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獨家】反家庭暴力法“周歲”效果如何?最高法民一庭庭長程新文給出答案

ADVERTISEMENT

3月8日上午,最高人民法院民一庭庭長程新文做客法製網演播室,就涉家暴案件的審理工作和人身安全保護令增設一周年情況與網友在線交流。反家庭暴力法實施一年來的情況如何?哪些人能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一起來看程庭長的回答。

680+!全國法院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

家庭是社會的基本細胞,家庭和諧是社會和諧的基礎。發生在家庭成員之間的暴力行為,不僅直接危害到受害人的身心健康和生命安全,導致婚姻家庭和未成年子女的不幸,而且極易引發惡性的刑事案件,危害社會的安全和穩定。反家庭暴力法表明了國家禁止任何形式家庭暴力的鮮明態度,家庭暴力不再是家庭私事,而是具有嚴重危害的社會問題。家庭暴力受害者需要國家公權力的保護,預防和製止家庭暴力是國家保護人權維護社會安定的重要職責之一。這是尊重人權、保障弱勢家庭成員合法權益的重要舉措,是弘揚家庭美德、形成平等和睦文明家庭關係的重要體現,更是社會文明進步的重要標誌。

自2016年3月1日反家庭暴力法實施以來,到今年3月1日正好一年。各地法院堅決貫徹法律,受理了一批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和撤銷監護人資格案件。截至2016年12月底,全國法院共計發出了680多份人身安全保護令。人民法院通過及時下發人身安全保護令,有效遏製了家庭暴力的發生,維護了受到家庭暴力傷害的婦女、兒童、老年人、殘疾人等的人身安全和人格尊嚴,用司法手段向全社會宣示,國家反對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維護平等、和睦、文明的家庭關係。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案件數量雖然不多,但是社會非常關注,影響面很大,人民法院通過撤銷監護人資格案件的審理,充分地展示了國家對未成年人權益的特殊保護。

人身安全保護令是一道無形的“隔離牆”

人身安全保護令是比較專業的術語,這是法律上的。用通俗的語言來說,是人民法院根據反家庭暴力法的規定,在施暴者和受害者之間設立的一個“法律保護傘”,等於是在施暴者和受害人之間築起一道無形的“隔離牆”,將施暴人阻攔在“夠不著”受害人的地方,具有法律上的威懾力,在很大程度上能夠預防家暴的發生或者再次發生家庭暴力。因此,人民法院正確適用反家庭暴力法,針對當事人的申請,及時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既是依法履職,用法治的手段保護人權,維護文明、和睦、穩定的家庭關係,同時也是代表國家公權力回應了社會反對家庭暴力的強烈呼聲和迫切要求。

大家知道,中國第一部反家庭暴力法是2016年3月1號開始正式施行的。在這之前,最高人民法院2008年在全國部分法院開展人身安全保護裁定的試點工作,有部分法院在審理婚姻家庭案件中,已經試行了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做法,當時叫人身安全保護裁定。但是對於全國大部分法院來說,反家庭暴力法的公布實施,還是有一個學習、宣傳、貫徹法律的過程,案件有一個受理、審理的過程。有不少法院提出來,審理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中,經常遇到的問題有家庭暴力和家暴現實危險的認定、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法律責任等,這些問題涉及到人身安全保護令的申請主體、證明標準、發出條件等事實認定和法律適用。

從反家庭暴力法實施的情況看,保護令申請人中既有家庭成員,也有同居者;除了女性以外,還有男性,也包括老年人、殘疾人和兒童。既有家暴受害者自行申請人民法院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的,也有家暴受害者住所地的婦聯、居委會、村委會等組織代為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的,還有一些社會公益組織協助申請人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最高法公布的十個典型案例中,就有一個是社會公益組織協助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的。從法律效果上來看,人民法院較好地掌握了撤銷監護人資格案件和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的證明標準以及人身安全保護令發出的條件。從社會效果來看,撤銷監護人資格案件切實維護了被監護人的合法權益,絕大部分案件中的人身安全保護令起到了預防和製止家庭暴力,保護當事人人身安全的作用。

