啥?進這個廠子還要簽保密協議?帶你探秘紙尿褲工廠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啥?進這個廠子還要簽保密協議?帶你探秘紙尿褲工廠

ADVERTISEMENT
進廠不容易,簽完保密協議存相機

在工作人員的安排下,我們一行8人在廣州市區指定地集合。在簽了一份保密協議後,一輛大巴將我們運送到了位於廣州黃埔的工廠。據工作人員講,我們是第一批進入其工廠參觀的非相關人員。

要進工廠還挺不容易的,相機、攝像機、筆記本電腦……通通要留在門衛處。雖然手機還可以隨身帶著,但工作人員反複強調,不許照相!

進了工廠大門,在工作人員的帶領下,穿過迷宮一樣的走廊,反複地上下樓梯,才終於進入掛了“幫寶適工廠開放日,歡迎參觀”牌的接待室。

要參觀先聽課

在進入車間開始參觀之前,工作人員先向我們介紹了幫寶適的曆史以及它在中國的發展史。

世界上第一個紙尿褲就來自寶潔公司。當時,供職於寶潔的一位研發經理覺得總得給小孫子洗尿布太麻煩,於是發明了這種用過即扔的紙尿褲。而且紙尿褲真的在1961年的時候被美國的《時代》周刊評為20世紀最偉大的100項發明之一。

ADVERTISEMENT
進車間的工序也不少

聽完曆史課,就要進車間了。進車間前,我們得跟車間里的工作人員一樣,換上基本上能把身體全部遮住的工作服,戴上能包住所有頭髮的工作帽,並且要進行30秒的手部消毒。引導的工作人員介紹說,這些都是為了保證生產車間的衛生。他們的生產線會定期停機清潔,生產車間也會定期進行地面和天花板的清潔與消毒,平時則是依靠進出人員的衛生控製、車間的溫濕度控製及微生物控製來維持清潔度。

值得一提的,我們還換上了專用的工作鞋。本來我以為只是為了保證衛生,但離開的時候工作人員才無意中提起,這種鞋的前部包有鋼板,可以保護工人避免被墜落的重物砸傷腳。

進入車間時換的工作鞋視頻監測系統,讓我聯想到網球比賽中的“鷹眼”

龐大的車間里,工人很少,但機器轟鳴聲很大。引導我們的工作人員只能通過無線麥克風和無線耳機,才能跟我們進行語言交流。

工作人員介紹說,每一片紙尿褲必須通過200多項檢測點(剪裁、有無汙點……),才能被打包裝箱。哪怕只是腰部的剪裁多了1毫米,都要被剔除出來,集中銷毀。當然了,這些可沒辦法依靠人工來完成,視頻監測系統卻能很好地勝任這項重要工作。我們參觀時,隻見生產線上的紙尿褲飛速通過這個視頻監測器,偶有3-4片紙尿褲被扔進生產線旁邊的廢棄產品筐。

視頻監測系統

每一片紙尿褲通過視頻監測系統的時間極短,同行的參觀者懷疑視頻監測系統是不是能及時地把有問題的紙尿褲給“扔”出來。生產廠長似乎看出了大家的疑問,解釋說,這個視頻監測系統完成所有檢測隻需要幾毫秒的時間,肯定能在1片紙尿褲走出它的控製範圍前決定是合格放行,還是不合格剔除。因為在打包前的生產線,都是封閉的,沒辦法讓我們現場做實驗。但廠長說,他們反複的實驗,確認這個視頻監測系統可以做到不出錯地完成任務了,才將其正式投入生產的。

ADVERTISEMENT
進生產車間參觀,不做實驗怎麼行

不能挑戰視頻監測系統,還好有個金屬探測器能讓我們做一做現場實驗。工作人員特別強調說,直徑1毫米的鐵粒,都能檢測得出。

在我之前,來自消協的參觀者用鐵絲做了實驗。而我要用的則是標準的1毫米鐵粒(嵌在一小塊塑料中)。

我把鐵粒藏進一整包紙尿褲中,然後把這一大包實驗品放回生產線,在它通過金屬探測器時,被毫不留情地打出了生產線。當我把這顆鐵粒拿出,再將那包紙尿褲放回生產線上,它順利地走過了金屬探測器。不過,工作人員還是把它拿了出來,因為包裝破損,它只能留在工廠當個實驗品,不能再上市銷售了。

來自媽媽們的疑問

盡管參觀者對生產車間的控製條件都表示認可,但也有同行的新媽媽提出疑問,自己確實看到有人投訴他們的紙尿褲有蟲——這是否意味著生產環節的條件控製還是存在漏洞呢。

隨行的公司負責人向她解釋說,在受理投訴之後,他們將紙尿褲拿給第三方檢測,證實在紙尿褲中發現的蟲子是米蛾,生命周期只有42天。而那個產品卻是在半年前生產的,所以基本上排除生產環節發生汙染的可能性。在防蟲措施方面,工廠負責人稱:“我們有完善的防蟲計劃。首先,會嚴格控製原材料的安全衛生。其次,工廠建築設計時會限定周邊綠化的距離以減少蚊蟲,生產車間入口設置防蟲設施。與原材料接觸的設施進入車間前要經過高溫熏蒸,確保去除蟲害細菌。定期對成品、車間環境、工作人員、原材料、設備進行取樣,檢測微生物水平。所以,在整個生產環節不存在昆蟲存活的條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