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放開二胎背後:兩個政協委員的10年刺耳呼喊

ADVERTISEMENT

開欄語

全國“兩會”大幕明天正式拉開。

曆年“兩會”熱點提案議案都在潛移默化地改變我們的生活,一年兩年也許並無明顯變化,但三年五年十年八年,回望時“兩會”已翻天覆地地改變了我們的生活,而這一切均與代表委員的參政議政、主動履職密不可分。

ADVERTISEMENT

今天,紅星新聞將帶你回望改變我們生活的焦點提案議案,與你分享代表委員的良知和責任。

敬請關注《紅星深度:回望·改變》系列報道。

01

揭秘全面放開二胎背後:

兩個政協委員的10年接力

2007年春天,當時71歲的葉廷芳在兩會期間發出了“盡快停止執行獨生子女條例”的提案,轟動一時,甚至被命名為“葉廷芳提案”。

ADVERTISEMENT

那是身為著名作家、翻譯家的葉廷芳作為全國政協委員的最後一年,但他卻聯合了其他28位全國政協委員聯名提交了這份在當時聽起來有些刺耳甚至帶有挑戰性的提案,成為當年網上最受關注的一份提案。

誰能料到,在從這份提案發出,到十年後的今天,“隻生一個”的獨生子女政策已成曆史,隨著“全面放開二胎”政策的正式實施,有不少家庭迎來了第二個小生命。

葉廷芳十年前的發聲,並不是孤獨的。在卸任十屆全國政協委員之後,他把“放開二胎”的發聲筒交到了十一屆、十二屆全國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名手中。

正是在這兩位全國政協委員的努力之下,去年1月1日,“全面放開二胎”政策終於開始正式實施。

十年的堅持,最終變成現實。

圖據東方IC

卸任前的履職

“我那麼大歲數了,沒什麼可擔心的”

現年81歲的葉廷芳,他的名字曾經和卡夫卡聯系在一起。

作為中國社科院外文所的研究員,他曾經翻譯了多部卡夫卡的作品,是中國最權威的卡夫卡研究者。對於十年前自己那份在當時看來有些令人震驚的建議,葉廷芳的記得十分清晰:“我覺得獨生子女政策是有不科學的地方的,說實話我是有抵觸的。”葉廷芳說,當時提案的時候,當了十年的全國政協委員的他已經是最後一次履職了,他希望最後一年自己可以說一些思考了很久並且想說的話。

葉廷芳 圖片來源:紅星新聞

“生命的繁殖規律總是從少到多,如果人為減少,是有違科學的。”葉廷芳是家中的老四,在中國開始實施計劃生育政策之前,葉廷芳和妻子也隻育有一個女兒,而獨生女如今也隻帶給他一個外孫。讓葉廷芳憂慮的是,越來越多的獨生子女們除了沒有兄弟姐妹,之後會孤獨到沒有姑姑舅舅,社會關係極為單調,情感系統也單調化了,“就像一個房子,空空蕩蕩的,根本不堅固。”

2007年,葉廷芳決定要趁自己履職的最後一年把內心思考了很久的想法變成公開的聲音。他決定提交這份在當時看起來有點不可思議的提案。在他以前,幾乎並沒有人公開對於計劃生育國策提出不同意見。“我已經那麼大歲數了,也沒有什麼可擔心的。”

除了擔心獨生子女們面臨的精神孤獨,葉廷芳更擔心中國的老齡化問題。在那份提案中,他寫到:發達國家經過100年形成的“老齡化社會”,我們隻用了20年。60歲以上的老齡人口超過了國際公認標準,預計到本世紀中葉,這個年齡段的老人將達4億。

葉廷芳在年幼時因為摔傷導致失去了左臂。2007年的兩會期間,他就一隻手拿著那份“盡快停止執行獨生子女條例”的提案,穿梭在會場中間,希望找到委員可以和他共同聯名。葉廷芳所在的社科界別有60多人,大多數委員都不認同葉廷芳的觀點,“你這是挑戰國策,我不能簽這個字。”

“那你仔細看看我寫的是什麼,再看看我說得有沒有道理嘛。”當時已是古稀之齡的葉廷芳就這樣,一個委員一個委員去做工作,最終讓28位政協委員同意聯署這份提案。

國家計生委快速回複

當時核心觀點:不能放開二胎

葉廷芳在十年前的這個提案,他當時心里清楚,並不那麼容易帶來很快的改變。但他沒有想到,這份提案成為了當年最受關注的提案。葉廷芳牢記著一個數字:網上有72%的網友認同他的觀點。

人口政策牽動萬千中國家庭 圖據東方IC

更出乎葉廷芳意外的是,提案後來自政府部門的回複竟是如此神速。僅僅過了一個月,當時的國家人口計生委專門派車來接他去開會。葉廷芳還記得,政策法規司的一位司長帶著7、8個人接待了他,非常耐心地聽取他的觀點。臨走時,有官員拉了拉葉廷芳的衣角,說:“我個人是讚同葉老您的觀點的。”還有人這樣告訴葉廷芳,“這是我們收到材料中最有價值的一份。”

但不管是個人讚同還是被評價為有價值,之後,葉廷芳收到了國家人口計生委一篇長達5000字的書面回複,回複的核心觀點只有一個:不能放開二胎。

“勞動力很快就會求大於供。”對於人口計生委的答複,葉廷芳自然不同意,他撰寫了一篇3000字左右的文章,去反駁人口計生委的回複,甚至引用了著名勞動經濟學專家蔡昉有關勞動力會供不應求的預測觀點。他很認真地把這份長文寄去了人口計生委。

