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上第一次:那些女性執法人員的故事

ADVERTISEMENT

我們都知道,每年的3月8日,是國際勞動婦女節。這個節日的意義,在於昭示追求性別平權的努力:儘管男性和女性在生理上存在客觀差異,但這種差異不應該被人為的放大,變成就業、升學和社會權益上的歧視。

而本妖今天要特別緻敬的,就是那些活躍在執法一線的女性們,以及她們所創造的“史上第一次”。

首先要說的,是米國第一位女警察。

愛麗絲·斯特賓斯·威爾斯(Alice Stebbins Wells,1873-1957),出生於米國堪薩斯州,畢生的誌願就是當一名警察。然而,這個願望有一個小小的障礙:當時的米國,壓根就沒有女性警察。

而愛麗絲並沒有放棄自己的夢想。她開始在接受報紙採訪,在洛杉磯市民中尋求支援,最後連市長本人都公開表示支援。終於,1910年9月12日,洛杉磯警局(LAPD)宣佈,任命愛麗絲·威爾斯為一名警官。

圖:愛麗絲警官

這一舉動,包括她在執勤期間的良好表現,讓米國公眾重新認識到了女性在執法領域的重要作用,越來越多的警局開始僱傭女性擔任執法官員。當愛麗絲退休時,美國大部分州都擁有了女性警察。

接著要介紹的,是第一位,呃,確切的說,是最初的兩位FBI探員。

米國聯邦調查局(FBI)負責偵查各種性質嚴重的暴力犯罪,探員則是一個高強度、高風險、高需求的職位。因此,儘管它誕生於1908年,並在1935年由BOI改為現在的名字,但一直僅僅僱傭男性擔任探員(Special Agent)。

這一局面 ,在1972年才獲得改觀——因為FBI第一任局長(同時也是在任時間最長的局長)胡佛博士,終於撒手人寰,FBI隨即順應輿論,開始招募女性進入FBI學院接受培訓。

這一批學員有45人,其中,第一次出現了女性的身影:前海軍陸戰隊隊員、警察蘇珊·羅伊·馬龍(Susan Roley Malone),和前護士喬安娜·皮斯·麥思科(Joanne Pierce Misko)。在14周艱苦的培訓之後,她們以全優的成績順利畢業——而在那個時候,並沒有專門為女性學員訂立一個考核標準。

1972年10月25日,蘇珊·馬龍和喬安娜·麥思科正式宣誓上崗,成為FBI歷史上最早的兩名女性探員。

後來,在FBI效力7年之後,馬龍女士重新加入海軍陸戰隊,退役後又曾擔任警察;而麥思科女士則為FBI效力22年後退休。她們的表現,也證明瞭女性完全可以擔任FBI探員這一光榮而艱钜的職位。

2012年,FBI還特意將她們請回,榮耀的出席了紀念女性擔任FBI探員50週年。

ADVERTISEMENT

圖:馬龍(左)和喬安娜出席FBI慶典

然後要介紹的,是印度的第一位女警官。

我們都知道,印度對於女性的歧視是相當嚴重的,甚至到今天,重男輕女、索要高額嫁妝、性侵頻發等問題依然存在。在這樣的環境下,一名女性,想要擔任警察,難度可想而知。

這名女性就叫做姬蘭·貝蒂(Kiran Bedi),1949年出生於印度阿姆利則(Amritsar,IN)。

長大之後,她在網球上顯示出了極高的天賦:1966年,就獲得了全印青少年網球比賽的冠軍;1974年獲得亞洲草地網球比賽冠軍,並和她的妹妹安娜組成搭檔,在1974-1976年間橫掃了印度網球運動的各項賽事,榮獲多個冠軍頭銜。

此刻,或許很多人都認為,她會成為一名職業網球運動員,或者是網球教練。然而,她卻作出了一個驚人的選擇:

