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細花:多生孩子應補貼而不是懲罰丨鳳凰評論

ADVERTISEMENT

摘要:在計劃生育宣傳中,常常把環境惡化的原因歸咎於人口過多。事實上,環境惡化的主要原因不是人口過多,而是人們對環境粗放式、掠奪式的開發利用。

文丨黃細花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口與計劃生育法》自2002年9月1日施行以來,我國人口結構、生育率、人們的生育意願等等都發生巨大的變化。我們認為,我國計劃生育任務已經完成,人口形勢發生了轉變,人口政策須由人口數量控製轉向關注人口結構的均衡發展。

因此,把《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改為《人口發展與生育健康法》,在以人為本原則下,堅持可持續的人口戰略,保障公民自主生育權利,完善生育健康的扶助體系,以扭轉我國目前人口被動的局面,為人口可持續發展和我國的社會經濟可持續發展奠定堅實的基礎。

計劃生育的理由已站不住腳

《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一條規定,“為了實現人口與經濟、社會、資源、環境的協調發展,推行計劃生育,維護公民的合法權益,促進家庭幸福、民族繁榮與社會進步,根據憲法,製定本法。”我們認為:

首先,資源問題不能作為計劃生育的理由。計劃生育理論認為:自然資源是有限的,人口越多,人均資源就越少;人口越少,人均資源就越多。我們認為這一理論站不住腳,理由如下:

ADVERTISEMENT

第一,自然資源不是固定不變的。人類發展歷史表明:從幾萬年前一直到現在,人類發展的基本趨勢是人口數量越來越多,人均資源並沒有越來越少。在原始社會,人口的數量很少,雖然表面上的“人均資源”很豐富,但實際上,那時的人類對很多資源(例如石油和煤)都不會利用,所以“人均資源”再豐富,對人類也沒有什麼用處。隨著人口數量的增多,表面上的“人均資源”越來越少,但由於科學技術的進步,人類利用資源的能力越來越大,所以實際擁有的人均資源反而越來越多,人們的生活水平也在不斷提高。

從“價格”這個指標來看,從幾千年前到現在,世界人口的總趨勢是越來越多,人均自然資源看似越來越少但自然資源(例如鐵、鋁)的價格並未越來越貴。反而有一種資源,它的數量雖然越來越多,但價格卻越來越昂貴。這種資源就是勞動力資源。從總體來看,世界人口越來越多,但不論是富國還是窮國,工資水平都是趨向於越來越高的。一個國家最寶貴的財富,不是石油,不是鋼鐵,也不是其他什麼自然資源,而是高素質的人口。

第二,一個國家的自然資源不是全部留給本國人使用的。在當今世界,自然資源是全球共享的,隻要有錢就可以通過國際市場購買到各種資源。一個國家如果想通過減少人口來提高人均資源擁有量,首先要做到閉關鎖國,使本國的自然資源全部留給本國人使用。發達國家和落後國家的區別就在於利用資源的能力,與人均資源的擁有量無關。非洲國家雖然人均資源豐富,但他們利用資源的能力低,所以是落後國家;西歐國家和日本雖然人均資源貧乏,但他們利用資源的能力高,所以是發達國家。

就某一種具體的資源來說,資源當然是有限的,例如石油,當石油用完之後,是不是人們就不能開汽車了呢?當然不是這樣,因為任何一種資源都有其替代的資源。俗話說:“資源有限,創意無限”。隻要科學技術在進步,資源永遠也不會枯竭。其實最根本的、最大的資源就是——人的智慧。

其次,就業問題不能作為計劃生育的理由。計劃生育理論認為,中國失業率高的一個原因是中國人口太多。其實,人口數量的多少與失業率並沒有什麼關係。比方說,大城市人口多,小城市人口少,但大城市的失業率不一定比小城市的失業率高。長江三角洲和珠江三角洲都是中國人口密度最高的地區,可是很多人都跑到這兩個地方找工作。有人說:“人口多了,一個工作崗位就有很多人來競爭,所以找工作就困難。”其實,人口多了,一個工作崗位固然有很多人來競爭;但另一方面,人口多了,創造的就業機會也越多。

為什麼會出現失業這種現象呢?這是因為,一個社會總是要有一部分人找不到工作,同時又有一部分工作找不到人,這在任何國家都是存在的,這是結構性失業,是由市場經濟的本質所決定的,是不以人的意誌所轉移的。所以,失業總是存在於經濟社會當中的,問題是如何把失業率控製在一個與經濟匹配的水平上。當一個國家、一個社會出現大量失業人口或過剩人口的時候,不是人口出了問題,而是社會出了問題,要改革的是社會製度而不是要減少人口。例如,在1929-1933年經濟危機時期,美國人口隻有1.2億,那時失業率高達25%,如果你認為失業是由於人口太多,那麼你是不是認為那時美國也應該減少人口呢?然而,美國人口在2006年10月突破3億時,失業率隻有4.5%。像阿根廷這樣人口密度隻及中國十分之一的國家,失業率依然很高。因此,計劃生育不但無助於降低中國的失業率,還在一定程度上加劇了中國的失業問題。

