懲處馬大哈爹媽,孩子才能免於遭殃

ADVERTISEMENT

本文選自《Vista看天下政商智庫》“重磅·話題”欄目

全文共3296字,主要內容:

中國平均每天死亡270餘名兒童,大多數與監護人的疏忽失職直接相關。

在歐美,在處理類似案件時,法庭並不一定要等到家長的行為給孩子造成實質性傷害之後,才會對他們做出懲罰。立法目的為保護未成年人而非懲罰父母。

孩子是人,父母監護權的最基本尺度,是不能威脅孩子的生命安全。

本篇為節選,全文是《政商智庫》付費內容。

這是一件僅看文字描述,就讓人感覺“壓抑得透不過氣來”的輿論場熱聞。

事發不到24小時,#天津兒童墜樓事件#在微博上的點擊超過一千萬。“痛心”和“憤怒”或許最能概括網友們的情緒。

天津慘劇現場

剛剛結束的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加冕影帝的卡西·阿弗萊克,恰恰演繹了同樣一位犯下大錯的父親。因為一個無心的失誤,讓他痛失深愛的幾個孩子,釀成了無可挽回的慘劇,從此如網友在影評中感歎:“悲劇那一刻起,父母已自判無期徒刑……不可挽回的負疚會伴隨一生。”

但銀幕上終究只是虛構,現實中的悲劇,所帶來的傷痛更加真實刺骨,也令更多人在爭論中思考,該如何杜絕悲劇的根源:因父母疏忽導致的兒童意外傷害?

電影《海邊的曼徹斯特》劇照。由於主人公李的疏忽,導致自己的三個孩子被大火吞噬

3月1日,《成都商報》報道稱,全國政協委員李鈾牽頭,並聯名曾蓉、劉建軍等13位全國政協委員,向本次政協會議提交了《關於未成年人監護失職(疏忽)行為“入刑”的建議》,呼籲追究失職監護人的責任。

無論由父母還是陌生人導致,過失就是過失,本就不該區別對待。

平均每天270餘中國兒童死於意外

在討論天津慘劇的微博里,美國兒童發展研究協會會員陳忻轉發了一組來自國際機構統計的21國兒童意外傷害率數據。其中顯示,中國的1-14歲兒童中因意外傷害致死率接近萬分之三,這個數字比排行最低的瑞典高6倍,僅低於南非和越南。

天津慘劇,並不是我國第一樁因監護人疏失而引發的兒童慘劇。2017年1月3日,西安一名不滿4歲的男童在洗浴中心溺水身亡,而他的母親一直在旁邊看手機;僅2016年7月15日~26日的短短12天里,全國各地就發生了12起兒童意外墜樓死亡事件,最大的8歲,最小的僅1歲7個月。

再往久遠些追溯,2011年曾引發全民討論的杭州小悅悅事件,究其起因,也是父母長時間沒有關注女兒,放任兩歲的她在黑暗的街道中,自己滿街亂走……

2011年10月21日,廣東佛山,廣佛五金城,市民擺放鮮花悼念小悅悅。當天,在此相繼遭兩車碾壓的2歲女童小悅悅(本名王悅),搶救無效離世

李鈾在前述提案中稱,中國每年近1000萬的孩子受到意外傷害,其中重傷及殘疾者超過100萬,死亡兒童達到10萬,平均每天死亡270餘名。各種嚴重案例比比皆是,讓人觸目驚心。“這些傷害事件中,大多數與監護人的疏忽失職直接相關。”

與此同時,作為世界三大公害之一的未成年人犯罪問題,其主要原因也是監護的失職或缺失。據統計,全國92.1%的涉罪未成年人處於與家庭脫離的狀態,來自家庭的教育、關愛、管護極少。其中,22%處於嚴重缺乏父母關愛的狀態,主要表現為不管不問、經常打罵、不給足夠的吃穿,甚至趕出家門。