反對家庭暴力需要全社會的力量

家庭暴力是一個很複雜的社會現象。反對家庭暴力不是一個孤立行為,從法律上來說,需要有關部門協作配合,需要全社會積極參與。正如反家庭暴力法第三條第二款規定的那樣:“反家庭暴力是國家、社會和每個家庭的共同責任。”人民法院在處理涉家暴案件中對此深有體會,2016年開始在實踐中逐步探索與當地政府、婦女聯合會、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學校、關工委、律師、社工、誌願者等各種相關部門和組織協力合作,建立起反家庭暴力網絡,形成聯動機製,共同構築全社會合力參與的反家庭暴力宏觀大格局。

在實施反家庭暴力法的過程中,許多人民法院通過與當地公安機關、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婦女聯合會緊密地配合,及時製止了家庭暴力,保證了人身安全保護令得到切實履行。各地法院今後也將繼續學習、借鑒成功經驗,充分利用信息化的優勢,將辦理人身安全保護令案件與反家庭暴力法的宣傳教育工作相結合,通過推送典型案例、答疑解惑,讓廣大群眾真正了解家庭暴力的危害以及維權途徑,主動協調、聯系相關部門和組織,讓人身安全保護令能夠得到很好的執行,能夠得到社會各界的支持。

根據反家庭暴力法第二十一條的規定:“監護人實施家庭暴力嚴重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被監護人的近親屬、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縣級人民政府民政部門等有關人員或者單位的申請,依法撤銷其監護人資格,另行指定監護人。”第二十三條第二款規定:“當事人是無民事行為能力人、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或者因受到強製、威嚇等原因無法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其近親屬、公安機關、婦女聯合會、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救助管理機構可以代為申請。”

這里提到的近親屬,主要包括子女、父母、兄弟姐妹、祖父母、外祖父母、孫子女、外孫子女。可見,根據法律規定,家庭成員和家庭成員以外共同生活的人可以向法院申請人身安全保護令或者撤銷監護人資格。前面已經提到了,人身安全保護令的申請人多數為女性家暴受害者,但是也有一些是男性家暴受害者,另外還有老年人、殘疾人和兒童等弱勢群體。鑒於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在遭受家庭暴力時沒有申請能力或者求助、申請的能力比較弱,反家庭暴力法還特別規定了較為寬泛的申請主體,比如說近親屬、婦聯、民政部門、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等,立法的目的就是為了充分地保障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的合法權益。

撤銷監護人資格是為及時終止家庭傷害

在傳統觀念中,打罵虐待自己的孩子是家務事,民間有一句俗話“打是疼罵是愛”,這些觀念在有些人的腦海中長期存在,有的還根深蒂固。現實生活中正是受到這樣一些觀念的影響,針對未成年人的家庭暴力時常發生,甚至釀成了一些慘案和悲劇。反家庭暴力法第十二條規定,未成年人的監護人應當以文明的方式進行家庭教育,依法履行監護和教育職責,不得實施家庭暴力。同時該法第二十一條規定,監護人實施家庭暴力嚴重侵害被監護人合法權益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據有關人員和有關單位的申請撤銷其監護人資格。這是繼民法通則第十六條、未成年人保護法第五十三條關於撤銷監護人資格的規定之後,再次以立法形式強調了撤銷監護人資格的內容,並且更加具體化,更加具有可操作性。撤銷監護人資格製度,從法律上來講,是對被監護人權益保護的重要手段,目的是為了及時終止家庭傷害,為被監護人提供安全庇護。

2016年,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審理了一起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案件。案件簡單說,程某(女)與李某系夫妻關係,生了一個孩子叫李某程。因孩子哭鬧,李某在吸毒後用手扇打孩子頭部、面部,造成孩子重傷二級。後李某被判處有期徒刑七年。程某(女方)向北京市通州區人民法院申請撤銷李某的監護權,法院判決撤銷李某的監護人資格,由程某擔任監護人。

這是一起未成年人母親申請撤銷孩子父親監護人資格的案件。李某作為李某程的父親,不但沒有盡到對孩子監護的法律義務,反而在吸毒後將不滿三個月的幼兒打至重傷二級,嚴重侵害了未成年人的合法權益。

程某作為李某程之母,申請撤銷李某的監護人資格,符合反家庭暴力法的規定,人民法院予以支持。撤銷李某的監護人資格之後,程某作為李某程的母親,是法定監護人,人民法院判決程某積極履行監護義務。

