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3年堅守,一個女人為家撐起一片天

ADVERTISEMENT

原標題:13年堅守,一個女人為家撐起一片天

新華社鄭州3月7日新媒體專電(記者孫清清)結婚24年,照顧癱瘓的婆婆13年,伺候腦萎縮的公公3年,嗬護偏癱的丈夫5年……一連串的數字訴說著一個女人生活的艱辛,更詮釋著一個女性的偉大。

3月2日,劉慧琴在家裡給丈夫看手機上的趣事。新華社發她是河南西平縣供電公司職工劉慧琴。是一種怎樣的感情,支撐她用柔弱的肩膀扛起家庭的重擔,負重前行,無怨無悔?走近她,一切就有了答案。

3月2日,劉慧琴在家裡幫丈夫做按摩。 新華社發“我家和別人家沒什麼兩樣”

婦女節前,記者專程來到劉慧琴家裡,不足50平米的院子既乾淨又整潔,堂屋門前左側一個3米長的不鏽鋼護欄分外明顯,這是她專門為丈夫王三偉練習走路定製的。堂屋內,幾件簡單的白色木質傢俱,唯一的電器是一臺老式的彩色電視,單調但是一切都井井有條,一塵不染。空氣中沒有一點異味,絲毫不像是病人的家。

ADVERTISEMENT

這是劉慧琴和丈夫年輕時的合影(資料照片)。 新華社發記者見到王三偉時,他坐在一個摺疊椅上,正前方放著一個電熱扇,而他手拿電視遙控器,正在看電視,衣著整潔。電熱扇暗黃色的光照在他的臉上,顯得面色更加紅潤。

2011年9月,王三偉在上班路上突發腦溢血,經醫院搶救,脫離了生命危險,從那時起便基本喪失語言和行動能力。經劉慧琴五年多精心的照料,現在王三偉能站起來走路了,也能勉強說出一些字眼了。

見到記者來,王三偉便支支吾吾地示意我們坐下。旁邊的劉慧琴連忙給我們搬凳子。從始至終,劉慧琴一直坐在王三偉面前的小凳子上,兩個人的手緊緊攥在一起。

年輕時,王三偉是一個儒雅的人,他身上的詩人氣質深深地吸引著劉慧琴。“以前,三哥能說會道,讀過的書多,還會讀詩寫詩。”劉慧琴深情地望著王三偉說,“前天,三哥竟然又給我背了一首杜甫的《春夜喜雨》,我高興壞了。”

“三哥”是劉慧琴結婚後對王三偉的暱稱。儘管王三偉吐字不清,但在劉慧琴看來,“還是像以前一樣,是那樣的抑揚頓挫,那樣的好聽。”

生活連遭變故,她不離不棄

劉慧琴和王三偉是小學同學,兩家距離很近。1988年,劉慧琴初中畢業幹過酒店服務員、超市收銀員,當時王三偉在西平縣質監局工作,期間兩人戀愛,並在1992年結婚。

ADVERTISEMENT

結婚後,劉慧琴和王三偉生活甜蜜。但好景不長,婆婆因病癱瘓,而劉慧琴衣不解帶伺候在側十多年。公公腦萎縮三年裡,她無怨無悔地照料。為了延緩公公腦萎縮的速度,她每天教公公唱兒歌、背古詩等,吃飯,哪怕再累都先喂公公吃,這樣堅持直到公公離世。

伺候公婆的同時,2011年,王三偉突發腦溢血,家裡的頂樑柱倒了。他先後經歷了3次開顱手術,在鄭州住院1年半,期間醫院多次下達病危通知書。但劉慧琴沒有放棄,她說:“我已經習慣有三哥的日子了,我離不開他。”

在鄭州住院時,王三偉因為腦部出現新的出血點,做了第二次開顱手術。劉慧琴利用每天僅有的半小時探視時間,忙不迭地為丈夫翻身、擦拭身體、按摩四肢,陪他說話。王三偉在重症監護室一住就是40天,醒來後,第一次看到憔悴的妻子,他流下了眼淚,緊緊攥住妻子的手,不肯鬆開。

聽說高壓氧對丈夫恢復有好處,劉慧琴就推著輪椅帶他到條件較好的鄭大五附院。每次出發前,她都用被子把丈夫包好,戴上帽子、口罩,隻留兩隻眼睛在外面。一直到現在,每逢出去散步,劉慧琴也都要給王三偉好好打扮一番,用圍巾、帽子、毯子包裹得嚴嚴實實。

街坊們說:“慧琴是個難找的好媳婦,伺候公婆和丈夫三個重病號,都沒見她愁過。”

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

2013年開始,劉慧琴在西平縣供電公司做抄表工。為不耽誤工作,劉慧琴每天基本5點多起床,然後打掃院子,回臥室協助王三偉大小便、洗漱,幫他穿好衣服。之後,她匆匆趕到廚房做飯,給丈夫餵飯……

ADVERTISEMENT

一切收拾妥當,她為丈夫墊上尿不溼,趴在他身邊輕聲說:“我去上班了,你在家乖乖的,等我回來給你做好吃的。”然後,劉慧琴拜託鄰居照應,騎著電動車去上班。

5年半,劉慧琴每天清晨都在重複做著同樣的事,單調但充滿親情。

手術後,王三偉留下了癲癇的後遺症,會不定時的發作,這時刻讓劉慧琴牽腸掛肚。每逢劉慧琴上班後,王三偉會安穩地坐在凳子上看電視,電視機旁是一個大屏的智慧手機,他一伸手就能拿到。手機是劉慧琴買的,她會在上班時不時給王三偉打電話,確認沒事。

劉慧琴和王三偉從小青梅竹馬,直到今天,一談起丈夫,她就像個熱戀中的女子,一臉的幸福。“他每個手勢,伸多少手指,我都知道他要幹嘛,渴了還是餓了,或者是想大小便。”劉慧琴說,“能這樣守護著他,就是幸福。”

“有首歌唱得好,陪伴是最長情的告白。”劉慧琴說。

» 新華社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