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度談 王夢恕:高鐵現在裝不了WIFI

ADVERTISEMENT

記者/劉汨

編輯/宋建華

△王夢恕接受深一度采訪

3月的北京,隨著5000多名全國人大代表和政協委員的到場,一年一度的兩會時間正式開啟。

民有所期,“會”有所應。

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今年推出代表、委員系列專訪,凝聚智慧、凝聚力量,與你一同守望變革中的中國。

本期對話嘉賓:

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中鐵副總工、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

2017年春運第一天,高鐵盒飯再次“搶占頭條”,不斷供的15元盒飯,變成了“售完即止,不再補給”。支持者認為,鐵總既已改企,自主定價無可厚非。反對者認為,高鐵的公益屬性哪去了?畢竟“國”字當頭,不能一切向“錢”看。

“這樣不好,丟高鐵的人。”全國人大代表、中國中鐵副總工、中國工程院院士王夢恕這樣表達自己的觀點。

ADVERTISEMENT

高鐵票價要不要調?WIFI能上高鐵嗎?渤海灣海底隧道在技術上有問題嗎?面對深一度(ID:intodeepthoughts)的問題,王夢恕侃侃而談。

談盒飯

我是很氣憤,一個盒飯的售價是60塊錢

深一度:前幾天談到高鐵盒飯價格問題,您好像特別生氣?

王夢恕:是很氣憤。有次我坐高鐵,因為是商務座,所以免費給盒飯。我一問,這個盒飯的售價是60塊錢,再加上一個8塊錢的湯。而且我還聽說,要是15塊錢的盒飯,有時可能還是冷的。這個性價比,很差勁。

深一度:是什麼原因造成了高價盒飯的出現呢?

王夢恕:我問了鐵路總公司相關的負責人,是誰讓這麼搞得?給我的回答是,各個局把這塊的業務轉包出去了,所以管不了。我跟他們說,必須要管,最高的不能超過40塊錢。

深一度:如果讓您以乘客的身份來評價,您認為目前高鐵在服務上最需要加強的是什麼?

王夢恕:還是這個吃飯的問題。我也跟鐵路總公司的人提過了,希望他們能把價格降下來。

談提速

現在不能提速,我們要追求一個合理速度、經濟速度,高鐵Wifi目前技術也不成熟

深一度:高鐵是否會提速,是大家每年都很關心的問題,對此您怎麼看?

ADVERTISEMENT

王夢恕:現在是不能提速的,因為我們要追求的是一個合理速度、經濟速度。高鐵的額定速度是時速350公里,但也不能跑到350公里。超過時速300公里後,空氣阻力系數會很大,跑時速300公里對壽命是有好處的。就好像人的身體,超負荷運行肯定對壽命有影響。

深一度:所以不輕易提速主要還是出於安全的考慮?

王夢恕:對,而且提速後,兩個鋼軌的推力會很大,鋼軌的穩定性是非常關鍵的,穩定不住就車毀人亡。另外,這里面還涉及一個自動降速比的問題,以現在時速300公里來看,可能離車站7公里就開始減速,如果是時速350公里,可能速度提起來沒多久,就要開始減速了,這樣更耽誤時間,所以說,我們要追求一個合理的速度。

深一度:另外一項大家比較關心的高鐵技術,是車上的wifi什麼時候能夠實現?

王夢恕:目前這方面的技術還不成熟,wifi有很多頻率,高鐵調整速度也是通過頻率,有些頻率可能會重疊。而且按現在的技術,wifi的接收器是車輪附近,在那麼快的速度下,接受效果是很差的、不穩定。

談票價

高鐵調價我認為不適用開聽證會的形式

深一度:現在有消息說,今年東南沿海的高鐵線路票價會上漲,對此您怎麼看?

王夢恕:現在有調整票價的還是支線,干線沒有動,而且漲價的幅度也不能太大。我們的高鐵票價是在2011年製定的,物價在上漲,但票價卻沒有調整。

深一度:所以說,鐵路方面也有很大的壓力?

