侃兩會:18歲可以結婚?14歲不能拘留?我的天哪,救救孩子

ADVERTISEMENT

雷人提案年年有,今年一樣少不了,這不,今天筆者就發現了一個鍥而不舍的雷人提案。早在2012年,全國人大代表、惠州市政府副秘書長、林芝市援藏干部黃細花提議降低法定結婚年齡到18歲,今年她再次將這個提案帶上兩會,並“真的很希望這個建議被采納”。

黃細花建議全面放開生育,允許夫婦自己決定生育孩子的數量。關於這個問題,著名社會學家李銀河女士就抱著非常保守和懷疑的態度,她認為取消計劃生育政策放開生育的提案太過極端,有可能使中國重蹈五十年代人口爆炸性增長的覆轍,由於中國傳統文化里蘊含著強大的傳宗接代的生育衝動,一旦放開將會出現新一輪的人口爆炸。李銀河認為人口下降恐懼大可不必,另外兩個超級大國美國和俄羅斯人口只有3.2億和1.5億,人口規模下降並不是災難,人口爆炸才意味更大的社會治理危機,生活水平和幸福指數也相應降低。

當然,“生”才是當下的主流意見。全國政協委員、“全面放開二胎”的提出者劉大鈞今年再接再厲,建議給予生育二孩的家庭進行補貼,減少他們的經濟負擔。這讓筆者想到了當年的獨生子女補貼,筆者不是很讚成這類政策獎勵性的補貼,對於孩子的補貼不應該劃圈圈,應該是惠及全社會層面的。一個生一胎或者三胎的家庭都可能貧困,在整個社會中底層家庭收入水平和生活水平還不高的現狀下,隻補貼一個群體似乎並不是那麼的公平。

相對於劉委員的“私心”提案,下面這兩位的提案就更具普惠性。全國政協委員、中央財經大學校長王廣謙針對學前教育投資少、資源不足、師資短缺、入園難、入園貴等問題,提出將學前三年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範疇。讀不起幼兒園是現在家長非常頭疼的一件事,一個學期學費幾千塊非常普遍,多的甚至一個月就得上萬,筆者當年上大學一年的學費都才四千多,相較之下現在讀個幼兒園簡直是天價。另一位人大代表李光宇則提議修改義務教育法,將普通高中和職業高中納入義務教育範圍,以解決教育資源分配不均的問題。筆者對上述兩個提案都拍手稱快,窮啥都不能窮教育,讀不上書、上不起學在這個時代還存在,絕對是政府方面的缺位和失職,某些公仆們應該好好反思。

教育不好,孩子的成長就會出問題,就如近日出名的“北京地鐵渣男”,最後發現還是個17歲的孩子,滿嘴的髒話和滿身的戾氣,罵人髒話和搶人手機就算了,推人下車弄不好就出安全事故會死人的。就在筆者寫這篇文章之時,最新的消息是:北京警方通報,由於涉事雙方達成一致,該男子取得了對方的諒解,同時由於未成年,故免於處罰。這個結果也算比較好的處理方式了。

當下未成年人違法呈低齡化態勢,校園淩霸因曝光較多,現在比較受關注,去年兩會上就有多位委員關注此事,李克強總理還專門為此事作了批示。事實上問題遠不止校園暴力,未成年人涉及色情、暴力、賭博、毒品等案件也越來越多,一位基層民警朋友曾告訴筆者,他轄區內涉黃、賭、毒的場所,很多都是未成年人在“看場子”,有些行凶、殺人案件的凶手竟然是未成年人,這些毛頭小孩往往更加凶殘,下手不知輕重。

針對這些問題,1月16日公安部公布了《治安管理處罰法(修訂公開征求意見稿)》,公開面向全社會進行為期一個月的意見征求,征求意見稿中將行政拘留的執行年齡從16周歲歲降低到14周歲。這引發了非常大的爭議,收到的反饋是“民間一致認同”“法學界一致反對”。

廣大民間人士認為現在的小孩發育早,受教育的程度也大大高於以前,14歲的孩子已經具備了認知能力和個人行為控製能力,利用法律可以更好的避免和控製未成年人違法行為。而眾多法律專家幾乎一致反對降低拘留年齡,認為這與我們國家一貫堅持的“教育、感化、挽救方針”及“教育為主、懲罰為輔的原則”相違背。

《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第十七條對刑事責任年齡有以下界定:

已滿十六周歲的人犯罪,應當負刑事責任。

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六周歲的人,犯故意殺人、故意傷害致人重 傷或者死亡、強奸、搶劫、販賣毒品、放火、爆炸、投毒罪的,應當負刑事責任。

已滿十四周歲不滿十八周歲的人犯罪,應當從輕或者減輕處罰。

因不滿十六周歲不予刑事處罰的,責令他的家長或者監護人加以管教;在必要的時候,也可以由政府收容教養。

因此,未滿16周歲的未成年人除了殺人放火不負刑事責任,也不能被拘留,所以“我是小孩我怕誰”,“我就打你怎麼了”。當一個孩子犯了重大的錯誤卻不用遭受懲罰,這又如何能起到教育的作用呢?唐僧的嘮嘮叨叨並不能感化孫悟空,搞不好還要吃他一棍,學生打老師、兒子打老子的事還會少嗎。真正讓孫悟空老實的是頭上的緊箍,只有實實在在的懲罰,才能讓孩子接受教訓,不敢再越雷池半步。

沒有打過人的孩子,或者還有?

救救孩子……

聲明:本文為原創作品,轉載請注明來源。謝謝。

想要第一時間看到原創文章?

訂閱“仰觀俯察”就可以哦!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