年薪50萬大學教授一病返貧!中國人從沒有過真正的安全感!

ADVERTISEMENT

本文授權轉載自公號“海那邊”(ID:yiminhnb),網際網路移民平臺領創者,為您提供移民、海外資產配置一站式服務,歡迎關注。

無意間翻到知乎上一個獲得5萬贊、6千留言的回答,題目是“中國真的有很多窮人嗎?”

回答大致如下:

“博士畢業,和妻子同在一所二線城市大學工作。學校工資加上兼職代課費、接私活,在二線城市,家庭年收入2011年20W,2012年50W+,2013年40W左右。

兩人父母家也屬於三線城市的富裕家庭:答主父母是國企雙職工,年輕時還做生意,早在1985年家裡就是萬元戶;嶽父是80年代武大畢業生,總工程師,2000年前後年薪就已達10W。

可就是這樣,嶽父、父親接二連三的生病住院,上百萬的花費,讓這個曾經的中產之家,頻臨破滅,讓他意識到“原來,我們這麼窮……”,2011年最難時,他們家離“破產”只有一步之遙!”

在6千多條留言的評論區,我精選了下面這些網友的回覆:

網友:其實每個中國人都未曾有過真正的安全感,即使富甲天下,廟堂之上。

網友:你的經歷很讓我感慨。我的母親胰腺癌去世10年了,當時我也是四處借錢,3000、5000一家的借錢,30天,對我心理上的打擊更大。我的父親去年剛去世,有錢也挽救不回來的。能夠體會 你提到的tough life。相對而言,財富相對生命都是小事兒。沒有財富,的確會更慘。

ANIVXMind:的確,只有在醫院才會真正認識自己是否真的屬於有錢。去醫院就必須做好每天消耗1W元的準備。。

網友:答主已經很幸運,收入已經是中產,並且身邊還有那麼多那麼好的親戚朋友。而如果放在一個普通收入的家庭,病人只能等死,保重身體吧,但願一輩子都不遇到這樣的狀況。

canning:可想而知一般的工人溫飽(小康)家庭面對這樣的災難是怎樣的無力。

周為:我自己做境外保險的,實在不能理解,全球保險從來沒有什麼進口藥物不報銷這樣的破規矩。只有中國人民活在不能保險的保障之中。沒錢就不能活的有底氣有尊嚴。這是體製有嚴重的問題。

醫療和食品是國人最沒安全感的兩大因素

前幾年,CCTV喜歡追著人問“你幸福嗎”?還有一個雜誌叫做《小康》,也喜歡追著人問“你小康了嗎?”

《小康》2013年的調查顯示,“食品安全不能讓人放心”、“醫療得不到保障”、“環境汙染嚴重”、“所在城市貧富差距過大”和“資訊財產安全容易洩露”成為了讓民眾最沒有安全感的五大因素,其中食品和醫療成為吐槽最多的兩點。

醫療這座大山,足以壓垮絕大多數中國家庭

別聽那些有關部門每天宣傳的,什麼醫改取得了巨大成功,民眾看病越來越實惠,醫保又覆蓋了多少人群……

真相是——民眾看病花費增長大過了其收入增長,即便是參加了醫保,也只能說少花了些不該花的錢,真正要花的錢不僅沒有減少,反而逐年增多。

比如多做了很多不該做的高階檢查或重複檢查,多拿回了一些高價藥品,多花了非醫保報銷的檢查、服務和藥品,本來可以不住院的,也被安排住院。

以前生一個孩子幾百塊,現在生一個孩子至少要好幾千,甚至幾萬,這還是順產;一些地區的普通闌尾炎手術價碼也到了萬元左右,這才是老百姓對醫改的真正感受。

試問,這樣的高消費有幾個中國家庭能夠負擔的起?

醫改究竟服務了誰?

從減少政府預算和開支方面來看,醫改無疑是獲得了巨大成功,從帶來的民眾福利來看,醫改是非常失敗的。

醫保的錢其實還是來自老百姓的口袋。醫保是不可能虧空的,醫保只要吃緊了,政府就會提高醫保投保比例或採取其它行政手段幹預(如縮小報銷範圍、提高自費比例等),最終還是要老百姓多交錢。

公務員或事業單位有國家財政支付,國家財政又來自稅收,增加稅收是政府的不二選擇;壟斷型企業(如水、電、氣、油、通訊等)可通過提高收費標準來保證它的職工的利益。

只有普通老百姓是實實在在地多掏了錢,另一方面,非壟斷行業和私企老闆多交了稅和醫保錢,提高了成本,也就只能壓低員工工資,這樣老百姓的收入也受了損。這一高一低所帶來的感受,老百姓能不強烈也不應該強烈嗎?