然而,迄今中國尚無失職監護人被懲處的先例。家長只要不是故意殺害或虐待孩子,不僅是可以免責的,而且是可以得到社會同情。

“馬大哈父母的監護失職,直接導致數以千萬計未成年兒童的傷害,這確實是一個嚴峻的社會問題,應該引起包括社會、家庭和相關部門的重視。”李鈾說。“至少可以,以法律的手段確定監護人失職的一個底線。”

……

孩子是人,不是父母私產

遺憾的是,讓家長為孩子的死承擔過失殺人刑責,在不少觀者的“道德”里,簡直是不可理解的:還有什麼比失去至親更殘酷的懲罰嗎?雪上加霜太不講情理。

要回答這個問題其實很簡單,假設造成傷害的並非孩子父母,而是其他人,他還能免責?

因身份造成的“區別對待”,基於對兩種行為社會危害性不同的認知,與中國傳承了幾千年的“家務事”觀念息息相關。

“身體發膚,受之父母,孝之始也。”傳統道德、情感、家庭宗法等因素影響下,我國法律體系更認同父母疏失社會危害性“明顯較小”,更偏重於對父母的善意推定。

“目前,對這些導致未成年人傷殘或者犯罪的失職父母,基本只有道德譴責,沒有法律製裁。”李鈾委員在提案中寫到,我國現有70多部與兒童保護相關的法律,其中針對兒童的暴力、虐待及剝削導致傷害,均有涉及,唯獨因監護失職(疏忽)導致嚴重後果的行為,沒有法律支撐予以責任人懲戒。

2011年9月,陝西省藍田縣,只是爺爺去灶房取饅頭的短短時間,3歲的孫子小華就爬進了開水鍋里,嚴重燙傷。圖為重症監護室里傷心的爺爺

中國的民法確定了父母對兒童的監護製度,但並沒有提到父母不稱職或傷害孩子當如何處理,而只是原則性地保護了未成年人的財產權;對於被監護人,也就是兒童的其他權利如何保護則隻字未提。

如果監護人不履行監護職責,法院可以在“有關人員或單位”申請後撤銷監護人資格。但是“有關人員和單位”到底是誰,撤銷父母監護人資格後又該將兒童置於誰的監護下,民法中並沒有具體規定。

而在刑法中,遺棄罪或者虐待罪構成要件之一,是父母主觀的故意,即有意遺棄或虐待兒童。因此,過失導致兒童死傷事件,實際上根本無法以此二罪懲處。

但即便是心智與身體發育尚不成熟的兒童,他首先是人,其生命與成人同等重要,有獨立的人格,在法律上與其父母有同等的地位,同等享有各種基本權利,並不因其與父母的親屬關係就改變,更不是父母的附屬物、私產。

父母監護權的最基本尺度,是不能威脅孩子的生命安全。

李鈾委員在提案中建議,在刑法第四章增設“兒童監護疏忽罪”,設立相應的入罪條件和適用刑罰,區分不同的過錯及危害程度,對監護人不適當履行職責的各種情況,予以相應的處罰。

根據西方經驗,提案中還提出,要建立監護替代製度:應有可靠的公益監護人承擔替代性監護,有兒童救助機構和臨時看管機構與之相配套。在原有的三類公益監護人(父母單位、村委會、居委會)難以發揮作用的情況下,由專職社工以及有監護權的機構行使監護權。

有些錯一旦犯下,從此日日夜夜都是煎熬。逝者已逝,願兩位小天使,天堂走好。而生者不應將反思止於情緒宣泄,希望天津慘劇,此後隻存在於虛構的劇本中。

本文作者為Vista政商智庫觀察員張帥

更多智庫內容

外媒看點 | 少泡吧多造人!西班牙設“性大臣”鼓勵國民生小孩

自2008年以來,西班牙的人口總數已經連續4年呈負增長,人口出生率在2016年更是首次低於死亡率。嚴峻形勢迫使西班牙近日任命參議院埃德爾米羅·巴雷拉成為西班牙世上第一位“性大臣”,職責是讓人們在床第之間“忙碌”起來。>>>

熱點分析 | 魚不停咬皮膚、喝男士尿保命,大馬沉船獲救女孩講述海上生死33小時

下載微刊APP,試讀政商智庫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