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自衛隊 手莫伸伸手必被捉

ADVERTISEMENT

據日本有關媒體報道,自衛隊飛機緊急起飛的次數逐年攀升,已不堪重負,疲於應付;航空自衛隊已經將“矛頭”直指周邊大國,正積極尋求增加軍費,更換新機,替代老舊飛機。可見日本自衛隊針對我國的舉動、警戒力度不僅沒有減弱,而且大大加強,“神經”一直緊繃,已顯疲憊不堪。

自衛隊初顯“力不從心” 試圖借機“拓展”

我國海、空軍在東海相關海域進行一些例行性活動,日本方面十分敏感,要麼派軍艦跟蹤,要麼出動戰鬥機監視,這樣做一方面嚴重干擾別國的正常軍事活動,另外也容易產生誤判誤擊,甚至有態勢升級的可能。

首先,自討沒趣的日本頻頻上演“鬧劇”得不償失。近年來,日本政壇的舉動一直倍受媒體關注,甚至一度成為全球的焦點,說來不是什麼光彩的事,而是逆曆史潮流而動,企圖否定和顛覆曆史,借機炒作島嶼紛爭。在這個問題上,周邊國家不答應,亞太人民也不答應。

圖:安倍參拜經過神社

其次,日本自衛隊難以滿足政要膨脹的“私欲”。坦率地講,日本自衛隊維護正常的安全已是綽綽有餘,完全不會費力;而用於非法侵占別國島嶼,需要付出多於平時數倍的努力,以目前自衛隊的能力根本無法勝任,其發展跟不上日方所謂的形勢需要。

第三,陷入戰爭“妄想症”,還試圖“一戰成名”。軍國主義的“幽靈”一直在日本上空遊蕩。日本自衛隊已不是當年的日軍,根本不具備“四面出擊”的實力,周邊國家也不是當年的樣子,任其侵犯和踐踏。日本自衛隊的看家本領畢竟有限,長期處於高度緊張和戒備狀態,已顯舉步維艱;再加上資源補給將越來越成為製約其發展重要因素

秉持錯誤邏輯 必將帶來錯誤結局

中國有句古話,“玩火者必自焚”。師出無名的、非正義的軍事行動至多失道寡助,日方肆無忌憚、無理取鬧、自討沒趣,怎能不受到別國的反對和唾棄

首先,囂張行徑必將會自食其果。日本自衛隊把“觸角”延伸至周邊國家,居心叵測。二戰日本戰敗後,謀求科技強國成效明顯,但埋藏在心中的惡念一直在其心頭縈繞、揮之不去。或許一直暗自苦心備戰,表面上走小而精的路子,實質上搞模糊策略,不斷突破“底線”,很有可能在為瞬間軍力“膨脹”做充足準備。日本可以說是名副其實的刀尖上“舞者”,難免會失足。日方的干擾和挑釁性行為極易引發意外事件,害人又害己,破壞地區和平穩定。

其次,自衛隊正為其政要錯誤決策“埋單”。日本軍事如不受限制,有可能如一匹脫韁的“野馬”,無所顧忌地侵略周邊國家。過去的幾十年里,日本一直在悄悄地發展自衛隊,只是遮遮掩掩,沒有那麼大張旗鼓或者明目張膽罷了。軍事家克勞塞維茨曾指出,“戰爭是政治通過另一種手段的繼續”。戰略服從政略是一條亙古不變的鐵律。政治家指到哪,自衛隊就得打到哪。日本政要秉持“人心不足蛇吞象”的心態,試圖與大國過招,與強者比試,狂妄至極。不斷釋放危險信號,以投機的心態,遲早會出現問題,一切只能由自衛隊擔著。戰爭對於日本這樣的國家來說,可能僅是一念之差。

積極擴軍備戰 日本未來堪憂

近年來,日本不懈努力,試圖做大做強,掙脫“枷鎖”,甚至要擺脫背後的“美國”,走正常化道路,試圖光複亞太地區“霸主”地位,盡管這是一廂情願,但從未放棄過追求,也從未丟棄過這種不切實際的想法。

首先,右翼勢力抬頭成為日擴軍備戰的“助推器”。右翼勢力抬頭,向外界挑起事端和矛盾,一定程度上表明要轉移國內視線,轉嫁國內矛盾。無獨有偶,2010年前後,正是美國宣布戰略重心東移,我國經濟超越日本成為全球第二大經濟體。也就在此之後,日本右翼日趨活躍起來,煽動性極強,把日本推向危險的邊緣,先後上演購島鬧劇、島嶼國有化、加強離島防衛,等等;自衛隊似乎找到了擴軍備戰的理由,其建設也因此得到了大大加強。

其次,周邊樹敵太多,日本與和平發展背道而弛。我國有句古話,“城門失火,殃及池魚”。窮兵黷武似乎已經成為日本的趨勢,如果一直持續下去,其未來不好預測,周邊多個國家都有可能受到“連累”。此外,日本一向“神經”緊繃,過於焦慮,恐懼心理作祟,通過修改《和平憲法》,解禁集體自衛權,修改國內教科書等等;塑造和美化自己。

第三,日本不會自覺收手,仍就會擴軍備戰。自衛隊的優勢消失殆盡,但“使命”在肩,怎麼可能不擴軍備戰。據新加坡《聯合早報》近日報道,日本防衛省最早於去年7月中旬推動一項名為“F-3戰鬥機計劃”的采購競標活動,計劃2018年最後決定,2020年開始部署戰機;計劃購買100架戰機,交易總值可能達400億美元;旨在替換正在服役的F-15、F-4EJ等機型,可能向有此意的向美國波音公司和洛克西德·馬丁公司以及日本國內主要承包商三菱重工業等公司采購。如此一來既可以迎合了美國,也達成了本國的願望,就是要牢牢把握製空權,並形成空中優勢。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