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不要生二孩?代表委員已經在幫你想辦法了】

ADVERTISEMENT

原標題:要不要生二孩?代表委員已經在幫你想辦法了

據中國之聲3月6日報道,由於生育成本、經濟負擔、照料負擔等問題,相當一部分家庭“不敢生、不願生”。如何解決“二孩媽”的後顧之憂?今年多位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就如何完善二孩配套政策、激發政策活力發表了建議。

ADVERTISEMENT

如何生得輕鬆?

普及基因檢測技術,減少出生缺陷

全國政協委員、山東省政協原副主席、民進中央常委栗甲,關注的是新生兒健康問題。“我留意到政府不久前發表了一個健康行動白皮書,中國有殘疾人8500萬,每年新生殘疾兒還有80-120萬的增幅。”

“殘疾人的來源主要是遺傳,這個比例很高,我們想要鏟除‘殘根’就要從胎兒抓起。必須把健康抓早抓實。”栗甲建議普及基因檢測技術,利用現代高科技手段減少出生缺陷引起的殘疾。希望引起國家政府社會高度重視,逐年減少殘疾人比例。

兒科醫生荒”形勢嚴峻,二孩時代怎可缺白衣守護者?

ADVERTISEMENT

當前,因兒科“醫生荒”而引起的看病掛號難等一系列問題仍然突出。據統計數據顯示,我國平均每1千名兒童只有0.43位兒科醫生,即每2300名兒童患者才配備1位兒科醫生,兒童診療隊伍缺口巨大。

“由於收入待遇低、勞動負荷重,目前國內兒科醫護隊伍不穩定,岌岌可危,不少兒科醫生從業一段時間後就選擇轉崗或者放棄職業。”全國政協委員、北京大學第一醫院副院長丁潔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面對二孩時代全面來臨,兒科診療隊伍的需求量明顯增加,讓更多專業化、高素質的兒科醫生進入醫療院所是當務之急。

如何“養得自如”?

建議給生育二孩家庭發放補貼

全國政協委員、山東大學易學與中國古代哲學研究中心主任劉大鈞,曾和其他委員一起聯名,在全國兩會上最早提出放開二孩問題。今年,他關注的是“後二孩時代”的問題。

“目前很多家庭由於經濟困難無法養育二孩,所以我建議給予生育二孩的家庭進行補貼,減少他們的經濟負擔。”至於通過什麼形式進行補助,劉大鈞表示主要有生活費用補助和醫療費用補助兩個方面。“一方面通過生活經費補助,減少家庭生育的成本,消除一些經濟不太富裕家庭的思想負擔;另一方面是進行醫療補助,畢竟孩子生病之後也會不小的花銷。至於其他方面則可以根據具體情況確定。”

加大對生育二孩女性勞動權益保障力度

ADVERTISEMENT

一直以來,勞動力市場對女性的歧視尤其是隱性歧視,都沒有得到很好解決,二孩政策實施後更有愈演愈烈之勢。全國政協委員、南開大學化學院教授袁直認為,女性生育對工作的影響程度不應被放大!“我希望全社會都重視女性的生育權益和就業權利!”

全國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議社會政策能支持女職工工作與家庭平衡,進一步延長產假,倡導兩性共同承擔家務照料工作。建議國家應規定生育保險為強製性購買保險,同時加大財政投入,根據企業生育保險申領情況,給予企業稅費減免,填補產假員工替代人手的工資,以補償企業付出的成本。

幼師數量質量都得提升

全國政協委員、山東英才學院董事長楊文關注的是學前教育師資隊伍的培養問題。“現在全面兩孩放開,去年僅山東就出生177萬新生兒,我們的學前3年教育要普及,軟硬件跟得上嗎?”

為提升學前教育師資隊伍數量與質量,楊文建議,擴大高校已有學前專業碩、本、專科招生計劃,這樣既可以培養更多的高水平師資,又能為中專生提供向上發展的空間,加快填補學前教育師資隊伍缺口,提升人才培養質量。同時應嚴控高校新設學前教育專業的質量。此外,她還建議重視學前教育師資在職培訓,提升教師專業化水平。

延長產假發展托幼服務

全國政協委員孟曉駟認為,0-3歲托幼服務欠缺,加劇了婦女工作與家庭照料之間的矛盾衝突。建議加強對公共托幼服務的職業培訓和政府監管,為家庭提供更多安全、普惠、負擔得起的公共托幼服務,比如完善0—3歲幼兒的公共托幼設施及服務。

全國人大代表朱列玉建議政府把義務教育下移一個階段,將學前教育(3—6歲)納入義務教育階段,同時大力興辦日托(0—2歲)與幼教(3—6歲)設施,包括減免稅費鼓勵大型企事業單位創辦、鼓勵社區服務機構和社會組織創辦和國家公費資助興辦等,讓普通家庭能夠享受便利、平價而優質的日托和學前教育服務。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