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周綜藝 | 這些各具特色的音樂類節目,為何表現略顯溫吞

ADVERTISEMENT

《厲害了!我的歌》《圍爐音樂會》和《耳畔中國》在節目形式上各出新招,但細節上有待雕琢,數據表現並不“漂亮”。

時下備受屬備受爭議的《歌手》,雖曆經改名風波、歌手退賽,但其在收視率、網播量以及微博指數上和其他同類節目相比都略勝一籌,每周六日相關話題必定出現在微博熱搜榜。而諸如《厲害了!我的歌》《圍爐音樂會》《耳畔中國》這樣各具特色的同類節目,和《歌手》相比,表現卻相對溫吞。

湖南衛視《歌手》

《厲害了!我的歌》 兼顧喜劇、音樂,更容易“兩不像”

從《跨界歌王》小試牛刀之後,北京衛視繼續在“跨界”上發力,先後推出《跨界喜劇王》《跨界冰雪王》,以及我們今天要談的《厲害了!我的歌》。

《厲害了!我的歌》是北京衛視於2017年1月13日推出的一檔音樂喜劇綜藝秀,由金誌文擔任音樂總監。和之前推出的“跨界”節目相比,《厲害了!我的歌》顯然真的是“厲害了”——在節目中,明星嘉賓將實現“雙跨”,喜劇人跨界為歌手,而歌手則跨界成為喜劇人。而節目的形式脫胎於傳統喜劇類節目和音樂類節目,簡單來說就是“喜劇+音樂”的混搭。

不論是從人設上,還是節目形式上,《厲害了!我的歌》確實做到了與眾不同。然而,從1月13日播出至今,節目CSM52城收視率一直徘徊在0.5%左右,最高時也僅為0.611%,難以躋身同時段綜藝收視榜前列。

節目的第一趴是“給音樂加點料”,即在歌曲表演中融入喜劇表演的元素。雖然呈現給觀眾的是一位喜劇人搭檔一位歌手共同演繹作品,但觀眾的目光還是容易被台上的喜劇人吸引。嘉賓們每一次的演唱都是一次舞台劇,則更容易讓人想起《跨界歌王》。

北京衛視《跨界歌王》

而到了第二趴“給喜劇加點料”中,則是與上一個環節恰好相反,即是在喜劇表演中融入音樂的元素,在喜劇作品中插入製定的曲目則是給整個小品增加笑料,又有種《跨界喜劇王》的即視感。

北京衛視《跨界喜劇王》

除此之外,李玉剛、周曉鷗、楊樹林以及配合嘉賓演出的素人也都是在《跨界喜劇王》中出現過不止一次的面孔,在節目嘉賓的邀請上難免容易落入“過度刷臉”的詬病。

一檔音樂戲劇綜藝秀,既要兼顧喜劇,同時也要兼顧音樂,顯然是鋪設的面太廣,陷入了“兩不像”的境地。

《圍爐音樂會》 主打懷舊,但缺乏意外亮點

2016年12月22日,一檔名為《圍爐音樂會》的節目在四川衛視首播。節目每期邀請一位60-90年代的歌手及其圈內朋友,通過歌手自籌演唱會的外景紀實秀加現場live圍爐音樂會的模式呈現,由梁翹柏擔任音樂總顧問。

縱觀綜藝市場的音樂類節目,大都脫離不了PK、晉級的環節。與這些節目相比,《圍爐音樂會》則更像是一場老友聚會,它摒棄了傳統音樂節目的草根選秀、明星比拚、導師帶隊的競技形式,旨在回歸音樂的本源。其中,黎明、辛曉琪、張宇、費玉清、品冠等歌手的演繹,都勾起了特定年代受眾的懷舊情懷,這是節目有別於其他節目的最大亮點。

然而在細節上,《圍爐音樂會》還存在有待推敲的地方。

一是節目開頭“邀約”的部分,形式難免單調,每期的節目基本上都是靠吉傑一個人的力量,沒有體現出歌手的檔期緊張和二人溝通的環節;

二是歌手同意參與節目錄製顯然是早就安排好的,不接受邀請的話顯然不會來到現場,所以現場再討論“來與不來”,不合常理;

三是每期的歌手在接受邀請之後,還需要再邀請自己的圈內好友,而好友立刻“馬不停蹄”前來報到,這個橋段的設計也有些“失真”。

四是整個節目看下來“懷舊”的成分占據最大份額,雖然核心是“回歸音樂本身”,但是情感的厚重感太強,每一期節目看下來調子似乎都一樣,缺乏意外的亮點。

《耳畔中國》定位“中國風” ,選手、人設細節有待推敲

安徽衛視的《耳畔中國》是於近期(2月17日)上線的一檔主打中國風的音樂競技節目,也是唯一一檔拿到一季度這張黃金檔牌照的音樂類節目。

節目由蔡國慶擔任“耳畔召集人”,雷佳、閻維文、王黎光坐鎮嘉賓席,“耳畔觀察員”酈波現場講解每首參賽曲目背後的文化知識和淵源,撈仔則擔任音樂總監——“耳畔發起人”。

和一般類音樂競技類節目最大不同的是,《耳畔中國》在參賽曲目上已經設定了一個固定的範圍,即中國風;而節目的評委也根據“中國風”的設定邀請了民歌界的前輩閻維文、雷佳,和節目整體的基調和搭;酈波這一角色的設置在其他節目中也鮮少涉及,顯然是有新意的;大咖撈仔的加盟也使得節目在專業度、吸睛度等方面更上了一個台階。值得一提的是,“中國風”的核心,一方面將其和其他同類節目明顯區別開,另一方面也體現了容易被人忽略的“民歌”文化的傳承和發揚。

情意綿綿而又曲調活潑的醴陵民歌《思情鬼歌》、70年代紅色電影金曲《沂蒙頌》、“中華好民歌”《咕嚕山歌》……一首首清新歡快、膾炙人口的“中國風”音樂令觀眾耳畔煥然一新。

然而,幾期節目看下來,《耳畔中國》也暴露出一些細節上的瑕疵,譬如選手來源過於集中於院校,而評審之一正式音樂學院的院長王黎光,給人的感覺好像音樂學院面試;節目的人設被特意加上了一些頭銜,比如“耳畔召集人”“耳畔發起人”,這些稱呼沒有實際意義的同時念起來也有些拗口,多此一舉。

總之,小編對以上三檔音樂節目的創新是予以肯定的,但如若在接下來的表現中,節目組能夠在細節、方向上多下些功夫,相信除了口碑,在數據表現上也會錦上添花。

【版權聲明】傳媒+(www.media-plus.cn)版權文章,如需轉載聯系後台,轉載請注明作者、出處及原文鏈接。

想了解更多?☞http://www.media-plus.cn

微信ID:chuanmeijia007

內容合作請加微信號18733176268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