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高原地區對重型直升機需求更迫切 中俄合作研製已有新進展

ADVERTISEMENT

近日俄羅斯媒體報道了中俄合作研製重型直升機的項目進度,報道稱,烏克蘭的馬達西奇公司可能會參與該項目,為重型直升機提供新型AI-136T渦軸發動機。雖說,對這條新聞我們獨立判斷,考慮到俄羅斯與烏克蘭的關係,烏克蘭參與到中俄合研重型直升機項目可能性並不高,但馬達西奇公司更可能是為中方獨立供應AI-136T渦軸發動機,甚至是就此進一步展開合作。與此同時,中國方面還能“兩面下注”繼續與俄羅斯方面展開渦軸發動機的研製工作。最終目的,不只是重型直升機的研製,還會由此掌握大功率渦軸發動機技術。

【圖注】中俄的重型直升機合作,並不是簡單的俄方出技術、中方出資金,在研製上中方也會有深入的參與,以學習掌握技術。

全盤來看,俄羅斯有著米-26的研製經驗,所以在中俄合研重型直升機這個項目上,可能只有渦軸發動機會是大難題,也是項目的關鍵技術之一,其他子系統問題並不會太大,都有著技術上的可繼承。所以可以說,下一步中俄合研重型直升機的項目進度如何,就看雙方的合作,更多是出技術的俄羅斯方面是否夠“真誠”了。畢竟,中國方面的態度特別是對重型直升機的需求上是夠真誠夠迫切的。

【圖注】 密集低調試飛中的中國直-18和直-20

雖說,目前中國正在發展的直-20中型直升機,鮮有新聞即便是軍事論壇里,但本著“越神秘越重要、研製上越是快馬加鞭”這個通行規則來看,直-20的進度應該是按照項目節點穩步推進中。展望未來直-20的入役後,中國陸軍將真正迎來一次“如虎添翼”。但這並不意味著,重型直升機的可有可無。雖說“重型”與“中型”直升機,最直觀的差別是運輸能力上。但這個運輸能力的高低,卻可以衍生出多方面的裝備需求,以及我們對此的“解讀”。就比如說,我們這篇文章要說的,中國陸軍上高原更需要重型直升機(是的,比“平原陸軍”更需要)。

中國的西南部是多高山高原地形,山高林密、地勢陡峭還多有戈壁荒漠,再到青藏高原更是“世界屋脊”,4000~5000米的平均海拔。這使得“高原駐訓”成了難事,但高原是中國的三軍、火箭軍部隊都必須直面的戰場環境。“上高原”首先就是“機動”了,不管是地面的各種車輛公路機動,還是天上的直升機運輸,這些運輸平台和人員一樣,都會有強烈的高原反應。

【圖注】去年珠海航展上中航展出的民用重型直升機

直升機的“高原反應”之一就是,高原地區空氣稀薄了、大氣中年含氧量低了,直升機的“心髒”發動機功率就下降了,如果高海拔地區的空氣中含氧量只有平原地區的一半,那麼直升機的發動機功率就得下降30%~40%。加之空氣稀薄了,直升機旋翼的升力也是下降明顯,所以,不誇張的說,到了高原地區,像直-20、再早期的“黑鷹”這類中型直升機就得當輕型直升機用了,即便稍稍大點的直-8、米-17系列也是如此,都不可避免的是載荷能力銳減,下降一半左右。

【圖注】這樣的吊裝122榴彈炮,換做高原環境,就吊不動了。

但顯然了,高原地區,同樣需要陸航部隊的戰場快速機動、空運空降、物資吊裝運輸,以及搶險救災等任務。甚至,限於高原地區陸路的機動不便,更需要直升機來快速機動運輸,那麼,在高原地區就更需要裝備重型直升機,需要裝備重型直升機當作中型直升機來用。

【圖注】直-18高原型的出現,緩解了中國陸航需求上的燃眉之急。

【圖注】中俄合作的重型直升機,也很可能是這種常規構型。

但高原型的重型直升機,也並不是簡單的換上更大功率的渦軸發動機,抵消掉高原飛行功率損耗就可以了,還要由此配套新的減速器、旋翼系統也要有做適應性調整。所以,即便是成熟的重型直升機基礎上推出高原型,也是工作量不小。那麼,這次中國在與俄羅斯合作研製重型直升機時應該會在最前期的設計階段就定下來“上高原”的類似需求/指標。未來裝備中國的重型直升機應該會更是應中國的高原環境。

【圖注】就中國陸軍的發展而言,重型直升機是發展的必然結果,當然在高原地區常態化部署也是必然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