的問題上開始變得強硬。日本《讀賣新聞》發文指出,中國鷹派抬頭,軍力發展迅猛,不會在釣魚島等問題上做出讓步,安倍政府不能低估中國維護主權的決心。

鷹派,來源於美國,原本是用來形容1810年當選並主張擴張主義的青年國會議員,該派勢力主要來自於當時的美國南部和西部。由於該派的鼓吹,最後美國於1812年向英國宣戰。鷹派是一個廣泛用於政治上的名詞,用以形容主張采取強勢外交手段或積極軍事擴張的人士、團體或勢力。

中國需要有責任的"鷹派"人們以往印象中,"鷹派"是好戰、狂熱的代名詞。其實,"鷹派"不等於非理性的民族主義,應該還原"鷹派"作風強硬,堅決捍衛本國國家利益的本色。

鷹派人物的聲音代表著一個國家捍衛本國利益的強硬表態,沒有任何證據表明那些西方國家擁有的諸多鷹派人物會將他們國家引至歧途。相反,那些鷹派人物都有為數不少的支持者,其背後通常都有強大的支持團隊,這些團隊有時候成為捍衛其國家利益的最堅固、最保守的力量。 無論從哪種意義上來說,"中國鷹派"都有生存空間,但"鷹派"應有中國特色:言辭強硬,卻絕不野蠻好鬥;態度傲慢,卻充滿理性;可以咄咄逼人,但卻不能不負責任。

最新一期香港《亞洲周刊》刊登了台灣前海軍艦長呂禮詩的文章,稱島內軍事界推測美軍計劃對台出售“薩德”系統,可能利用台灣人民的恐懼心理,通過軍售拉攏台灣,擴大形成東亞的“小北約”。文章認為,台灣一旦部署“薩德”,可瞄準大陸江西、福建和廣東的導彈部隊。

文章提醒說,民進黨高估了美日保障台海安全的意願和能力,“是台灣當局面對兩岸情勢丕變的主要盲點,近來大陸對兩岸形勢發展所透露的警訊,任何擦槍走火都會星火燎原”。台灣不應被民進黨捆綁在“台獨”戰車上,充當人質和陪葬品,“如果做個不記名的民意調查,你會願意讓自己丈夫、孩子為保衛主張台獨的政權而戰?答案難道會真如國防部長在立法院所說:‘國軍會為保衛台灣戰至最後一兵一卒’。這種事問問基層官兵的心聲就知道了”。

低調沒錯,問題是低到什麼程度。西藏、台灣主權問題都是中國的核心利益,在這個問題上要讓別人明白中國的底線,這也是對國際社會負責。中國的和平發展和理直氣壯地反擊西方的誣蔑並不矛盾。中國鷹派人物不是太多,而是太少;不是太強硬,而是應當更強硬。

美國、日本等西方國家習慣把中國在維護主權問題上表態強硬的人稱為鷹派。第一代以曾任中央軍委辦公廳主任、軍事科學院副院長的李際均中將為代表;第二代是因《超限戰》而引人側目的喬良、王湘穗;羅援、朱成虎、金一南等學者型將軍被歸為第三代;最新一代則包括了《C型包圍》的作者戴旭及《中國夢——後美國時代的大國思維與戰略定位》作者劉明福等。這些學者在中國知名度很高,也獲得了極大認可,但敵對勢力卻為之膽寒。

關於鷹派,目前最好的論述還當屬羅援將軍。在其新著《鷹膽鴿魂》發布會上,羅援稱,“軍人都應該是‘鷹派’,這是我們的職責和使命所在。但前面要加一個定語,就是‘理性’。要有鷹的眼睛,鷹的爪子,但又有鴿子的頭腦和心髒。有備才能無患,敢戰方能言和。”這句話蘊含著極強的辯證思維哲學,我們爭取和平發展,堅決維護國家利益,但是一旦祖國一聲令下,我們的300萬人民子弟兵就將如猛虎下山,將一切敵對勢力撕個粉碎。

當前,美國就我台灣、南海、釣魚島等核心利益問題上挑釁不斷,並且在亞太部署了60%的兵力,圍繞中國的軍事基地更是高達數百個,即便中國當前最強硬的鷹派,對之已經過於溫和了。臥榻之側,豈容它人酣睡?同時,日本不肯正視曆史問題,處處針對中國小動作不斷;台獨勢力甚囂塵上,不斷謀求引入美先進武器裝備,並且還試圖實現外國駐軍,這是無論如何都不能接受的。

中國解放軍少將朱成虎警告,若美國在台海衝突時,向中國發動武力攻擊,中國已準備好動用核武器,向美國作出還擊。"如果美國將他們的導彈和定位發射系統對準中國領土,我們將一定用核武器予以還擊。如果美國人決定干涉,我們就決定還擊。我們已準備好西安以東的城市全部被毀,但美國人也要準備好數百個城市被中國摧毀。"

正是源於朱成虎著名的“西安以東”言論,很多人把朱當成“鷹派”。其實朱將軍思想並非僵化,這可從他“美國未來百年獨領風騷”言論看出來,更大程度上講,他的話更是一種警示。

富血性的將軍:解放軍在,別想霸占南沙!

當中國周邊國家相繼對我國部分島礁、海域提出非法領土和主權要求時,來自海軍的人大代表立場堅定、態度堅決,表示有信心、有能力維護祖國海洋權益的安全。

南海艦隊政委黃嘉祥將軍表示:作為軍隊,我們要貫徹好黨和國家在處理南海問題的政策、原則。更重要的是,要提升軍事鬥爭準備水平,維護國家海洋權益,確保南海安全。這些國家的非法企圖不可能實現,我們完全有信心、有能力來保衛我們在南海的利益。

曾幾何時,一窮二白的新中國,尚且敢於和當時的世界第一軍事強國亮劍沙場,用小米加步槍打退了武裝到牙齒的美國大兵,何況今日?我們不惹事,但也絕不怕事,從某種意義上來講,中國鷹派的崛起,是一種曆史的必然,這與我們的發展現狀是完全匹配的。我們的菩薩心腸多了,它國就少了敬畏和尊重,這無疑會給中國的崛起進程帶來過多麻煩;反之,適當的時候展示一下我們的大國雄心,那些個跳梁小醜才會安靜下來。

和平與發展始終是中國處理國際關係的基本準則。但是不惹事也不怕事也是中國華族幾千年來的文化瑰寶。朋友來了有好酒,豺狼來了有獵槍。

中國多一些鷹派,能夠讓世界看懂中國維護主權權益的決心和意誌,能夠降低敵對勢力軍事冒險的風險,對於世界和平也是一種貢獻。

中國作為一個負責任的大國從來言出必行,有諾必踐。我們的想法很簡單,那就是和平發展,為世界帶來更多的和平環境和經濟紅利,但前提是,任何國家和地區都不要觸犯我們的底線,不要危害我國家利益,更不要得寸進尺蹬鼻子上臉,把中國的和平主張視為軟弱。否則,自己種下的苦果,終究還要自己吃,我們的霹靂手段將是對方難以承受的。

中國鷹派抬頭,是好事,面對紛繁複雜的外部世界,正在努力實現民族複興,實現中華崛起夢想的中國必須旗幟鮮明地亮明我們的立場,表明我們的態度。

中國崛起難以阻擋,但是別有用心者不會停止圍堵的腳步,中國必須時刻準備保護利益和主權,必須更加硬氣的出現在世界舞台上。廣大網友你認為中國鷹派抬頭到底是不是好現象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