盡管葉廷芳也明白,不會再收到更多回複,但他認為該說的話依然必須要說。

兩位政協委員的提案接力

清華教授把自己變成“人口專家”

自己的提案在社會上如同一石擊起千層浪,這多少會讓葉廷芳有一些意外之喜。

而和葉廷芳當時同為社科界別的另一位政協委員、清華大學公共管理學院教授王名,成為了葉廷芳強有力的支持者,“當時是王名建議我把提案做成大會發言,這樣可以印4500份,發到每個委員手上,也能讓有關部門第一時間看到。”

大概也是因此,讓葉廷芳發自內心地信任這個比自己小20多歲的清華教授,兩人建立了深厚的友誼。

王名 圖據東方IC

“葉老卸任全國政協委員之後找到我,希望我把這個提案接過去,繼續提。”王名告訴紅星新聞,十年前,葉廷芳關於人口問題的思考很超前,而他自己並非研究人口問題的,但葉廷芳的堅持和人格魅力讓他覺得必須擔起這個責任。為了讓自己的提案有理有據,連任了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的王名並沒有馬上開始提案,而是研究了兩年的人口問題,直到把自己也變成了這方面的專家。

經過了將近兩年時間的準備,王名在2010年和同為十一屆全國政協委員的劉大鈞聯合提案:《關於放開二胎、調整我國人口政策建議》。

王名說,在提案之前,他專門找到了葉廷芳,讓葉廷芳提意見,葉廷芳也提了修改意見。而提案涉及的數據,也專門請北大、人大的人口專家進行了更謹慎地核對和修訂。由此,他算是正式接過了葉廷芳遞出的“放開二胎”的發聲接力棒。

從2010年到2016年,連續擔任全國政協委員的王名,每年提案都有和人口政策相關的內容,形成了一個提案群。2010年是取消一胎化放開二胎,之後是呼籲全面放開生育,實行積極的人口政策。期間,由於對人口經濟學的鑽研,王名還提交了呼籲取消社會撫養費,關注失獨家庭等提案。王名每年都會把自己的提案放到自己的網絡博客上,他發現關於呼籲調整人口政策的點擊和跟帖是最多的。

王名注意到,自己持續堅持提案,每年得到計生部門的回複也開始發生變化。

一開始,他得到的回複是,計劃生育的基本國策不可動搖。可是後來,他得到的回複變成了“建議做進一步的深入研究”。再後來,計生部門答複他,中央正在調整政策,在做單獨二胎的試點。很快,單獨二孩政策全面鋪開。再後來,就是二胎的全面放開,“聲音一直發,才會成為一種推動力。”

中國已全面放開二胎 圖據東方IC

“全面放開二胎”之後

曾反對他們的人致歉認錯

王名說,在自己因為葉廷芳的影響持續提案後,自己多次受邀參加了有關人口經濟的座談會,和衛計委的不少官員成了朋友。

而十年來,即使葉廷芳不再擔任政協委員,這個固執的老人依然會找到各種機會發聲。曾經在一次會議上,他正巧坐到了原國家計生委主任、原全國人大常委會副委員長彭珮雲的身邊,葉廷芳便向她坦誠地表達了應該放開二胎的觀點。“我一直覺得,放開肯定是會放開的,畢竟人口問題擺在那里,不能忽略。”葉廷芳說,根據統計,平均生育率在2.1才能達到一種平衡,而前幾年的統計,中國的平均生育率只有1.4,遠遠低於世界平均水平。

去年,當全面放開二胎政策正式進入實行階段後,葉廷芳十年前的驚人之語成了現實。

十年前,和葉廷芳同在中國社會科學院工作,同屬社科界別的一位全國政協委員不同意葉廷芳的提案,因此沒有參加聯署。而在去年中國社會科學院舉行的一次會議上,她專門向葉廷芳致歉。

著名作家張抗抗是葉廷芳的好朋友,但她一直以來的觀點是“中國人口太多了”,當年葉廷芳提案時,張抗抗並不支持。去年葉廷芳過八十大壽,張抗抗專程來為他賀壽,說:“我原來以為中國人口夠多了,現在看來還是葉老您有先見之明。”

不過,葉廷芳和王名如今並沒有因為全面放開二胎政策的實施而徹底欣慰,不管葉廷芳還是王名,依然期待著用自己的方式去推動他們所關注問題的後續解決。

“放開二胎以來,想要生二胎的夫婦比例並不高,生育意願並不強。”

“未來中國人口如果出現下滑,特別是青壯年人口比例的減少,社會和經濟活力都會減退,”

“即使今年,我依然關注和這個主題有關的話題,比如獨生子女家庭的養老問題,我還在準備提案。”王名這樣告訴紅星新聞。

一個81歲的耄耋老人,一個56歲的大學教授,他們關於人口問題的發聲,仍在繼續。

圖據東方IC

全面放開二胎政策實施一年

2015年12月27日下午,全國人大常委會表決通過了《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正案,全面二孩政策於2016年1月1日起正式實施。

日前,國家衛生計生委對外表示,去年我國出生人口明顯增加,是自2000年以來人口出生最多的一年。

根據國家統計局發布的1‰抽樣調查推算數據,去年全年出生人口達到1786萬人。相關媒體從國家衛計委獲悉,按照國家統計局公布的2016年出生人口1786萬計算,去年出生二孩人數超過800萬,二孩及以上占去年全年出生人口超過45%。

國家衛生計生委基層指導司司長楊文莊認為,2017年全面二孩政策效應會進一步顯現,生育水平穩中有升,出生人口繼續保持一定的增長態勢。“十三五”期間是全面二孩政策效應集中釋放期,年出生人口在1700萬人-2000萬人之間,總和生育率在1.8左右波動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