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個中國農村的80後女孩,已引起全國網友的關注!可你卻不知道……

ADVERTISEMENT

幾周前,耿直哥曾經介紹過來自重慶巫山縣一位80後女孩的悲慘遭遇,並呼籲人們關注她艱辛的維權曆程。

悲哀的是,那篇文章在更關心“八卦”和傳播嚇人“謠言”的微信圈里,並沒獲得什麼關注。但好在微博上還有很多充滿正義感的網友,他們的大力轉發也令巫山縣政府感到了輿論的壓力……

可誰知如今巫山縣政府給出的回複,卻讓全國網友都驚呆了……

ADVERTISEMENT

正如我們之前文章中所介紹的那樣:這個不幸的80後姑娘名叫馬泮豔,生於1988年,重慶巫山縣人。

9歲時,她母親不堪她父親的家暴,患上精神病並殺了對方,之後出走。

她大伯隨後在2001年將她以3000元的價格賣給了一個大她17歲的男人當童養媳,而對方則在2002年就令她懷孕並生下了孩子。

之後她表示自己遭到囚禁,被逼與侵害她的男人結婚,直到數年後才逃脫出來。

▲圖為受害者當年生下的孩子

去年,她開始為自己幼女時遭到的拐賣和性侵犯罪維權,並引起了媒體的關注。

可除了巫山縣法院判她與侵害者離婚外,當地官方並沒有追究當年涉嫌拐賣她和強奸她的兩名男子的任何責任。

所以,馬泮豔至今仍在呐喊,仍在維權,而這也引起了我們的關注,並於幾周前發布了這篇文章,為她呼喊:這個女孩遭遇的苦難,會讓你落淚!

之後,雖然巫山縣政府在我們和眾多微博網友們的質問下給出了回應,可這個回應不僅再次回絕了受害者所有主要的訴求,而且很多中央政府部門的專家看了,也都覺得這個回應漏洞太多了……

第一,巫山縣政府宣稱當年13歲的馬泮豔被大伯以3000元的價格賣給他人是合法的,而理由竟是大伯很窮,養不起她。所以,受害者當年被大伯“拐賣”不違法……

可因為正如公安部一位專門負責“打拐”工作的專家所說:【貧困不是拐賣兒童的藉口!】

而且,雖然我國法律規定,一個家庭若實在存在很大的經濟困難,可以將孩子“送養”給他人,並收取少量的撫養費——但在2001年的巫山,3000元絕不是一筆小錢!

上述公安部的“打拐”專家也認為,這筆錢已經可以認定大伯是以“牟利為目的”而“拐賣”受害者了!

ADVERTISEMENT

更何況,巫山縣政府還宣稱這位大伯也不觸犯“遺棄罪”,因為他不是受害者的法定監護人。

可是,既然這大伯根本不是受害者的法定監護人,他更加無權隨意將受害者交給其他家庭啊!這不正是拐賣嗎?!

第二,巫山縣政府還回絕了受害者追究當年買她做童養媳,並涉嫌強奸了她的那個男人的責任。

巫山縣的理由是,雖然法律規定與未滿14歲的女童發生性關係都屬於強奸,可受害者其實是2002年10月26日生的孩子,不是去年法庭判決書上寫的那個農曆9月21日。所以她懷孕的時間很可能是在2002年1~3月之間。

而受害者自己的生日是1月24日,所以現有證據無法認定性關係發生在受害者滿14歲之前。

再者,即便受害者現在表示自己被強奸,也沒有人證可以證明當年是強奸。

總之,就是一切證據都對受害者不利……

然而,當地官方卻忘記了,在2013年10月24日,最高法、最高檢、公安部和司法部曾聯合出台過一份重要文件:《關於依法懲治性侵害未成年人犯罪的意見》。

這份文件中的第9條和第21條明確規定:對已滿十四周歲的未成年女性負有特殊職責的人員,利用其優勢地位或者被害人孤立無援的境地,迫使未成年被害人就範,而與其發生性關係的,以強奸罪定罪處罰!

所以,為啥巫山縣政府不考慮這一對受害者有利的線索,而只是在通報中不斷列出對受害者“看似”不利的信息呢?

而且,這次巫山縣通報中還有一個很詭異的細節:當地政府稱,雖然受害者自己說她曾經在2001年被性侵後找老家的雙龍派出報警,可當地警方表示從未接到過報警。

然而,就在去年京華時報的采訪中,這個雙龍派出所卻承認受害者當年來報過警。

所以,為啥派出所如今突然改口?

ADVERTISEMENT

說實話,巫山縣政府在通報中所表現出的種種詭異,令耿直哥不禁想起了2年前一個同樣轟動全國的拐賣婦女案。

這個案子就是“最美鄉村教師”郜豔敏的案子。郜豔敏在少女時期遭人拐賣,被人買到深山里當了他人的媳婦,出逃無門,最終她被迫接受命運,在當地農村當起了一位鄉村教師。甚至還有三觀極度扭曲的人,把她的苦難拍成了一部“正能量”電影,名曰《嫁給大山的女人》,想歌頌她這種的“無私奉獻”的精神……

不過,當她遭遇的真正苦難在2015年被網友們發現和關注後,郜豔敏卻很快放棄了維權的打算。

因為當地人害怕她會【攪亂】當地平靜氛圍,已經開始辱罵她,斥責她毀掉了當地的名聲;而當地官員也害怕她會導致【不穩定】,所以“勸”她簽訂了“不接受采訪”的承諾書……

但巫山縣的馬泮豔卻不是河北曲陽縣的郜豔敏,她是個出生在中國社會正在快速進步、個人權利意識正在快速覺醒的時代的80後,如今更在大城市打工。所以,她勢必會為了自己的合法權益,為了自己當年遭到的侵害,討回公道。

然而,巫山縣政府給出的答案卻令人失望,不僅無法讓公眾信服,還製造了更大的爭議。

所以,耿直哥認為,我們有必要呼籲巫山縣的上級重慶市介入此事了。同時,我們還應該呼籲全國婦聯、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最高法、最高檢都關注此事。

最後,耿直哥想說,很多人可能覺得巫山發生的事情與自己無關,所以沒興趣去轉發、去關注。但你們錯了。巫山的這起案子,其實在全國很多鄉村和很多小地方並不罕見。只是因為維權的障礙和阻力都太大,很多與巫山的馬泮豔遭遇相似的女性只能選擇認命。但這,卻恰恰是我們更要關注今天巫山這起案件的原因。因為我們的支持,正是許多絕望的女性選擇走上維權路並堅持下去的最大精神支柱!

圖片來自網絡

您若認同本文觀點,就請賞個“點讚”吧!(點文章最下面的“大拇指”)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