王夢恕:據我了解,鐵路運營職工的年均收入,上海北京這些地方一年能到7萬,但在一些偏遠地區,一年也就5萬塊錢。如果說要把職工收入提高到接近國內職工福利的平均值,200萬人左右,每個人漲一點,數字也是很大的。所以鐵路在這方面壓力也很大。

深一度:但也有人認為,如果高鐵票價調整應該采取聽證會的形式,並且向社會征求意見?

王夢恕:我認為不適用向社會征求意見,未來如果調價,在各個地區的幅度肯定是不一樣的,由發改委來控製。而且就好像貨運調價,每公里漲一分錢也會經過反複的討論,因為這涉及其他很多領域價格的變動。

ADVERTISEMENT

深一度:未來高鐵漲價會是一個趨勢麼?一些欠發達地區是否會被照顧?

王夢恕:票價肯定會漲,可能是幾年漲一次,是一種相對穩定的漲。對一些欠發達地區也會考慮到,鐵路特別重視民生的意義。

談規劃

不該是鐵路向城市靠攏,而應該是城市向鐵路靠攏

深一度:在高鐵八橫八縱的規劃出爐後,有些城市很開心,因為區位優勢更明顯了。但也有些城市很失落,因為區位優勢在減弱。對於這種情緒,您怎麼看?

王夢恕:現在有高鐵和沒高鐵的差別會很大,大家都知道了這樣能帶來發展。好幾個城市找過來,希望搞“米字型”布局,即使搞不成,也要搞“半米字型”。原來有個城市規劃里是有高鐵經過的,但因為怕把礦壓了,所以反對。現在看到好處了,又找了過來了。

深一度:在高鐵的建設過程中,每個地區出於發展的考慮,肯定都會對線路規劃和站點設置有自己的想法,這會不會和建設方產生分歧?

王夢恕:分歧是會有的,比如說原來的線路規劃沒經過某個城市,地方上會找過來,希望我們能在設計上做出調整,我們也會考慮。但從高鐵運營的角度出發,速度和標準不能受到影響。不該是鐵路向城市靠攏,而應該是城市向鐵路靠攏。比如修在兩個城市中間,一個距離14公里,一個距離16公里,這樣帶動了城市的發展。

深一度:是否擔心因為現在修建高鐵的熱情很高,造成一些地方規劃欠妥、線路遇冷的情況出現?

王夢恕:現在我們鐵路有幾個大網,一個是所有省會到北京的大網,省會之間的網,省內的網也要有。這個網很重要,有干網,有圍網,要把城市連起來。

談隧道

建設環渤海灣海底隧道,技術可行,風險可控

深一度:前一段時間您和20多位院士聯合建議,盡快開展環渤海灣海底隧道的前期工作,這是出於哪方面的考慮?

王夢恕:按照規劃,渤海灣海底隧道長度是120公里左右,40多分鍾就可以過去,但現在繞行1500公里,嚴重影響了東北的發展。如果海底隧道建成以後,原來渤海灣環線上的老鐵路可以作為貨運,而新線則是客貨混合。

深一度:但有些人擔心,修建海底隧道技術上和資金上會有問題?

王夢恕:現在是全隧道方案,而我們的隧道技術發展很快。也要有民營企業願意投資,但勘測工作是國家保密的,這可能需要發改委成立一個聯絡協調的機構。總的來說,技術是可行的,風險是可控的。也有人擔心建成之後的客流問題,當時搞北京到上海的高鐵,也有很多人反對,說客流不夠,但事實是這反而帶動了客流的發展。

深一度:目前海底隧道的修建有什麼進展?

王夢恕:我希望是在渤海灣中的長島先搞一個試驗段,這段的距離是8到10公里,造價40幾個億,但必須把全線先勘測完。

(整理/陳玉靜、劉筱筱)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