沒有指紋的人,可以安心犯罪嗎?

ADVERTISEMENT

原標題:沒有指紋的人,可以安心犯罪嗎?

ADVERTISEMENT

指紋技術對於現代刑事偵查和法庭科學而言,其重要意義是不言而喻的,無論是作為追查罪犯的線索,還是作為法庭審判時的證據,其科學性、可靠性、可重現性都為世界各國所普遍認可。

在指紋識別技術已經相當成熟的今天,除了在一些偵探小說和電視劇中,已經很少有人試圖“抹掉”自己的指紋。但在上世紀30年代的犯罪風潮中,還真有不少人這麼干過。

“沒有”指紋的全民公敵

這些以身試法的人中,就有我們曾介紹過的“全民公敵”約翰•迪林格。在躲避BOI(FBI前身)的追捕過程中,他曾經找到一名地下醫生要求給自己整容——而在連盤尼西林都還沒應用的1934年,這顯然是無法完成的任務。在經過了劇痛和休養後,拆開紗布的迪林格發現自己的外貌壓根就沒變!鬱悶的他差點直接斃了那個醫生,而後者也許是為了保命,提出來給他做另外一個手術:抹去他的指紋!

這是個相當有創意的想法,迪林格欣然從命,不過這過程比整容還要痛苦:醫生用強酸腐蝕了他的指尖。劇痛之後,他的指紋果然一片模糊。數月後,迪林格被BOI探員擊斃,在驗屍過程中,指紋問題的確曾給探員們帶來了不小的麻煩。

迪林格也曾動過消除指紋的念頭。

實際上,在迪林格之前,就有人動過這個腦筋了。1934年,當綁票勒索案的嫌疑人“漂亮傑克”卡魯塔斯(“Pretty Jack” Klutas)在芝加哥被擊斃後,探員們驚訝的發現,他的屍體上居然沒有指紋。此事甚至驚動了胡佛局長本人,迅速指派了皮膚科專家前去檢查。不過,法醫很快就發現問題並不嚴重:原來,即便物理的去掉位於指端表皮層之後的指紋後,其真皮層中的乳突紋線依然存在,同樣可以用於與原有的指紋樣本比對而確定其身份。對於迪林格而言,結果也是一樣的:他勇敢的嚐試並沒有難住BOI的探員們。

你的指紋,能消失嗎?

在30年代做過類似努力的,還有另一位悍匪阿爾文•卡爾皮斯(Alvin Karpis)。他選擇的方式是外科手術,切除手指指端的表皮層。當然,這種方式也沒能解決問題:當表皮層表面的指紋被磨損之後,表皮深層的基底層細胞會快速繁殖,補充表皮組織上的缺損,而新長出來的指紋和之前完全一致,簡單說,就是白忙活了。

ADVERTISEMENT

卡爾皮斯在被捕時展示自己沒有指紋的手指。

而幫他做手術的,是著名的黑幫醫生約瑟夫•莫蘭(Joseph P. Moran)。莫蘭原本立誌做個懸壺濟世的好醫生,但因為酗酒而惹出不少麻煩,診所開不下去了,隻好從事一些非法的手術,後來干脆做起了芝加哥地下世界的專職醫生。除了取子彈、縫傷口之類的簡單醫療服務,他還勇敢地開展了整容和磨削指紋的嚐試,許多黑幫分子都是他的病人,如上面提到的迪林格、漢密爾頓等。不過,莫蘭醫生後來酒後失言,讓卡爾皮斯等人意識到他掌握了太多的秘密,被殘忍滅口;另一種說法則是卡爾皮斯因為對指紋手術的效果大為不滿,一怒之下殺死了他。

雖然上面幾位黑幫老大都挺苦,但是在這些失敗的嚐試之後,還是有成功抹去指紋的案例的。1941年10月,高速公路巡警在德州奧斯汀(Austin)攔下了一個身份不明的男子,此人無法出示任何證件,更令人驚訝的是,他完全沒有指紋,指端只有一些淺淺的傷痕而已。很顯然,這個自稱羅伯特•皮茨(Robert Pitts)的人有重大的作案嫌疑,但沒有指紋又不知其真實姓名,該如何確證他的真實身份呢?

