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省人均可支配收入 下一個叩響3萬元大關的省份會是誰?

ADVERTISEMENT

原標題:31省人均可支配收入 下一個叩響3萬元大關的省份會是誰?

網路配圖

31省人均可支配收入引關注!6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破3萬,上海第一北京緊隨其後。廣東之後,下一個叩響3萬元大關的省份會是誰?從排名來看,福建最為接近。2016年,福建省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27608元,排名第七位,不出意外,在2017年很有可能突破3萬大關。“福建不僅設有自貿區,還被定位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加上廈門目前處在一個加速發展的階段,福建居民可支配收入追上3萬元,是觸手可及的事情,很快就能實現。”

剛剛過去的2016年,我國居民的幸福感有何變化?不同區域的居民幸福感又有何不同?

反映居民幸福感的指標離不開GDP,但是只有GDP,居民可能感覺離幸福有點遠。居民的幸福感跟居民可支配收入這個指標更密切相關。

隨著2016年31個省份GDP和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資料的出爐,讓中國居民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情況得到比較全面的展現。通過對比各省份的人均可支配收入,還可以發現我國經濟發展是否存在失衡。

6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破3萬,西部省份仍落後

居民可支配收入即居民可以用來自由支配的收入,一般包括工資性收入、經營性淨收入、轉移性淨收入和財產性淨收入等,是反映居民生活水平的一個重要指標。

國家統計局日前釋出的2016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全年全國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23821元,比上年增長8.4%,扣除價格因素,實際增長6.3%。

凡是高於23821元這個數字的地方,尤其是人均收入破3萬元的地方,應該說當地居民生活質量總體較高;而低於這個數字的地方,當地居民生活水平總體相對較低。各地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對比就像是一面“鏡子”,照出了現實種種。

ADVERTISEMENT

《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根據公開資料梳理出2016年中國31個省份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排名,依次為:上海、北京、浙江、天津、江蘇、廣東、福建、遼寧、山東、內蒙古、重慶、湖北、湖南、海南、江西、安徽、吉林、黑龍江、河北、山西、陝西、寧夏、四川、河南、新疆、廣西、青海、雲南、貴州、甘肅、西藏。

其中,上海、北京、浙江、天津、江蘇、廣東、福建、山東、遼寧、內蒙古等10個省份超過了全國平均水平。這10個省份中,除了內蒙古位於西部,其他9個省份均位於東部。

尤其需要指出的是,上海、北京、浙江、天津、江蘇、廣東等6個省份的全體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了3萬元大關。這6個省份也都集中在東部。

網路配圖

西部省份不僅GDP總量低,人均可支配收入也比較低。兩項排名,西部省份排在末尾的居多。

從GDP總量排名看,倒數後五位的省份分別是:西藏、青海、寧夏、海南、甘肅。除海南外,其他4個省份均處於西部。再從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排名看,排在後五位的是:西藏、甘肅、貴州、雲南、青海,清一色西部省份。尤其是排名第31位的西藏,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3639元,僅相當於上海的25%;位居第30位的甘肅,人均可支配收入只有14670元,僅相當於上海的27%。

西部省份排名這麼靠後,是多年來我國實施的西部大開發戰略沒有取得成效嗎?

“當然不是。”清華大學中國與世界經濟研究中心研究員袁鋼明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表示,近年來,中西部地區的增長速度比東部快,無論是GDP總量,還是人均可支配收入,跟東部的差距都在縮小。“但是,由於西部地區低收入人群所佔的比重比較大,欠發達地區比較多,受自然條件限制,西部地區真正要趕上東部地區,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人均可支配收入上海拔頭籌,北京緊隨其後

沒有意外,上海和北京兩個直轄市2016年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均突破了5萬大關。

上海以54305元位居首,北京以52530元緊隨其後,排在第二位。而在2015年,上海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是49867元,北京人均可支配收入是48458元。當時這兩個地區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已經接近5萬元。

ADVERTISEMENT

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指標亮眼,並不意味著上海和北京的GDP總量就一定最高。排名顯示,2016年上海的GDP總量是27466.2億元,排名第11位;北京的GDP總量是24899.3億元,排名第12位。

網路配圖

接下來的問題是:GDP總量不是最大的上海和北京,人均可支配收入何以有如此出彩的表現?

袁鋼明給出了答案:“農村人口的數量和富裕程度是決定人均可支配收入的兩個重要因素。上海和北京兩個直轄市的人均可支配收入水平之所以高,主要是這兩個城市的城鎮人口比較多;雖然這兩個城市也有郊區和農村,但是農村人口的數量不大,而且農村人口相對比較富裕。凡是農村人口多的省份,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水平就會受影響。”

以北京為例,北京市統計局、國家統計局北京調查總隊2月25日釋出的《北京市2016年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2016年末北京市常住人口為2172.9萬人;在常住人口中,城鎮人口1879.6萬人,佔常住人口的比重為86.5%。

雖然沒有直接公佈農村人口,但是簡單計算大概得出北京常住的農村人口是293.3萬人,佔常住人口的比重僅為13.5%。

對比人口大省河南省,其在GDP總量和人均可支配收入的排名足以說明問題。

河南省統計局釋出的《2015年河南省人口抽樣調查主要資料公報》顯示,全省2015年年末總人口為10722萬人,常住人口9480萬人;常住人口中,居住在城鎮的人口為4441萬人,佔46.85%,居住在鄉村的人口為5039萬人,佔53.15%。