ADVERTISEMENT

再次,環境問題不能作為計劃生育的理由。在計劃生育宣傳中,常常把環境惡化的原因歸咎於人口過多。事實上,環境惡化的主要原因不是人口過多,而是人們對環境粗放式、掠奪式的開發利用。人口對環境的影響是雙向的,人既能破壞環境,也能改善環境。例如,歐洲著名的萊茵河在上個世紀六十年代和七十年代汙染很嚴重,被冠以“歐洲下水道”的惡名,後來經過萊茵河流域各國的共同治理,如今萊茵河又恢復了清澈、明亮。可見,生態環境的好壞,決定性因素不是人口的多少,而是經濟的發展水平以及人們是否注意保護環境。生態學家認為,改善環境的最重要措施之一就是植樹造林。而要植樹造林,就離不開人的勞動。如果中國能把一部分所謂的“剩餘勞動力”組織起來進行大規模的植樹造林,這將有助於改善中國的生態環境。

衡量人口多少的指標應是人口密度

《人口與計劃生育法》第二條規定,“我國是人口眾多的國家,實行計劃生育是國家的基本國策。國家採取綜合措施,控製人口數量,提高人口素質。”

衡量一個國家的人口多不多的重要指標,不是人口基數而是人口密度。從人口密度來說,很多國家的人口密度都比中國大:中國為138人/平方公裡,韓國為480人/平方公裡,日本為335人/平方公裡,德國為230人/平方公裡,英國為250人/平方公裡,義大利為190人/平方公裡……即使去掉中國西部不適宜人居住的地方,中國的人口密度仍遠不及日本和韓國,但這些國家的人民並沒有像某些中國人那樣抱怨“人口太多”,他們也沒有像中國那樣實行計劃生育來減少人口,相反,很多國家還在鼓勵生育。

我國是發展中國家,發展中國家的生育率高於發達國家的生育率,這是一個普遍現象。因此,不但應把我國的生育率與世界平均水平相比較,還應把我國的生育率與發展中國家的平均水平相比較。有關我國生育率的一個比較可信的資料是2005年全國1%人口抽樣調查得到的總和生育率為1.33(即平均每個婦女生1.33個孩子)。聯合國人口基金會2005年的《世界人口狀況報告》資料顯示:2005年全球平均每個婦女生2.6個孩子,發達國家隻有1.5個,發展中國家為2.8個。從上面的資料可以看出:2005年我國的總和生育率僅相當於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左右,而且,我國的總和生育率不到發展中國家平均水平的一半。甚至,我國的生育率比發達國家的平均水平還要低!近幾年來,世界每年淨增人口約7500萬人。我國人口佔世界的五分之一,如果我國的人口增長速度與世界平均水平相當,那麼我國每年淨增人口應該是7500萬人的五分之一(即1500萬人)。然而,根據國家統計局的資料,2006年我國淨增人口為692萬人,2007年我國淨增人口為681萬人,2008年我國淨增人口為673萬人。也就是說,近幾年來,我國人口增長速度不到世界平均水平的一半。

《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四十一條規定,“不符合本法第十八條規定生育子女的公民,應當依法繳納社會撫養費。”我們常說孩子是祖國的未來,其實養育孩子是為國家養育孩子,政府應該給予支援和補助,現在反而顛倒過來,處罰辛辛苦苦為國家養育孩子作貢獻的人,這於情於理都說不過去。社會撫養費的邏輯就是:中國孩子不是祖國的花朵、不是民族的未來、不是國家的希望,而是“包袱”和“負擔”。钜額的超生罰款使得超生家庭揹負沉重經濟負擔,這些人往往被罰得傾家蕩產,讓窮人生不起孩子,因生孩子而更窮,同時钜額“超生”罰款和社會撫養費奪去了“超生”父母撫養、教育孩子的財產和孩子的奶粉錢,導致“超生”家庭的孩子營養不良,受教育程度下降,其中女胎或女嬰所遭受的苦難尤其深重。

ADVERTISEMENT

物質再生產活動的收益是個人的,人口再生產的收益卻是公共產品,但維持物質再生產收益的成本——人口再生產的費用、時間精力消耗和機會成本代價卻是個人的。作為具有很大公共產品性質的人口再生產,不僅不支付公共費用,反而又懲罰人口再生產者。就人口再生產巨大的總收益來說,平均父母所獲的直接個人收益至多也不會超過10%,實際可能連1%都不到。按照“誰受益誰支付成本”的原則,那社會至少應向父母支付90%以上的人口再生產費用和機會成本損失,否則就是對父母的不公平。人不僅僅是消費者,也是創造者,而且通常來說,人的一生中創造的價值大於他消費的價值,也就是說,人的價值是正數而不是負數。“超生嬰兒”長大後,也一樣為國家、為社會貢獻稅收。

現在中國已處於超低生育水平,有必要適當提高生育率以緩解人口老齡化,不但不應該對多生孩子的夫婦徵收“社會撫養費”,而且還應該補貼多生孩子的夫婦。

綜上所述,《人口與計劃生育法》很多條款不合時宜,把《人口與計劃生育法》修改為《人口發展與生育健康法》,在以人為本原則下,堅持可持續的人口戰略,保障公民自主生育權利,完善生育健康的扶助體系。(作者系第十二屆全國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祕書長,援藏幹部)

『鳳凰評論原創出品,轉載請註明來源,違者必究!』

» 鳳凰評論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