FBI隨即調動所有資源,全美各地的分部及地方警察部門通力協作,根據這個皮茨先生的體貌特征(三十來歲、瘦、高、白人、金發、藍眼睛)開始了排查。考慮到此人費盡周折去掉指紋,臉上還有整容手術留下的痕跡,極有可能是有案底在身,所以排查的重點就放在了有前科人員之中。很快,在排查了近2.5萬人之後,一個體貌特征與曆史背景都很符合的人浮出水面:羅伯特•菲利普斯(Robert J. Philliphis)。此人曾在弗吉尼亞因偷車等罪名多次被捕。

調取了菲利普斯當年坐牢時留下的指紋樣本後,FBI總部的專家將其與“皮茨”手指上殘留的指紋特征點加以比對,終於確認了他的真實身份就是菲利普斯。這個案件實屬罕見,以至於時任FBI局長胡佛為此親自撰文在雜誌上報導了此案。

隨後,FBI還查到了為他實施指紋切除手術的人,是一位名叫利奧波德•勃蘭登堡(Leopold W. Brandenburg)的新澤西州醫生,他吸取了之前那些失敗的教訓,在切除菲利普斯指端的皮膚後,從其胸部取下了若干小塊的皮膚移植到指尖上,從而解決了乳突紋線重新生長出來的問題。不過,由於證據不足,FBI最終並未起訴勃蘭登堡醫生。

指紋沒有,掌紋來頂

進入新世紀之後,隨著DNA技術的發展,指紋鑒別的意義有所下降,刻意抹去自己指紋的事情便很罕見了,但也時有發生。例如,在2010年,美國波塔基特市(Pawtucket)警方抓獲了一名使用偽造證件的非法移民,但卻發現其指紋已經被手術消去。然而,發達的法醫技術卻讓他的舉動失去了意義。警方通過計算機比對系統,迅速查清了他的身份:他叫做羅伯特•盧西亞諾(Robert Cordero-Luciano),曾在2006年因毒品犯罪入獄。

ADVERTISEMENT

盧西亞諾的手。

現在,美國各州普遍都要求嫌疑人、罪犯在按捺指紋的同時也留下雙手掌印,並上傳至了FBI的全國性數據庫,正是通過手掌的掌紋這同樣獨一無二的特征,讓警方確定了盧西亞諾的真實身份,也讓抹去指紋的舉動失去了意義。

另外,其他一些意外情況,也可能導致指紋的喪失。《衛報》就曾報道過,一個因使用化療藥物卡培他濱(Capecitabine)而導致指紋消失的腫瘤患者在機場被意外扣留的新聞。

在抹去指紋之外,還有一種更奇特的想法:偽造指紋。2009年,日本警方在查處一起使用虛假證件非法移民的案件時,發現涉案的Rong女士的手指上有手術的痕跡,最後驚訝的發現她竟然是經過了手指皮膚移植手術:將自己左手指間的皮膚切下,移植到右手的相應手指上。這樣,當她再次進入日本時,就不會因為自己曾經的非法入境記錄被拒之門外了。

日本邊檢部門還曾查獲過另一類偽造指紋的案例:在手指上套上一個帶有他人指紋的特製矽膠薄膜指套。雖然這很容易被人一眼看穿,但騙過指紋自動掃描裝置卻並非不可能。對於這些新型的指紋偽造行為,目前尚無很好的解決之道,增加其他生物智能識別技術(如虹膜識別、人像識別、耳廓識別等)可能是未來的發展方向。

不過,盡管有了這些抹去指紋、偽造指紋的案例,但指紋作為每個人獨特的生物學特征,依然擁有穩定、可靠的特點,鑒別技術相對於DNA比對也更快速、廉價。再加上各國都在大力開展指全國性紋數據庫的建設,可以預計,在未來的刑事偵查等領域,它依然會是司法機關極其重要的刑事科學工具。同時,掌紋、指節形態等其他生物學特征的搜集、鑒定技術也正逐步得到重視,即便嫌疑人費盡心機改變了指紋,依然難逃法律的製裁。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