當警察。

1971年7月,在家人和親友的支援下,她突破重重阻力,進入了位於印度馬蘇裡的印度國家行政學院,開始了為期半年的警察上崗訓練,而她的同學是80名男性。

終於,1972年,她在德裡(Delhi)宣誓上任,成為印度第一名女警察。

圖:姬蘭·貝蒂的戎裝照

然而,她的傳奇經歷這才剛剛開始。

因為工作敬業、頗有實跡,她在警察部門的職位不斷提升。在35年的時間裡,她先後在德裡、米佐拉姆、昂迪加爾、果阿等地工作,工作職責包括打擊對女性的暴力犯罪、毒品犯罪和有組織犯罪等等,職位也做到了德裡監獄的總督察長(IG)、北德裡的警察總長

ADVERTISEMENT

(Director General of Police,相當於我國的公安廳廳長,她也因此成為印度第一個女性的省級警察總長)。

圖:年輕時的姬蘭

2003年,她受聯合國之邀,擔任了聯合國祕書長的警務顧問,算是實現了一名警察能夠做到的最高夢想。

圖:頭戴藍色貝雷帽的姬蘭·貝蒂

在她退休後,依然積極投身於公共事業,倡導保護女性正當權益,並於去年6月,被任命為本地治理(Puducherry,IN)的副省長。

在美劇《識骨尋蹤》(Bones)中,有一位美貌和智慧並存的 唐普蘭斯·貝倫法醫人類學博士,能夠從一具具枯骨中,找到案情的關鍵所在,從而破解疑案。而在現實之中,也有一位漂亮的法醫人類學博士,就叫做卡莉·科夫(Clea Koff)。

卡莉·科夫1972年出生於英國,擁有美國國籍。她的父母都是攝影師,帶著她走遍了世界各地,而她最終卻選擇了法醫人類學作為自己的事業。

這個職業對於絕大多數人而言,都是一個嚴重的心理挑戰:要把那些埋在地裡的遺骸挖掘出來,並且鑑定其人種、年齡、死亡原因等等資訊。整天和屍骨打交道,難免會有心理陰影吧……

然而,和普通的法醫不同,卡莉的工作環境要更惡劣:她先後參加了聯合國盧安達特別刑事法庭(ICTR)和聯合國前南問題刑事法庭的調查小組,在盧安達、科索沃、克羅埃西亞等地進行實地調查,還原戰火中的殘酷真相,成為首個參加了這兩次調查的女法醫專家

圖:卡莉·科夫小姐

後來,她還把自己的經歷寫成了書,取名《骨感女人》,在世界多個國家出版發行。

ADVERTISEMENT

圖:《骨感女人》封面

最後要介紹的,是一名德國女警。她叫做碧碧安娜·斯坦哈特(Bibiana Steinhaus),1979年出生於德國。

在這個時代,當然不會再有人認為女性不能擔任執法人員,她在成年順利後實現了自己的誌願,成為一名女警察。

然而,她的另一個愛好,則是足球。在身為裁判的父親的影響下,她年少時就很喜歡踢足球,並曾在業餘女足效力。隨後,她在另一個領域展開了“執法”:1999年,她被德甲任命為女性裁判,成為德國職業足球歷史上第一位女性裁判,並在U20女足等賽事中擔任裁判。2011年,她擔任了女足世界盃的裁判,實現了自己職業生涯中的另一個新高度。

圖:碧碧安娜·斯坦哈特

實事求是的說,男女在體力和耐力上是有差別的。然而,隨著技術的進步,這種區別對於執法人員而言,已經沒有太明顯的影響了。在可預見的未來,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女性,成為優秀的警察、法醫、探員、法證專家,和男性一樣,保護民眾的安全,實現自己的人生追求。

圖:朱迪警官(《瘋狂動物城》)

PS:祝各位女性讀者,節日快樂!

大部分時候,這個號的畫風是這樣的↓

喏,二維碼在這裡,不去圍觀一下嗎?

本文來自果殼網,謝絕轉載

[email protected]

(當然,歡迎轉發到朋友圈)

這位朋友交出你的贊,好麼?

» 果殼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