河南的農村人口佔了總人口的一半以上。儘管2016年河南的GDP總量史無前例達到了40160.01億元,排名第五位,但是由於農村人口眾多,2016年河南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為18443.08元,與全國23821元平均水平還相差了5377元,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僅排名第24位。

除了人口結構因素,袁鋼明認為,京滬的現代服務業最為發達,而現代服務業正是高收入人群集中的行業。從這個角度說,京滬人均可支配收入高,跟現代服務業從業人群整體收入高有關,正是現代服務業拉高了京滬的人均收入水平。

此外,《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梳理髮現,2016年人均可支配收入突破3萬元大關的有6個省份:上海、北京、浙江、天津、江蘇、廣東。3個是GDP排名靠前的經濟大省,3個是直轄市。這並非巧合。

網路配圖

“這6個省份的居民可支配收入資料已經把中國的城鄉差距問題反映出來了。經濟強省的城鄉差距相對比較小,而上海、北京、天津由於是直轄市,農村人口比較少,低收入人口所佔比重小,相應地,人均可支配收入就高。但是,西部省份的情況就不容樂觀,目前西部地區城鎮和農村居民收入差距仍較大,城鄉差距甚至達到了3倍。”袁鋼明接受《中國經濟週刊》記者採訪時建議,國家應該重點解決東西部居民收入差距,使其均等化。

浙江斬獲季軍:發展均衡,含金量最高

2016年浙江的經濟社會發展可圈可點。

2016年浙江的GDP總量與廣東、江蘇、山東相比,有著不小的差距。2016年浙江的GDP總量為46485億元,排名第四位;與排名第一的廣東相差33027億元,與排名第三的山東也相差了20523億元。

但是其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超越了直轄市天津,僅落後於上海、北京兩個直轄市。

2016年浙江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8529元,位居第三位,正在向“4萬元俱樂部”衝刺。不僅如此,浙江的城鄉居民收入比也是全國各省份中最低的,差距最小的。

在資料上呈現出的這抹“新亮色”,跟經濟新常態下浙江的轉型升級在不斷向“縱深推進”有關。

浙江省統計局、國家統計局浙江調查總隊近日釋出的《2016年浙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浙江第一產業增加值1966億元,第二產業增加值20518億元,第三產業增加值24001億元,分別增長2.7%、5.8%和9.4%,第三產業對GDP的增長貢獻率為62.9%。

浙江第三產業對GDP的貢獻率,跟北京、上海有著“同工之妙”,這就不難理解浙江的居民可支配收入何以跟上海、北京一起站到了第一陣營。

下面這組資料更具說服力。在2016年浙江規模以上工業中,高新技術產業增加值增長10.1%,佔規模以上工業的40.1%,對規模以上工業增長貢獻率為68.5%;裝備製造業增加值增長10.9%;戰略性新興產業增加值增長8.6%;新一代資訊技術和物聯網、海洋新興產業、生物產業、核電關聯產業增加值分別增長21.2%、16.0%、8.3%和7.9%。

可以說,作為中國首個將資訊經濟作為戰略行動提出的省份,浙江的資訊經濟也正在改變著浙江的經濟基因,並逐漸接過引領浙江經濟增長的“接力棒”。

網路配圖

資訊經濟正是高收入人群集中的行業。國家統計局的資料顯示,2015年年平均工資最高的是金融業114777元,資訊傳輸、軟體和資訊技術服務業112042元,科學研究和技術服務業89410元。

從分佈上看,浙江恰好是這些高收入行業最為集中的地區。

不僅如此,《2016年浙江國民經濟和社會發展統計公報》顯示,浙江每百戶居民家庭擁有家用汽車45.2輛,平均近半家庭已經擁有汽車。這說明浙江藏富於民。

袁鋼明分析說, “浙江很多人創業意識比較強,形成了濃厚的營商氛圍,所以,浙江民營企業多,這些人收入也較高,能夠拉動當地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快速增長。浙江不僅城市富裕,甚至連農村都富裕,是普遍富裕。在居民收入問題上,正在走出一條屬於自己的有質量的‘共同富裕’之路,浙江的發展才是我們真正需要的。”

GDP榜首廣東的人均可支配收入僅排名第六位

廣東經濟總量最大,而居民的幸福感卻沒有達到“最強”。

廣東是第一經濟大省,經濟總量已經連續28年位居第一;儘管如此,廣東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並非居首。2016年廣東省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為30296元,排名第六位,與第二經濟大省的江蘇,仍相差了近2000元。

導致廣東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相對落後的原因,在袁鋼明看來主要是城鄉佈局所致:“廣東不像北京、上海等城市貧富差異較小,廣東是一個區位經濟差異比較大而且多樣化的地方,不僅有廣大的農村,也有貧困地區和欠發達地區。所以廣東雖然GDP總量最高,但要算人均可支配收入,表現相對就弱一些。”

但是,值得欣喜的是,2016年,廣東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首次突破3萬元大關,達到30296元。

廣東之後,下一個叩響3萬元大關的省份會是誰?

從排名來看,福建最為接近。2016年,福建省的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達到了27608元,排名第七位,不出意外,在2017年很有可能突破3萬大關。

袁鋼明認同這個判斷:“福建不僅設有自貿區,還被定位為‘21世紀海上絲綢之路核心區’,加上廈門目前處在一個加速發展的階段,福建居民可支配收入追上3萬元,是觸手可及的事情,很快就能實現。”


» 中國青年網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