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人大代表董小姐為什麼一直強忍淚水

ADVERTISEMENT

“我有很多話想說,但是不知該從何說起。”

緊抿雙唇強忍眼淚坐了許久後,董明珠說。就在上台前,她仍然在心里告訴自己“千萬不能哭。”

在獻上了自己準備的禮物後,董明珠回到座位上,再次認真地擁抱了身旁坐著的一位女性,還輕輕拍了拍她的肩。

一向都快人快語的“董小姐”,究竟是怎麼了?

董明珠身邊,還有同為全國人大代表的乒乓球李曉霞和著名表演藝術家宋春麗。在兩會的間隙,代表們帶著禮物,前來為一群特殊的女同胞過節。讓他們如此感動的,是這群女同胞的丈夫們、父親們。

穿著警服站在台上的喀伊熱,提起父親時,依然忍不住痛哭起來。“他一個星期能回一次家就很不容易了,能跟他吃一次飯都很奢侈。”

ADVERTISEMENT

他的父親買買提江·托乎尼牙孜,生前為新疆阿克蘇地區公安局副局長。2015年9月18日淩晨,阿克蘇地區拜城縣發生一起嚴重暴力恐怖案件。在案件偵破過程中,買買提江·托乎尼牙孜始終衝在第一線,面對窮凶極惡的暴徒,為保護牧民壯烈犧牲,年僅51歲。

長安街知事APP曾介紹過,買買提江·托乎尼牙孜犧牲後,中央政法委、公安部、新疆維吾爾自治區黨委在北京人民大會堂舉行了關於他的先進事跡報告會,並赴全國各地巡回宣講。

中央政治局委員、中央政法委書記孟建柱在會見買買提江·托乎尼牙孜的親屬時曾作了這樣的評價——

買買提江同誌從警30多年,對黨和人民無限忠誠,英勇頑強、敢於擔當、嚴於律己,一身浩然正氣,用鮮血和生命譜寫了一曲動人心魄的英雄壯歌。他是黨和人民忠誠的兒子,是新疆各族人民的驕傲,也是全國政法干警學習的楷模。

由於生前與父親相伴的時間太少,喀伊熱擁有的和父親的共同回憶並不多。如今浮現在她腦海里最多的,就是父親放在桌上的降壓藥,曾經穿過的警服,還有留下的花鏡,還有父親那句玩笑話“你怎麼長這麼黑。”

讓所有人都沒有想到的是,在父親遇害後,喀伊熱仍然執著選擇繼承父親的遺誌,報考了警校。盡管母親得知後一度以斷絕母女關係相要挾,喀伊熱也沒有放棄,最終,母親選擇了支持女兒。

ADVERTISEMENT

“我想跟爸爸說,如果有下輩子,我不當你女兒了,我要當你媽媽。我要把世界上最偉大的愛都給你。我是喀伊熱,在反恐未來的路上,我帶著爸爸的名字。”喀伊熱的這句話說完,台下的聽眾早已淚流滿面。

據統計,自十八大以來,共有2105名公安干警因公犧牲,22977名干警因公受傷。2017年僅春節前後,就有9名民警犧牲在工作崗位上——每一個數字背後,都是一個個不畏犧牲、為國為民的鮮活生命。

在今日的活動現場,長安街知事APP一一記錄下了他們的感人事跡。

2017年1月24日,四川瀘縣公安局民警蔡鬆鬆特地向單位請了假,趕去陪嶽父吃團年飯。剛坐下沒多久,就聽到了路人的呼救聲:兩名8歲的男孩在附近幸福水庫玩耍,不慎滑入水中。31歲的蔡鬆鬆立即趕到水庫邊,一頭紮進水中。兩名男孩最終獲救了。但蔡鬆鬆因體力耗盡,再也沒能上來。

2017年春節的除夕夜,黑龍江省哈爾濱市公安局道里分局太平莊派出所接到報警稱某KTV內有聚眾鬥毆。在出警過程中,民警曲玉權和同事遭到參與鬥毆人員瘋狂圍攻。曲玉權受重傷被送到醫院救治無效不幸犧牲,年僅38歲。

2017年2月10日17時許,吉林省輝南縣公安局石道河派出所副所長趙天昱從縣公安局開會結束返回派出所途中,接到群眾報警電話稱,在輝南縣慶陽鎮發現已被立案偵查的犯罪嫌疑人於某。他立即駕車趕往現場。在與嫌疑人於某的搏鬥中,趙天昱胸部、腹部、手臂身中21刀,因傷勢過重,英勇犧牲。

ADVERTISEMENT

面對犧牲,他們無所畏懼;面對傷痛,他們擦干眼淚繼續前行。這種無畏與堅毅背後是已經溶於血肉的英雄本色,是一代代公安民警鑄就的忠誠警魂。他們用實際行動,詮釋了人民警察為人民的錚錚誓言,也值得被我們永遠地銘記。

“他們是真正的英雄。”著名表演藝術家宋春麗老師走上舞台,用略帶顫抖的聲音,朗誦了一首獻給烈士們的詩。宋春麗曾經出演過電視劇《便衣警察》,為了更好地把握角色,她曾經和一線公安干警們共同相處很久,對於他們的辛苦更是感同身受。

說到動情處,宋春麗不由地唱起了電視劇中的主題曲:幾度風雨幾度春秋,風霜雪雨搏激流,曆盡苦難癡心不改,少年壯誌不言愁,金色盾牌,熱血鑄就,危難之處顯身手,顯身手……伴隨著宋春麗哽咽的歌聲,台下的干警們潸然淚下。

“我今天一直在強忍著眼淚。原來我覺得自己特別辛苦,我們這些人,可能有時候會被大家稱作是成功人士,但我今天覺得,這些民警和他們的家屬,是我們心目中的英雄,他們才是最成功的人。”

本次活動的主持人,是央視名嘴王寧,聆聽完一位公安干警的感人故事後,王寧站在台上說,“在我過去這麼多年的主持經曆中,今天是最艱難的一次。”

董明珠也說:“我覺得你今天的主持太難了,如果換做我,早就已經哭得沒法主持了。“王寧回答她:所以我的嘴唇已經咬破了,你看。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