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鐵男廁多為女保潔 男士表示自己渾身不自在】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地鐵男廁多為女保潔 男士表示自己渾身不自在

ADVERTISEMENT

(資料圖)

地鐵男廁多為女保潔,急匆匆衝進男廁所,卻發現女保潔員正在里面清掃,您遇到過這樣的尷尬嗎?李先生近日反映,他發現武漢多座地鐵站男廁所的保潔員,幾乎是清一色的“娘子軍”,有時如廁時遇到,雖然這些女保潔員都是一心一意做衛生,從不左顧右盼,但他還是覺得渾身不自在。“希望地鐵集團多考慮一下男士們的感受,解決這個問題。”他說。

尷尬

男廁所內遭遇女保潔員

李先生稱,上周他在武漢地鐵6號線漢正街站乘坐地鐵時,正在廁所小便,一名女保潔員拿著拖把走了進來,讓他感到十分尷尬。“上廁所的男士進進出出,突然冒出個女保潔員,真的很不習慣。”他說。之後他觀察發現,地鐵站內的男廁幾乎都是由女保潔員清掃。“男廁所為什麼不能由男保潔員清掃?”李先生有些不解。

前日,楚天都市報記者探訪了武漢地鐵2號線、3號線、4號線、6號線等10餘座站點,發現這些站內的男女廁所各只有一名保潔員,而且無一例外都是女性。

在地鐵6號線武勝路站,廁所保潔員孟女士稱,該站保潔員分為早、中、晚三班,其中早班和中班在地鐵運營時間段內,一般由一名保潔員專職負責清掃廁所。雖然班組內也有男保潔員,但他們不方便進女廁所,所以清掃廁所的任務都落在了女保潔員身上。

(資料圖)

委屈

ADVERTISEMENT

保潔班長被罵“耍流氓”

多位女保潔員告訴記者,進入男廁時,她們也覺得有些尷尬。

前日下午,在地鐵6號線漢正街站,保潔員楊女士拿著夾鉗,在男廁門口徘徊,不時湊到門口張望一下,直到確定里面沒人,這才進去清理便紙簍。恰好此時兩名男乘客如廁,她隻好低著頭繼續工作。

楊女士說,她剛剛來此上班,覺得很不適應。每次進男廁所,她都要在門口等上半天。但地鐵站乘客眾多,每次她還沒清掃完,就有男乘客進來。如果她退出,完不成清掃任務,就會被扣分,所以顧不上那麼多了。

地鐵6號線江漢路站保潔班早班班長皮女士,還因清掃男廁受過委屈。她說,半個月前,她見清掃廁所的何女士忙不過來,就主動幫忙擦洗男廁所的洗手盆和鏡子。這時,一名中年男子進來上廁所,讓她出去。她剛要解釋,對方就罵她“耍流氓”,還喊來當班主管投訴。

地鐵2號線洪山廣場站保潔員朱女士說,她清掃男廁時,也時常遇到男乘客要求她先出去,不過大多比較禮貌。

(資料圖)

原因

為省成本難保男女分工

除了地鐵站,記者還探訪了多座商場的公共廁所,有的做到了保潔員男女分工。

ADVERTISEMENT

在漢口火車站廣場一處公廁,保潔員梅女士說,她專門負責清掃女廁,男廁則由一位男師傅負責。不過,兩人都是全天候上班,遇到這位男師傅生病或有事請假,她便代班清掃男廁。如果自己請假,則隻好找熟悉的女性頂班,因為男師傅不方便進女廁所。

武勝路凱德廣場多個樓層公廁的保潔,也實現了男女分工。不過負一樓公廁因男保潔員短缺,只能由女保潔員兼顧。

中山大道王府井百貨,三層到六層各有兩座公廁,分別由一男一女兩名保潔員負責清掃。負責該商場保潔工作的武漢小竹物業公司現場負責人介紹,是否由男保潔員負責清掃男廁,主要由甲方項目負責人決定。有的商場外包保潔服務時,會特別提出這一要求,並適當增加開支。

武漢小竹物業也承包了武漢地鐵6號線和3號線部分站點的保潔服務。該公司行政主管周女士說,地鐵站男廁之所以多由女保潔員清掃,是因為難招男保潔員。據粗略統計,保潔員應聘者中,男性僅占一成左右。而且男保潔員的流動性大,往往工作沒幾天就離職。

另一個原因,是為了節省成本。如果經費隻夠一座廁所配備一名保潔員,他們會優先選擇女保潔員,“因為男保潔員進女廁,更易引起糾紛。”

聲音

敬請相互尊重多多包涵

如果您是男性,上廁所時遇到女保潔員,會覺得尷尬嗎?前日,記者在街頭隨機采訪了20多位男士。

有人認為,“男將”不應過於拘泥於小節,只要對方沒有明顯打擾到自己,就不會介意;有人認為,女保潔員清掃男廁,至少比男保潔員清掃女廁要好得多;當然,也有人認為,既然女士介意男保潔員清掃女廁,男士介意女保潔員清掃男廁也很正常。

對於這一問題,著名禮儀專家、武漢大學教授李榮建表示,自古以來男女有別,在當前的文明社會,上廁所也應講究禮儀,男性的隱私同樣應該受到保護。

他建議,地鐵運營方或物業公司招聘廁所保潔員前,應當充分考慮到如廁者的感受,尊重所有乘客的隱私。如果客觀條件只能由女保潔員清掃男廁,清掃前也應在門口放上“暫停使用”的提醒牌,讓男性如廁者提前作好心理準備。

同時,作為男性如廁者,看到女保潔員進出男廁,也應當換位思考,尊重她們工作的特殊性,多多給予理解和包涵。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