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孩童墜亡後實測 1.3米欄杆保護不了抱孩子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兩孩童墜亡後實測 1.3米欄杆保護不了抱孩子

27日晚發生在天津大悅城兩名兒童墜亡的悲劇,仍在很多人的悲痛回憶中。類似這兄妹倆的悲劇,在國內並不少見,究竟多高的護欄能保護抱著的孩子安全?

如今大悅城 有人為孩子送花

據媒體報道,事發時以一位父親雙手各抱著一個孩子站在欄杆處,大一點的男孩四歲,小一點的女孩兒兩歲。句目擊者說,小男孩兒很調皮。當時,男孩兒不幸墜落,父親去拉拽時,懷裡的女孩兒也不幸墜樓。

據每日人物報道,儘管事情已經過去幾天了,但在天津大悅城裡氣氛仍很微妙,商場的保安在每一層的玻璃欄杆處巡邏,一旦有人靠近護欄,就會上前製止。

事發的四層安保更加嚴格,商場特別安排身高體壯的年輕保安守護這一側護欄,而且還謝絕客人們在此拍照。

據每日人物報道,有遊客曾到大悅城孩子墜落點獻花。

護欄的高度合格嗎?

事情發生後,輿論爭論的焦點集中在商場護欄的高度上。根據現場報道的記者測量,天津大悅城的欄杆垂直高度為1.3米,上面貼有“禁止攀爬”的提醒字樣。

天津市建築設計院科技質量管理部部長鞏誌濤在接受《天津日報》記者採訪時介紹:城市綜合體在建設時要符合建設部和商業部聯合發布的《商店建築設計規範》,規定要求,如果淩空高度在24米以下的,欄板高度不得低於1.05米;如果淩空高度在24米以上的,欄板高度不得低於1.1米。

鞏誌濤同時介紹,這個高度本身包含了規避風險的方式,是根據我國成年男子的平均身高,並按照人體重心高度得出的數值。

記者實驗1.3米無法保證抱小孩的安全

國家標準是1.1米高度,天津大悅城的高度是1.3米,比標準還高了20公分,為何還是無法保護孩子的安全呢?

法製晚報深讀記者做了一個實驗發現,記者身高1.7米,1.3米高度的護欄,到記者襯衫胸部的口袋開口位置,也就是說,這個高度的護欄對於成年男子來說,是安全的。

但是當記者抱著一個孩子時會發現,由於孩子是坐在成人的臂彎處,孩子的頭頂幾乎和所抱成人的頭頂高度接近,但是孩子的腰部,正好是位於成人的胸部,也就是1.3米欄杆的上沿位置。靠近欄杆的孩子在這種情況下有存在墜落的危險。

而記者抱著的孩子只有一週歲,如果孩子的年齡增長,身高和體重都會增加。如果是四歲的男童用胳膊抱著,其腰部是會高於1.3米欄杆的上沿,孩子很有可能從欄杆上墜落下去。

如果不抱孩子 會有危險麼?

雖然大悅城的欄杆已經高於標準,很多人認為,商場應該增加防護,避免悲劇的發生。比如在玻璃欄杆上再增加防護網,或者在每層天井加裝防護網,甚至將欄杆改成全封閉的通體玻璃。但也有人擔心這樣顯然有損美觀,對於消防救援也會造成影響,而且也不利於空氣流通。

那麼,國外對於公共場所淩空區域的欄杆標準是什麼呢?記者通過查詢並未找到相關規定,不過在採訪駐外友人的過程中發現,國外發生類似孩子墜亡的事件並不多。

曾經在美國留學涉外法律的曹先生告訴記者,他在美國期間並沒有接觸過類似孩童墜亡的案例。究其原因,他認為可能跟國內外父母帶孩子的習慣有關係。“美國人帶孩子出門,很少會用胳膊抱著,如果是比較小的孩子,他們一般會帶著嬰兒車,如果是稍大一點的孩子,比如3、4歲的,就會讓孩子自己走。”

