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是提人工智能,雷軍與李彥宏的提案有什麼不同?】

ADVERTISEMENT

李彥宏雷軍,一個政協委員,一個人大代表,在兩會上各自的提案、議案中,都把人工智能擺放在了第一位。有趣。

ADVERTISEMENT

3月6日下午,小米公司創始人、董事長兼CEO雷軍以人大代表身份舉行了一個媒體溝通會,就他的兩會議案以及大家對小米關心的問題進行答記者問。他的第一個議案就跟人工智能相關,這看上去像是一個科技公司應該干的事情。

人工智能成為今年兩會上企業家們提及最多的一個詞,之一。最旗幟鮮明的是百度創始人兼CEO李彥宏,他今年的三項提案都跟人工智能有關。

李彥宏和雷軍的公司都在北京,這座城市對人工智能愛得深沉。那,他們倆在人工智能上的議案、提案有什麼不同呢?

先來看今天雷軍的提案,分別是:一、加快實施人工智能國家戰略;二、大力發展新零售激發實體經濟新動能;三、推動中國科技企業出海。

其中在第一項議案“加快實施人工智能國家戰略”中,雷軍更具體地提出了五點建議,分別是:

1)在國家層面進行人工智能發展的頂層設計和專項規劃;

2)加強人工智能基礎理論研究;

3)加強人工智能科研人才、技術人才的培養與引進;

4)積極建立人工智能產學研協同創新共同體;

ADVERTISEMENT

5)大力促進人工智能產業化發展。

然後我們再來看看李彥宏的提案,上面說了,三項提案都跟人工智能有關:

第一、用人工智能技術來解決兒童走失的問題。利用百度的人工智能技術,就可以拿著特小的小孩照片來對比他/她現在長大以後是什麼樣子,這個技術可以應用到公安機關等相關的部門;

第二、用人工智能技術調交通信號燈。根據百度做的技術,在百度周邊後廠村這塊兒做了一些實驗。這個也涉及到百度過去幾年的一項技術,就是識別汽車,現在這個技術我們在全球的比賽當中已經是第一位,準確率達到90%多;

第三、人工智能和各個行業的結合。

通過對比,我們很容易看出,雷軍的人工智能議案更宏觀,上升到了國家戰略層面,頂層設計、專項規劃人才培養、基礎理論研究等等,說明雷軍對於人工智能的態度更加開放和具有前瞻性。

反觀李彥宏的人工智能提案,更加具象和局限,都是根據百度現有技術提出的解決某個具體行業、具體問題,無論是調度紅綠燈來解決擁堵,還是解決兒童走失,看上去像是在推廣百度的人工智能技術。

格局上,雷軍更勝一籌。

可以說,在人工智能這個提案/議案上,李彥宏不如雷軍高瞻遠矚,前者從公司、行業入手,後者直接上升到國家層面。當然,我們從另一個維度上也可以解讀為,雷軍更加務虛,李彥宏更加務實。

ADVERTISEMENT

試想,如果整個國家都重視起人工智能的發展,在下一個發展階段,這將帶動整個社會、經濟的進步,甚至讓中國在科技領域處於領先地位。

雷軍說:“在人工智能時代,我們所處的信息環境和發展目標將發生巨大的變化,人工智能技術對產業的推動力、對人們生活的影響力、對整個社會形態的變革力無疑將是非常深刻的。”

“現在所有的互聯網巨頭都是人工智能公司,沒有一家互聯網巨頭的CEO不關心人工智能的發展,這說明產業趨勢、技術已經在成熟的瓶頸點上,很快就會爆發,”雷軍對人工智能的未來發展表現出超乎尋常的樂觀,“未來人工智能會取代社會50%以上的工作崗位,並創造新的工作機會。人工智能的核心是做出什麼樣的應用。”

他認為,隻需要三五年的時間,人工智能就將影響到各行各業。

雷軍還透露,小米去年初成立的小米探索實驗室不久就會有重磅的人工智能產品發布。他說他一開始擔心小米布局人工智能已經晚了,但他同事告訴他:“知道人工智能的重要性就是小米的優勢。”

雷軍認為,一個企業有先發優勢未必就會一直領先,後發力的也可能追上來。相信雷軍是深有體會的,小米在手機業務上,這兩種情況都體驗過。

另外,雷軍在接受采訪時自然不忘了安利他的創業初心:“在這個過程中,大家加班我就加班,大家吃盒飯、坐經濟艙、住如家,我也跟著吃盒飯、坐經濟艙、住如家。我覺得要是每天衣食無憂,過著富豪的生活,就沒法創業。這也是為什麼富二代創業往往容易失敗的原因。”

雖然我平時更喜歡李彥宏,但在今年的兩會提案上,不得不說,李彥宏真得向雷布斯學習學習格局。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