個稅改革釋放三大信號,個稅起征點從3500元升至多少合適?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導讀:中國的個人所得稅收入逐年增加,且在2016年突破1萬億大關,高達10089億元,而在2012年,個人所得稅只有5820億元, 從數值上來講,幾乎是2012年的2倍。

3月7日上午,財政部長肖捷就“財政工作和財稅改革”的相關問題答記者問的時候提到目前個人所得稅的改革方案正在研究設計和論證中,首次提出個稅改革要從中國的實際出發,實行綜合與分類相結合。

不僅如此,從肖部長的回答中,釋放出個稅改革三大信號:

第一,按年彙總納稅,適用項目為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等;

第二,增加與家庭生計相關的專項開支扣除項目,比如“二孩”家庭的教育支出等;

第三,免征額提高與否根據居民消費水平測算。

盡管釋放出了這三大信號,然而,問題接踵而來。按年彙總納稅該怎麼納?專項開支扣除項目還有哪些?免征額會不會提高,提高多少?關於種種,個稅改革後續會怎麼改?

個稅改革曆程: 由1項個人所得征稅增至11項

我國的個稅改革經曆一個比較長的過程,個稅的起征點由800元升至3500元,征稅的項目由1項增至11項,將一直施行的工資薪金所得稅的九級超額累進稅調整為七級,取消了15%和40%兩檔稅率,將最低的一檔由5%降為3%。

1950年1月

政務院發布了新中國稅製建設的綱領性文件《全國稅政實時要則》,其中涉及對個人所得征稅的主要是薪給報酬所得稅你和存款利息所得稅,但由於種種原因,一直沒有開征。

1980年9月

全國人大通過並公布了《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我國的個人所得稅製度至此方始建立。起征點確定為800元,征稅對象包括中國公民和中國境內的外籍人員。但由於規定的免征額較高(每月或每次800元),而國內居民工資收入普遍很低,因此絕大多數國內居民不在征稅範圍之內。

1993年10月

全國人大通過了《關於修改(中華人民共和國個人所得稅法)的決定》的修正案,規定不分內外,所有中國居民和有來源於中國所得的非居民,均應依法繳納個人所得稅,實現了個人所得稅,收入調節稅和個體工商戶所得稅的三稅並軌。

2000年9月

財政部、國家稅務總局根據國務院有關通知精神,製定了《關於個人獨資企業和合夥企業投資征收個人所得稅的規定》(財稅[2000)91號,明確從2000年1月1日起,對個人獨資企業和合夥企業停征企業所得稅,對其投資者的生產經營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從而解決了個人獨自企業和合夥企業投資者的雙重征稅問題。

2002年1月1日

個人所得稅的收入實行中央與地方按比例分享。

2005年8月

個人所得稅法修正案草案初審,將個稅起征點提高至1500元/月。

2005年10月

全國人大通過決議,個稅起征點改為1600元/月,自2006年起實施。

ADVERTISEMENT

2007年12月

全國人大通過決議,個人所得稅起征點改為2000元/月,自2008年3月1日起實施,並將儲蓄存款利息所得個人所得稅稅率由20%調減為5%。

2010年1月1日

按20%的比例稅率對個人轉讓上市公司限售股取得的所得征收個人所得稅。

2011年9月1日

個人所得稅的起征點調高到3500元/月,並且將一直施行的工資薪金所得稅的九級超額累進稅調整為七級,取消了15%和40%兩檔稅率,將最低的一檔由5%降為3%。

2013年12月6日

財政部、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國家稅務總局下發了《財政部 人力資源社會保障部 國家稅務總局關於企業年金 職業 年金個人所得稅有關問題的通知》(財稅[2013]103號),自2014年1月1日起實施,明晰了年金個人所得稅政策。

任何國家的稅收體系都要承擔籌集財政收入和調控經濟的任務,對於每個稅種來說,起內在的特征和屬性決定其功能定位有不同的側重。對於個人所得稅,在許多國家被同時作為籌集財政收入和調節收入分配的主稅種。

據2006年數據顯示,美國、德國以及韓國這三個國家的個人所得稅收入占中央財政收入的比重分別為36.5%、24.5%及15.2%,比重很大,兼顧籌集財政收入以及調節收入分配的作用。

而具體到中國,在當前和今後相當長的一個時期內,個人所得稅的功能定位需要側重與調節收入分配差距。

基尼系數是國際上用來綜合考察居民內部收入分配差異狀況的重要指標,基尼系數越大,表示收入分配差距越大。

2017年1月,國家統計局局長寧吉喆透露,2016年中國的基尼系數是0.465,這比2015年提高了0.003。

寧吉喆說表示,近年來,中國的基尼系數總體上是呈下降趨勢的,2012年到2015年,中國居民收入的基尼系數0.474、0.473、0.469、0.462。過去一年,中國城鄉居民收入的相對差距還是在縮小的,從2015年的城鄉收入倍差2.73下降到2016年的2.72。

近5年來,個人所得稅收入占全國財政收入始終保持在7%以下。盡管這樣,個稅收入也在逐年增加,占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收入比重以及占全國財政收入的比重在逐年增大。