民眾看不起病,醫生背鍋

國際著名醫學雜誌《柳葉刀》Lance近日釋出了一份研究報告,報告指出中國2005年至2015年,在這10年中,中國大學培養了470萬名醫學專業畢業生,而醫生總數隻增加了75萬。

10年中,中國畢業的五年製學生是431萬名,7年製碩士是41萬人,合計473萬。但在這一期間,中國註冊的醫生僅增加了75.2萬人。也就是說,將近400萬的醫學生沒有選擇從事醫生這個工作。

該研究還發現,農村地區醫生缺口達到50萬人。有資料表明,中國醫務工作者在 2006年是670萬,2014年是1020萬。但執業醫師僅240萬人,執業助理醫師50萬人。其中還包括14.5%的傳統中醫人員。

為什麼這麼多醫學生都放棄了白大褂手術刀,轉行去從事其他職業了呢?因為中國醫生受委屈、背鍋的事情太多了。

一位網名為“燒傷超人阿寶”的醫生講述了自己被醫鬧的經過:

“那一年,北京某地出現重大火災。24名傷員送到北京積水潭醫院燒傷科,其中極危重3人,危重6人。

面對突發公共事件,積水潭燒傷科全科動員全力搶救,全科醫務人員連續幾天幾夜不回家吃住在科室。年已六旬的張國安教授,連續一週時間每天只能睡三四個小時。最終患者全部搶救成功。

那次搶救,所有的費用全部由政府負擔,所有傷員家屬,也由政府妥善安排。

搶救幾天後,病人情況終於趨於穩定。這時候,幾個病人家屬從外地趕到北京,來到醫院,來到全負荷運轉努力搶救他們親人的燒傷科。

然後,他們就開始罵,開始打,開始砸!

是的,你沒有看錯,面對沒要他們掏一分錢費用,已經連續奮戰幾天幾夜搶救他們親人的醫務人員,他們毫無緣由的就開始罵,開始打,開始砸。

而且,他們拒絕簽署一切治療和手術同意書,一心一意等著患者死了要賠償。

我有一個師妹,因為這件事,成為驅使她離開的最後一根稻草,而那時的她距離成為專家只有一步之遙。

在病房裡,有一個小魚缸,裡面是師妹和護士們精心養了好久的小金魚。他們摔碎了魚缸,踩死了金魚。

師妹氣的渾身發抖……

當她離開這個行業的時候,中國失去了一位未來的天分極高又極其勤奮的優秀燒傷專家。她辭職的那一天,年邁的恩師因為痛心而情緒激動的不能自已。”

中國的醫患關係到這個地步,可以說是醫生替有關部門背了鍋。

這樣的從業環境也讓醫生這個職業失去了吸引力。根據澎湃新聞“2016高考狀元調查問卷”(全國22個省份36位狀元填寫了有效問卷)資料顯示,61.11%的狀元傾向於報考經濟類專業(多選),33.33%傾向於報考管理類專業,選擇哲學的為8.33%,竟無一人選擇醫學!

一方面是大批的醫學生流失,一方面是最優秀的學生不再選擇學醫,試問等到我們老了,誰來替我們看病?

為什麼千方百計移民?因為想得到那從未有過的安全感

如果說富豪移民是為了財富保值,那麼相對於資金沒那麼雄厚,需要削尖腦袋才能移民出去的中產階級,他們孜孜以求的,除了孩子的教育,更多的是再追求一份內心的安全感。

而這種安全感,可以說——不管是中產小康還是富甲一方的國人,從來不曾真正擁有過。

我聽過一個真實的故事:

一對中國夫婦,為治療患有自閉症、癲癇的兒子,花光了所有的積蓄,幾乎是一夜之間從小康跌落到了社會最底層。更令他們不能忍受的是,面對其他孩子的欺負,兒子完全沒有抵抗能力。他們擔心,有一天,他們老了,誰來保護兒子呢?萬般無奈之下,他們孤注一擲,來到了加拿大。

加拿大政府對這類孩子的家庭有經濟援助,一是根據家庭收入補助一定的錢為小孩買一些生活必需品,二是不看家庭收入政府直接補助一些錢請人照顧小孩以便父母工作,還可以將小孩送到專門機構,那兒有人負責照看孩子。

由於孩子剛來時在正常班上課,他靜不下來影響課堂教學,教育局和學校為孩子專門安排了一助教one on one陪伴兒子上課下課。一年後孩子進了特殊班學習,有專門的校車接送,不花家裡一分錢。

孩子生病住院,每個病孩一間病房,還有教室,運動室和專職老師給病孩上課。每個小孩有3個專業人員照顧,由於自閉症孩子的特殊性,還專門有一個特別護士,一個心理輔導員,一個老師,其它如醫師等,他們對病孩從醫療到生活照顧十分周到,而他們一點不操心不花錢,可以說,他們從內心感激加拿大完善的醫療和福利製度。

儘管自閉症目前全世界沒有國家可以治好,但完善的福利和醫療製度,能夠帶給這個家庭此前不敢奢望的安全感。

著名的馬斯洛需求裡,處於最底層的兩種需求分別是“生理需求”和“安全需求”。創造了全球第二大經濟體的中國人,這些最基本的需求何時才能滿足?

▼點選“閱讀原文”,打賞“蘿蔔精選”


» 蘿蔔精選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