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事 · 明明知道是凶手】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小事 · 明明知道是凶手

《重案六組》編劇兼主演,王茜曾經在我們刑警隊體驗生活,取材,並將一個命案編進了重六。有些朋友可能還記得。

在一個燥熱的夏天,北京南城黑車司機老王平靜地來到派出所投案自首,自稱把妻子殺掉碎屍了。

此人身高一米六不到,尖嘴猴腮,很是猥瑣。

每天在我們分局門口拉黑活掙錢,好多公安局的人都和他挺熟,對他的印象就是一個每天低著頭走路的老實人。

他老婆是當地一個有名的“”社交名媛“”,年輕時候身材高大,形貌豔麗,但是每天和各路男人廝混,耽誤了年歲。

後來經人介紹認識了老實人老王,歲數不小,聲名狼藉的她不情不願地“”下嫁“”給了老王。

結婚之後,她依然浪性不改,每天不上班,光花錢。歲數不小了還繼續和狂蜂浪蝶們勾勾搭搭,幾次甚至在家里被老王逮到。方圓幾里之內,沒人不知道老王有個風韻猶存的老婆,還特別愛偷人。

幾個遊手好閑的破落戶和放蕩子弟,經常在後面對著老王指指點點,捂著嘴互相看看,笑容意味深長,

老王一直忍著,畢竟已經有了孩子,再說自己又醜又矮,心里一直覺得低人一頭。

每次脾氣上來,他剛要開口,那邊一句“我當初怎麼會嫁給你!就是看你對我好!不然你有這個福分嗎?”

這邊老王就漏氣了。

直到她搭上了一個有錢的男人,每天倆人光天化日打得火熱,街坊鄰居總用異樣眼光看老王的頭頂,好像那里長出了一片綠油油的青草。

老王忍不住回家和她大吵一架,這次兩邊誰也不肯讓步。她因為外面有人,心里有底,終於忍不住把實話說出來了:“小王就不是你親生的!!你個窩囊廢!不願意就離婚吧!”

正所謂蔫人出豹子。平時畏畏縮縮的老王,一氣之下,就用菜刀把她砍死了(以下案情都是老王自述)。

殺掉之後老王把她分屍,接著還用鍋煮了,方便拋屍。

最後開車用編織袋將屍體分次扔到郊外去了。

她家里人覺察到不對勁,不斷給打電話追問。

孩子每天問媽媽去哪了。

老王扛不住了,他每天夢里全是血,還有蛇在他身上爬(他老婆屬蛇),一個禮拜以後,精神面臨崩潰的他到公安局自首去了。

他情節供述地特別清楚,用來分屍的刀也找到了,在牆角提取到了她的血跡,鍋里鑒定出了 DNA。

可就是找不到一塊屍體。

老王說的幾個拋屍的地方全找遍了,就是沒有一塊肉,不知道是不是被野狗叼走了。

車輛後背箱里也沒做出生物檢材(因為煮過了之後,屍塊沒有血)。

稍微有點經驗的民警,隻要問過老王就會知道,他說的絕對不是假話。老王也沒有瘋,他說的話很有條理,

很多分屍的細節,更是只有親手干過的才能說出來。

但是法院沒判,直接取保候審了。

理由也很簡單。

你怎麼證明她真的死了???

鍋里和刀上有 DNA,也許是切菜切到手了呢?

牆角的血跡,可能是磕碰受傷的呢?

你們在拋屍點又沒找到任何屍塊,怎麼證明人死了?(現在如果定命案,屍塊一定得是軀干的部分,這是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檢規定,噴子們歇會)

我們忙活了一個禮拜沒怎麼合眼,真的很不甘心。

不過我們雖然心有怨懟,但異地處之,我們也會做出同樣判決。

法院同僚們說的是對的。

如果真的有百分之一的可能,這個女子只是和別人私奔了呢?

三十年前,河南曾經有過類似案件,等老公被判了死緩之後,老婆活生生回來了!在後山池塘里發現的面目全非的屍體原來不是老婆的,只是湊巧衣服相似。

因此,老王被無罪釋放了。

我也不排除他故布疑陣,讓我們找不到屍體。

不過憑經驗來說,可能性不大。

因為說的太仔細了。

拋屍地點在郊區很偏僻的地方,老李把那個地方有幾棵樹,旁邊有幾個什麼顏色的房子說的都很清楚。

可這都不能算是直接證據。

什麼是程序正義?

不排除任何一丁點有利於嫌疑人的可能性。

自由和正義,究竟在司法程序中如何取捨,西方哲學家們吵了幾個世紀了,到現在也沒有定論。我們小民警更是糊塗。

案件的最後結局是看電視劇的人們想象不到的。

現實生活中,司機老王現在仍然在分局門口拉活,當年親手抓他的民警仍不時在門口碰到他。

老王一見到民警都是一臉諂笑,點頭哈腰的。

女方的親屬隔幾天就去法院門口徘徊,大喊冤枉。

孩子被送到姨婆家撫養。

而電視劇和現實中高度一致的,就是老王進看守所之前,看向民警那急切,渴望的眼神:

“我隻想知道,究竟那孩子是不是我的!!警官,你就告訴我吧!我死了也甘心!到底是不是我的!我就要一個字!”

當時我師父想到了剛剛從技術隊拿來,放在辦公室桌子上的 DNA 鑒定結果,半晌沒有說話,只是默默看著他被送上了車。

藝術是生活的濃縮,但藝術,真的沒有高於生活。

想象力超越不了細膩,豐富的事實。

王茜如果沒當場看到老王絕望而不甘的那種眼神,絕對不會有重案六組中那個司機演員的精彩演繹。

被故意隱去的結局,似乎折射出一種民意,

相對於古代包青天們的鐵口直斷,今天西方國家的程序正義,其實更不太容易讓老百姓接受。

(嫌疑人供述不能定命案,噴子們先去學習一下法律,噴起來才有勁兒!)

殺人償命,欠債還錢才是百姓心目中真正的超越一切法律的規則。它早已融入到百姓來自傳統文化的基因之中。

你沒看到那些自己偷偷跑進籠子被老虎咬死的人,家屬們是怎樣理直氣壯的向動物園要錢的嗎?

反正我們家死人了!反正得有人管!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