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一部影片談起,海峽兩岸比來比去氣死人,你說什麼是【進步】?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綠色文字為【微信上的中國】補充:
最近一部影片在大陸網路上瘋傳,標題是【台灣節目:你看到我們跟大陸的對比,你不會害怕嗎?】
這部影片也在台灣網路上流傳開來,目前已被中天電視以版權為由申請封鎖(文末附上其他網友上傳的版本)。
台灣網友看不到也無妨,內容大約是台灣名嘴黃智賢在中天一個政論節目中,讚揚中國大陸的行動支付和電商高度發達、淘寶雙11的營業額有多麼驚人等等。
這部影片有部分陸媒加以發揮,剖析台灣互聯網產業為什麼連大陸的車尾燈都看不到;知名創投李開復也在個人臉書上貼出這部影片並說:【值得台灣人多觀看】。
此事引起兩岸網民的罵戰,特別是向來聚集兩岸互聯網菁英的李開復個人臉書,有興趣的人可以點此連結

這類罵戰其實這幾年已經吵爛了。
在中國大陸方面:
兩岸罵戰時最常提到的行動支付和硬體建設(高樓大廈),的確領先全球,中國互聯網總體發展也領先台灣不只五年,過去得膜拜歐美和矽谷,現在連facebook也得「致敬」微博微信的功能。
然而,中國網民沾沾自喜之餘,卻忽略了這一切是因為過去太爛。
馬雲就曾說過【中國是因為什麼都不好,電子商務才好做。】。中國拆除一堆破爛後,當然要蓋起又高又新的大樓;網路詐騙和假貨橫行,在人與人的信任極低的環境和連信用卡都還沒有的當年,第三方支付獲得了成長的土壤,其中還有國家的政策保護。
ADVERTISEMENT
這是從不及格,跳過6、7、80分飛躍到90分的【一次性歷史機遇】,令人佩服,但長期穩定拿80分的幸福社會如港台,不服氣也很正常。
何況中國不是只有北上廣深,廣大的尚待進步的其他地方、全球皆知的人治貪腐走後門等惡習,也是大陸網民打口水戰時難以回防的軟肋。
在台灣方面:
法治社會、言論自由、民主體製,這些像呼吸般自然的成長環境,是台灣人並未強烈意識到的珍貴資產,也是大陸人難以想像和理解的,其批判在大部分時候只是受辱後的強行反擊。
但是台灣的互聯網產業看不到大陸的車尾燈,這是不爭的事實,未來也沒有趕上的可能。
因為網路經濟的要素之一是規模,台灣市場太小已經決定了結果,部分台灣網路菁英以多種網購數據來證明台灣消費市場不小,只是出於自身利益的強行美化。
因為網路產業的要素之一是人才,台灣網路產業的人員專業素養和養成系統,遠遠落後於大陸;台灣大部分的網路菁英,不是忙著接案過活、當講師餬口,就是把畢生功力投入在facebook這個單一平台去鑽研各種行銷術。
至於支付工具的論辯,台灣地小人稠、超商密度世界第一、金融體系完整的環境,注定了第三方支付難以全面性覆蓋(這也是全球發達國家的共同點),這是從一堆破爛中爆發、跳過幾十年發展的大陸無法想像的過程。
大陸人的認知是,【在家用手機叫外賣比下樓去超商買便當】更進步,是的,他們無法理解。
智慧型手機誕生10年,O2O發展不到五年,台灣【超商是方便的好鄰居】則已經運行了近40年,比剛過逝世20周年的鄧小平推動改革開放還要久。
然而,支付寶、微信支付真的超好用,部分台灣人認定信用卡支付、貨到付款、悠遊卡更進步,都是在硬凹。在第三方支付方面,中國全面輾壓全世界。


ADVERTISEMENT
人比人氣死人。
以下分享旅居大陸的台灣財經記者胡采蘋,對該影片事件的評論,她發表在個人臉書上的標題是【進步】。
我在北京杭州上海都工作居住過,爸爸的家鄉徐州鄉下也去過多次,看我老得直不起腰的大爺和姑姑。很偏僻、隻通七人小巴、沒有自來水的農村我去過好幾個,我也聽著大陸城市的人嫌棄農村,用進步觀去非議那些「落後」的鄉鎮。
說真的,I feel shame on them. 中國是一個有 13 億人的大型經濟體,城市生活完全不環保,快遞紙箱、外賣塑膠盒、不合格汽油大量汙染著環境(這還不包括工業汙染),如果不是有那麼龐大的鄉下人口,維持著最儉樸的居住方式、最低的物質要求,那樣對世界會是多大殘害。
人類用進步觀去論斷世界就是最退步的一種行為,中國到底能有多進步呢,更廣大的國土不都是你們這些進步份子心中的刺痛與恥辱麼。然後已經擺脫了這種價值觀的台灣,天天要聽這種狗屁進步觀的威脅到底是為什麼。
我們努力了那麼久,高汙染的工廠現在不敢興建了,蓋工廠的環保評審是那麼糾結艱難(當然這裡面也有很大的反效率結果),即使是市值最大的幾家公司排放廢水,CEO都是要出來道歉。我們努力了那麼久,那麼多人工殤怪病遭受剝削痛苦,然後我們決定我們想要的,讓工廠走,使用最麻煩的垃圾清理方式來解決廢棄物問題,難道這不是一種決定嗎。
我在北京上海杭州都居住過,都非常喜歡,他們跟台北有著各自不同的美好,每個城市能帶給你的樂趣是那麼不同,雖然老台北人一定還是最愛台北。即使是那些隻通七人小巴的中國農村,也有非常美好的事情,你在這裡吃到的青菜真正有菜味,香甜結實而不用擔心汙染,沒有人會費事來這麼偏僻的地方汙染環境;晚上看到的星星跟阿里山上一樣多,我這個城市小孩這輩子能看到滿天星星壓在頭上的時間真的很少。這樣的地方真的沒有義務承擔那些「落後」的指責好嗎,你誰啊你。
我曾經想過自己未來的歸宿地,我知道我終究會回到台北,但還是在北京上海蘇州杭州之間移動,這些地方我有些小投資、有些好朋友、有工作上的人脈聯繫,我已經不可能再單純的隻在單一城市生活,許多我的中國朋友也是如此,很多人每年到台灣的次數比我多得多。
去比較誰進步誰退步完全沒有意義,因為未來的生活會是這樣,眾多和我一樣的台灣人將來也會如此生活,根本不需要比較誰優秀誰落後,喜歡每一個地方並悠遊其中,那是新台灣人的生活方式,中國、東南亞,或者美國日本歐洲,隨著中國的經濟放緩,這樣的生活會更加速形成。
死抱著進步觀非議別人的傢夥只是在浪費時間,不管你是非議台灣還是非議中國,這種行為都很無聊,被拋棄的不會是那些被評價為落後的地方,而是在非議這些地方的人。說穿了只是缺乏發現其他人或其他城市美好的能力罷了。
以下是引發此議論的影片片段: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