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揭秘地鐵罵戰背後的掃碼行業:一個碼2塊錢月入2萬】

ADVERTISEMENT

原標題:揭秘地鐵罵戰背後的掃碼行業:一個碼2塊錢月入2萬

ADVERTISEMENT

北京地鐵上,一男子辱罵兩名 “掃碼創業”女子,並搶奪手機推人下車的視頻引來大量網民的譴責。盡管北京警方稱,已將這名17歲的張姓男子抓獲。但該男子一句“讓你一邊掃去聽不懂是嗎?”讓掃碼行業處在輿論風波中。公開報道稱,“創業者”掃一個碼可得2塊錢,每完成注冊一名新用戶可得3-5元的提成費。另據調查,90%的受訪者卻並不知道自己掃的是什麼碼。

真正的掃碼創業者?掙兩道錢,月薪過萬“打擾您一下,我自己做營養早餐創業,可以掃碼加一下我嗎,謝謝。”一個二十來歲的女孩把自己的手機擺在網友“翔神”面前。女孩語速快,動作麻利,加“翔神”掃完碼後,她立刻挪到下一位乘客面前。“你吃過奶昔不?” 這是“翔神”收到的第一條“地鐵創業者”的微信。“翔神”看了這個女孩的朋友圈,里面大都是一些瘦身心得、旅遊心得,或者就表示自己在參加培訓、組織團隊聚會。“給人感覺一直都很忙。”露露也是地鐵掃碼的“創業者”。在接受《新聞晨報》采訪時,她坦言,自己並非什麼“創業者”,而是某公司的“營養顧問”,主要的工作就是找到潛在消費者,進而推銷保健品及減肥產品。露露並非孤軍作戰。她的助理有的是今年剛大學畢業的學生。“她們不敢開口,我就做給她們看,幫助她們突破自己的內心。”待遇方面,露露按照掃碼量給助理開工資,沒有固定的工作時間。“2塊錢一個碼,如果能在最短時間內掃碼5000個,可以交給他三個號。目標都是自己定的,今天的一個新朋友,第一天就掃碼41個”。一位自稱“丁總”的“創業者”向《新聞晨報》透露,在這行近1年里,他曾給不同的“老板”打過工。掃一個碼最高時能拿到3.5元,最少能拿到2元。“以前靠這個能賺到2萬元一個月,現在肯掃碼的人少了,而且地鐵也在抓,不好做了。” “丁總”說。“而之所以選擇地鐵這個場所,是看中它的低成本。”地鐵創業者“小白”告訴《北京晚報》。《北京晚報》稱,這些營銷者往往是先掙掃碼的“小錢”,如果有人表示出一絲的興趣,營銷者就會主動邀請你去他們的門店,再賣產品掙“大錢”。如此以來,“創業者”便可掙“兩道錢”,即掃碼錢和產品錢。

ADVERTISEMENT

掃碼只是舉手之勞?90%受訪者曾掃過不了解的碼作為移動互聯網的入口,二維碼已被廣泛應用於社交媒體、移動支付、產品促銷、應用程序下載等方面。《新快報》調查發現,由於製碼技術幾乎零門檻,不法分子將病毒、木馬程序、扣費軟件等植入二維碼,消費者掃碼被盜刷現象時有發生。新華視點記者曾調查,有90%以上的受訪者表示自己曾經為領禮品掃過並不了解的二維碼,很多受訪者還為領取禮品在掃碼後進行了注冊,輸入自己的名字和手機號。路邊“掃碼送禮”的現象也十分常見。家住北京的白女士告訴新華視點,自己曾帶孩子參加過一個“掃碼送毛絨玩具”的活動。“好像是一個借貸平台舉辦的促銷活動。掃碼、完成注冊,就可以挑一個玩具帶走。”白女士看贈送的玩具質量好,孩子也喜歡,就同意了掃碼。可是第二天她在微信群上看到針對這家借貸平台掃碼送玩具的提醒,這種活動的目的是套取個人信息,用自己的名義貸款,如果有不良記錄會產生在自己名下。“現在想要回來已經不可能了。我的個人信息會不會被別人利用貸款啊?”白女士很是焦慮。與白女士懊悔相對應的是“掃碼送禮”工作人員的興奮。“每注冊一名新用戶,能拿3-5元的提成費。我們一天要求拉20個新的客戶,超額完成後,在提成的基礎上還會有額外的獎勵。”某工作人員告訴《北京青年報》。

ADVERTISEMENT

“求掃碼”也是一種騷擾,如何處理尚未明確規定“地鐵上,正在看書聽音樂或是和朋友講話的時候,突然有個人來叫我們掃碼,這有點騷擾乘客的感覺。”市民吳小姐對新民網說。河南豫龍律師事務所律師付建認為,如視頻中兩女子要求乘客幫助其掃碼的行為,本身就涉及到他人隱私,如果兩女子將微信獲取他人信息外露或者用於其他活動,則涉及侵權行為。但是,在《北京市軌道交通管理條例》規定中,只有禁止在車站、車廂內派發廣告等物品,“掃碼”這種行為如何處理尚未明確規定。勸離,是地鐵工作人員能做的唯一一件事,目前還沒有更加有力的處罰方式。地鐵罵戰背後的掃碼行業:一個碼2塊錢月入2萬,信息泄露風險大資料圖另外,城管部門及市公安局網安部門也提醒廣大市民,對於在街邊看到的,印有二維碼的電商小廣告,在不了解電商企業的前提下,應謹慎注冊,以防信息被竊,與此同時,發現非法散發小廣告應及時向城管部門舉報。但城管工作人員也告訴《北京青年報》, “這類小廣告用二維碼代替了原先的商家電話號碼,通過用戶掃碼關注或注冊登錄來宣傳電商企業或是該企業的客戶端應用軟件,整治過程中加大了執法難度”。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