(數據來源:財政部 整理by飛笛研究院 )

從以上圖表可以看出,中國的個人所得稅收入逐年增加,且在2016年突破1萬億大關,高達10089億元,而在2012年,個人所得稅只有5820億元, 從數值上來講,幾乎是2012年的2倍。

相應地,個稅收入占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中的稅收比重也逐年增加,從2012年的5.78%升至2016年的7.73%,比重越來越大。

同樣地,個稅收入占全國一般公共預算收入比重也越來越大,從2012年的4.96%升至2016年的6.32%。

一邊基尼系數在提高,一邊個稅收入也在小幅提高。收入差距在拉大,征收個稅好像也不能遏製基尼系數擴大的趨勢,這就意味著個稅有點失去了調節收入公平的作用。這個矛盾的症結點在公眾看來,恐怕是起征點太低的原因。

個稅起征點:從3500元升至多少合適?

社會生活成本的不斷增加,使得公眾的生活負擔越來越重,這時,個稅收入占全國財政收入的比重也在不斷增長。由此,很多人認為應該將起征點由3500元調至5000元,甚至8000元,借此減少個稅的繳納,減輕個人負擔。

全國人大代表、格力集團董事長董明珠每年兩會期間都呼籲下調廣大職工的個稅,2015年就曾建議把個稅起征點由3500元提高到5000元。

ADVERTISEMENT

3月7日,在接受媒體采訪時,董明珠說“我認為拿10萬以內的可以不繳稅”,話一說出,便引來大量網友的稱讚。

同樣引來大量網友點讚的是全國人大代表、全國人大財經委副主任委員黃奇帆,他在審議財政預算報告時建議,將個人所得稅最高邊際稅率從45%降低至25%。

不管民間的議論多紛紛,官方關於起征點的信號依然不明確,起征點定在什麼位置依然不確定。但有一點值得稱讚的是,肖部長表示,將根據居民消費水平等因素進行綜合測算,確定是否提高免征額,該提高就提高。

問題來了,如何測算消費水平?會不會根據一段時間內的物價水平以及通貨膨脹或緊縮的程度,調節起征點。

專項開支扣除項目:除了“二孩”的教育支出,還可以包括哪些?

肖部長在該問答會中表示,會適當增加與家庭生計相關的專項開支扣除項目,而肖部長隻透露會考慮有關“二孩”家庭的教育等支出,而做一些稅前開支的扣除。

就國外的個稅征收來說,課稅對象為淨所得(AGI,Adjusted Gross Income,即個人總收入扣除為獲得收入而發生的必要指出)),並允許進行某些生計扣除和寬免,寬免額和生計扣除充分考慮納稅人的具體情況以及通貨膨脹的影響。

為保證納稅人基本生活和減輕納稅人負擔,美國稅法規定,在AGI基礎上,根據納稅人的具體家庭情況(如家庭人口、撫養情況等),給予每個人一定的寬免額。2009年單身個人的寬免額為3650美元,一對配偶為7300美元,一個四口之家為14600美元,以此類推,撫養人數越多,寬免額越高。

接著,美國再對剩餘所得部分(AGI-寬免額)給予一定的免稅額,及所謂的標準扣除額,會每年根據通貨膨脹情況進行調整。

此外,對於標準扣除額,納稅人還可以選擇分項扣除的方法,允許分項扣除的項目有抵押貸款的利息支出、州與地方的某些稅款和慈善捐款、高昂的醫療費等。

這些項目是否可以列入我國專項開支扣除項目?

財政部長肖捷透露,將部分收入項目,比如工資薪金、勞務報酬、稿酬等,實行按年彙總納稅。

不知道我國最後會怎麼征收個稅。但是國際,在征收方式上,國外很多國家都以年為納稅時間單位,實行源泉扣繳和自行申報為主,年終綜合計算稅款,多退少補。

源泉扣繳是個人所得稅的主要征收方式,被世界多數國家所采用。如OECD國家中,除法國和瑞士外,其他國家的工薪均采用源泉扣繳,大部分成員國的股息所得以及利息所得也采用此方式征繳。美國90%以上的個人所得稅收入通過源泉扣繳來取得。源泉扣繳的好處在於稅款支付與現有的收入水平聯系起來,保證稅款幾十入庫,同時也可以有效控製稅源,防止漏稅。

自行納稅包括日常自行申報和年終綜合申報兩類。日常自行申報主要是針對不適用源泉扣繳的收入所規定的申報製度,幾乎所有的國家都采用該製度,年終綜合申報主要是彌補源泉扣繳和日常自行申報的不足。

總之,這些都是國外的經驗,高層會不會適當參考,待個稅改革方案出來,便隻分曉。

以上內容來自於飛笛資訊中南海速遞產品。中南海速遞:以信息流的形式,及時傳遞國務院、一行三會、各大部委的消息,並對重要的文件或政策進行輕解讀。

【聯系我們】

0755-86037819

marketing-service@21fid.cn

深圳市深南大道9996號鬆日鼎盛大廈6樓

點擊閱讀原文,下載飛笛智投APP,查看“預知未來”,埋伏政策機會: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