關於撤銷監護人資格案件的審理,2014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檢察院、公安部、民政部聯合出台了《關於依法處理監護人侵害未成年人合法權益行為若干問題的意見》。在這個《意見》中,對提出撤銷申請的主體、管轄法院、審理程序、可能撤銷的情形、判決以後的安置等,都有非常詳細的規定。未成年人因遭受嚴重家庭暴力,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案件,應當依照反家庭暴力法和《意見》的規定辦理。其他無民事行為能力人和限制民事行為能力人因遭受嚴重家庭暴力,申請撤銷監護人資格的案件,應當按照反家庭暴力法的規定並參照上述提到的兩高、兩部的《意見》中有關規定辦理。

違反保護令行為的處罰由公安機關和人民法院共同負責

法律的生命在於實施。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和執行人身安全保護令,都非常重要。我們認為,人身安全保護令是反家庭暴力法的核心內容之一,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執行是人民法院、公安機關和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的共同職責。反家庭暴力法第三十二條規定:“人民法院作出人身安全保護令後,應當送達申請人、被申請人、公安機關以及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等有關組織。人身安全保護令由人民法院執行,公安機關以及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等應當協助執行。”

從上述法律規定的內容看,我們認為,人身安全保護令的執行主要包括兩個方面的內容,一方面是監督當事人遵守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規定,及時製止當事人(施暴者)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另一方面是對當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進行處罰。

對於第一項的任務,監督施暴者遵守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規定,及時地製止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根據法律規定精神,通常由公安機關和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等負責比較符合實際。這種考慮的主要理由是:施暴者(被申請人)違反了人身安全保護令再次實施家庭暴力的,公安機關能夠及時出警製止家庭暴力,起到有效保護受害人免受再次傷害的作用,這也是公安機關法定的職責所在。同時,公安機關和居民委員會、村民委員會等督促當事人(施暴者)遵守人身安全保護令的有關內容、有關規定,更為便利,而且也更符合實際。對於第二項任務,對違反保護令行為的處罰,應當由公安機關和人民法院共同負責。具體也可以分為兩個部分:

第一,當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中的禁止性規定受害人報警後,公安機關應當立即出警,並作出相應的處罰。行為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行為同時也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觸犯了治安管理法的規定,公安機關作出行政處罰規定,比如說罰款、拘留,如果這種行為構成犯罪了,將依法立案偵查;對於不構成違反治安管理行為的,公安機關將固定證據後移交給人民法院進行處理,人民法院將根據他的行為、情節、性質,依法根據反家庭暴力法的規定,給予訓誡、罰款或者拘留。

如果受害人收集證據後向人民法院申請處理的,人民法院經過審查認為不構成犯罪,根據情節給予相應的處理,比如說進行訓誡、罰款或者司法拘留;如果人民法院認為涉嫌構成犯罪的話,將依法移送公安機關處理。

第二,被申請人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里面的有關驅逐、遷出等規定的,如果責令他遷出住所而拒不遷出,一般是由人民法院執行。如果人民法院認為,行為人同時實施了其他暴力行為或者有比較大的人身危險性,在這種情況下,一般來說,人民法院要根據情況商請公安機關來進行協助執行。

實際上我們大家真切地感受到,反家庭暴力是國家、社會和每一個家庭的共同責任,我們生活在這個社會的每一個人都不是簡單的一個旁觀者,更多的要通過自己的態度和行動來參與到反家庭暴力的合力中。我們人民法院在這方面擔負著重要的職責,其他的公安機關、婦女聯合會、居委會、村委會、律師、社工、誌願者等等,很多方方面面形成一個強大的反家庭暴力的網絡,讓我們以後最大限度地減少乃至消除家庭暴力。

“十大典型案例”出爐

在反家庭暴力法實施一周年暨三八國際婦女節來臨之際,最高人民法院發布了十大典型案例(更多案例詳情,請點擊“閱讀原文”)。這些案例中,有撤銷施暴者監護人資格的,有發出人身安全保護令的,還有對違反人身安全保護令的被申請人予以處罰的。這些案例是人民法院適用反家庭暴力法,維護家暴受害者人身安全和人格尊嚴的典型代表。這些案件的裁決結果,彰顯了國家法律的權威,震懾、教育了施暴者,宣示了國家反對任何形式的家庭暴力,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