對此,記者又分別聯絡了在加拿大居住的李女士和在日籍華人賈先生,他們的說法也與曹先生所述一致。李女士說,他在加拿大帶孩子出門,都是用揹帶將孩子兜在胸前。而賈先生則說,在日本更習慣將孩子用揹帶固定在身後。

當然,賈先生也認為,中國畢竟和歐美日本還不太一樣。“中國現在發展很快,人口多,車也多,生活節奏也非常快。家長嫌孩子走的慢,或者怕孩子走丟,也是可以理解的。”他說,日本作為人口密度較高的國家,流行一種兒童繩索,一段拴在孩子身上,一段拴在家長的手腕上,由家長領著孩子走,孩子始終能夠在家長身邊,不會丟失。

曾在美國留學的曹先生告訴記者,他在學習法律課程時,曾經與美國加州大學聖地亞哥分校的奧爾森博士對於中國家長喜歡“抱小孩”的事情進行過交流,教授認為這是中美家庭的差異造成的。中國的家長抱孩子可以理解為是對孩子的一種保護,他們怕孩子走失或者摔倒。但另一方面,也是通過抱孩子向孩子發出一種訊號“我是你的父母”。這種心理暗示,主要來自於中國人對家庭概唸的重視。例如個人出現問題時,會全家人一起想辦法解決。這與歐美國家強調獨立的文化理念不同。

將立法解決家庭教育問題

中國人生科學學會常務理事、家庭教育科學研究院副院長姚鴻昌接受法製晚報深度(ID:shenduzhongguo)記者採訪認為,美國的孩子在會走之後,家長一般是讓他們獨立活動,即使摔倒父母也不會去扶,而是鼓勵他們自己站起來,這和國內的觀念確實不太一樣。國內的家長屬於保護型。

“實際上,孩子要在各種體驗中認知世界。”姚鴻昌說,現在中國有了一些新的教育理念,比如鼓勵孩子自己的事情自己做,他人的事情幫助做,不會的事情做中學,學中做,只有這樣才能培養孩子的愛好、愛心、愛學。

他指出,傳統的教育觀念必須改變,那種過度保護型的父母,會使孩子長大以後獨立生存的能力變得很差。

“這看似是在保護孩子,但你不能一輩子都保護孩子?這樣的孩子沒有一點獨立生存的能力,如果你不小心出事,那麼你的失誤,也會造成孩子的失誤。”姚鴻昌說,帶孩子出去的時候,不一定時刻都要抱著他,該拉手的時候要拉手,能自己走的時候,要學會從第三個角度看著他,只要他安全,那就鼓勵他自己走。

很多孩子在成長的過程中,不知道什麼是危險,難免會犯各種錯誤,所以要給孩子創造一些場景,讓他學會防禦一些不必要的危險。比如,有些孩子經常會去拿水杯,不小心就會被燙到。那麼能不能讓孩子用手背試觸一下,如果燙到他的手背,那今後他拿水杯的時候就會謹慎許多。

在大多數家庭中,父親管孩子的經驗相對要少一些,在對待孩子方面,父親也不如母親細緻,接觸孩子的機會也不如母親多。但是現在主張父親多帶孩子,尤其是孩子三歲以後。

對於天津孩子墜落事件,姚鴻昌的看法是,“從目前看來,我們有些家長的安全意識比較差,這個事情能教育所有的家長,一定要有防範意識。”

姚鴻昌透露,“家庭教育”正準備推行立法,但到底要怎麼立法,目前尚在討論中。“還在徵求各方意見,適當的時候會出臺這樣一部法律。”姚鴻昌分析,留守兒童、虐待兒童、買賣兒童等可能都會被寫進這部法律。

姚鴻昌說,目前教育界所做的就是將中西文化結合起來,研究一條符閤中國特色的家庭教育。

對於有政協委員提案“追究因疏忽造成孩子意外的家長的刑事責任”,對此姚鴻昌的看法是,這可能會讓家長再看管孩子的時候,認真起來,因為疏忽可能會受到法律的製裁。但疏忽和故意犯罪並不一樣,所以到底能不能解決問題,還需要探討。“這裡面有教育的任務,不是單純的法律就能解決的。”


» 中國青年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