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召忠:川普內閣遭遇重大危機 人人都是親俄派?

ADVERTISEMENT

編輯:立辛

川普最近的情緒很複雜。

幾天前,他在國會演講贏得了滿堂彩,被認為終於有個總統的樣兒了,緊接著川普就趁熱打鐵,來到了美軍最新銳的福特號航母上參觀,穿著帶有福特號標誌的外套和帽子,對著全艦官兵演講,這下終於也有個總司令的範兒了。

但是總有掃興的,有人就又問到了他關於“通俄門”的問題,不過這次話題的主角不是兩周以前因為跟俄羅斯大使通電話而辭職的弗林,而是換了一個新人——司法部長塞申斯。

3月1日,《華盛頓郵報》爆了個料,說塞申斯在去年大選期間曾兩次與俄羅斯方面有接觸,而接觸的對象里就有那個熟悉的名字——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之前弗林就是因為與他通話討論了解除製裁問題而被追責,最後無奈辭職。而這次塞申斯也是因為與他有接觸而被卷入了漩渦。

按照媒體的說法,塞申斯在今年1月舉行的提名聽證會上撒了謊,他說自己從未與俄羅斯方面有過接觸,但事實上,他們在去年的7月和9月曾經有過兩次接觸,而且有一次還是在塞申斯自己的辦公室里!

不過塞申斯堅決否認,他說自己是以參議院軍事委員會委員的身份和俄羅斯大使會面的,期間談到了反恐以及烏克蘭危機等與軍事相關的議題,但並沒有談及川普以及美國大選等內政問題。他還強調,以後自己會回避涉及到與俄羅斯是否干預了美國大選的相關調查。

對於民主黨人來說,回避調查是不夠的,他們要痛打落水狗,眾議院民主黨領袖佩洛西說,由於塞申斯對國會刻意隱瞞了自己與俄羅斯人之間的關係,他已經不適合擔任這個國家的最高司法官員,他必須辭職!而參議員民主黨領袖舒默則不斷催促司法部總監察長重新調查塞申斯。

而川普則堅決站在自己人一邊,說他完全信任塞申斯。

在福特號上,有記者問,“塞申斯是否應該回避涉及到俄羅斯的調查?” 川普說“我不這樣認為。”而當有記者問他是否認為塞申斯對國會作了偽證時,川普說“我想他也許沒有。”他還強調,自己對塞申斯去年與俄羅斯大使的會面“毫不知情”。

塞申斯真的是川普的自己人,在川普起初不被看好時,塞申斯是第一個站出來支持他參選的共和黨建製派參議員,從去年2月開始就擔任川普的外交政策顧問,現在塞申斯面臨圍攻,川普當然也要站出來力挺。

但是弗林出事兒的時候川普也保過他,說弗林與俄羅斯大使討論製裁問題並無任何過錯,但弗林最終還是辭職了。這次結果會怎麼樣呢?估計川普現在心里也沒底。

沒辦法,誰讓他在大選期間表現的太“親普京”,招來懷疑了呢。

川普參選時多次對普京表達過讚賞,還說普京比奧巴馬和希拉里都要強,自己若當上總統也要向普京學習什麼的,這些“話柄”當時就被希拉里當作攻擊川普的炮彈,隻不過沒有攔住他,最終還是讓他當選了。

但在川普入主白宮之後,民主黨反而沒有了顧忌,抱著能搞掉一個是一個的想法,對川普百般抵製。

抵製到現在,川普也沒轍了:上任一個多月,他的內閣還空空如也——五百多個內閣主要職位中,只有十幾個得到了參議院批準,還有十幾個在等待批準,剩下的還有九成職位連提名人選都找不到!

即使是獲得批準的塞申斯,之前也是涉險過關,在參議院司法委員會的表決中,他是以11票對9票的結果獲得通過的。但剛上任沒幾天,就陷到“通俄門”里去了。

川普現在是想學普京也學不來了——前幾天俄羅斯公布的一項民調顯示,普京的支持率達到了今年最高的86.1%,相比之下,川普在執政8天之後支持率就跌到了43%,這還怎麼學?

更讓川普頭疼的是,在弗林和塞申斯之後,民主黨的攻擊名單上可能還有一長串名字,畢竟在弗林辭職時,民主黨人曾揚言“這只是開始”。

比如國務卿蒂勒森,從被提名開始就被貼上了“親俄派”的標簽,尤其是他曾經獲得由普京親自頒發的俄羅斯“友誼”勳章,更讓民主黨人看不下去。好在那枚獎章是2013年的,當時川普還沒參選呢。

再比如川普的女婿兼顧問庫什納,據《紐約時報》報道,庫什納曾在去年12月跟弗林一起,在川普大廈會見了俄羅斯駐美大使基斯利亞克,而這次會面此前也沒有被披露過!對此消息,白宮已經在3月2日予以證實。

看起來川普的左膀右臂無一不“通俄”啊,要是民主黨把這招用順手了,川普這總統還當不當了?!

反擊,必須得反擊。

其實從弗林事件開始,川普就在懷疑一件事兒,“事情的關鍵是,為什麼白宮總是會有非法泄密?”按理說這些事情都是機密,怎麼媒體總是能爆料呢?於是為了抓住“內奸”,白宮發言人斯派塞搞了一次突擊檢查,沒收了白宮十幾名員工的工作手機和私人手機,查看是否有跟媒體的秘密聯系,結果這事兒也被媒體知道了……

場面一度非常尷尬。

眼看著事態不斷擴大,川普終於親自下場了,他要親自抓出操控一切的幕後黑手!

等等,印象中誰的手最黑呢?

好,就是你了!

於是3月4日,川普連發幾條推特,“震驚!奧巴馬居然竊聽我的電話,雖然一無所獲,但這簡直是麥卡錫主義!”,“震驚!奧巴馬居然這麼Low,這簡直是尼克鬆的水門事件!” “看完我都驚呆了!俄羅斯大使此前居然22次造訪白宮,去年就有4次,奧巴馬你羞愧嗎?”

不光懟奧巴馬,川普還把矛頭指向了參議院民主黨領袖舒默,說別看你現在攻擊塞申斯挺來勁,當年你不也跟普京稱兄道弟嗎?你這個偽君子!有圖有真相!

對此,奧巴馬的發言人出面否認,稱川普是“一派胡言”,而舒默則在轉發川普的推特時表示,自己跟普京的交往是光明正大的,全程有媒體監督,你敢把你的內閣與俄羅斯的關係也公布出來嗎?

川普是敢,還是不敢呢?

總之,普京與俄羅斯駐美大使兩人似乎已經成了美國這場政治鬧劇的“最強第三者”,兩邊都在拿俄羅斯說事兒,但說的其實又都不是俄羅斯,在這樣的內耗中,美俄關係越來越沒有起色,川普本來信心滿滿要跟普京套近乎,現在似乎又在克里米亞等問題上回到了對抗的老路上。

川普應該已經在想: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呢?第一次當上了總統,又有了想做一輩子朋友的人。兩件快樂的事情重合在一起,得到的本該是夢境一般幸福的時間,可是為什麼民主黨反俄這麼熟練啊!

想了解更多張召忠文章、音頻、視頻、圖片資料,請加關注“局座召忠”微信公眾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