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地律師VS一線大所:每一名本地律師都應該學會的兩件事情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記得剛當律師的那會兒,一次一位台灣同胞向一位美國客人介紹我,說我是一名“local lawyer”,那時的我不明白什麼是本地律師,也不知道一名本地律師意味著什麼,直到在這個行業摸爬滾打十幾年後,我才似乎意識到了些什麼。

前幾天一個客戶問我,他的業務請本地律師處理好,還是找北上廣深一線大所的律師更適合?我告訴他,請哪裏的律師取決於滿足其法律需求需要動用的法律資源。不同的律師持有的資源不一樣,如果處理好這項事務需要的僅僅是本地資源則沒有必要麻煩那些大所律師,相反如果必需調用全國性甚至是全球性資源那只能請那些大家出山了。

本地律師VS一線大所,誰強誰弱?

ADVERTISEMENT

其實,在很多項目中,不管是訴訟業務還是非訴事務,通常不僅依靠全國性資源,更要謀求本地資源的支持。因此,本地律師和一線大所律師之間,在理論上應是互補關係,也就不存在適合與不適合的問題。

在我的認識中,因為曆史原因,很多的全國性資源配置在了一線城市。比如,北京配置了全國的政治資源,因此其成為中國的政治中心;而上海則幾乎壟斷了全國所有的金融市場要素,並吸引了大量跨國企業入駐,因此成就了其中國金融中心的地位;廣州自古以為就是中國最重要的商業中心,改革開改初期這一地位得到了進一步加強和鞏固,從使得更多的商業機會優先配置給了這個城市;而深圳則是中國的“改革中心”,國家很多創新模式優先配置到那里。

總而言之,北上廣深之所以成為一線城市,是因為他們壟斷著可以輻射全國的重要資源。盡管在互聯網時代,這種壟斷地位正在被逐步分化,但曆史給予他們的中心地位在短期內仍無法被撼動。因此,在一線城市執業的律師,很容易利用這些壟斷性資源為全國範圍內的客戶和項目的提供法律服務,這都是本地律師所難以比擬的。

其實每個地區都有獨有資源,每個地區的律師也都有各自的優勢,區別僅僅在於資源的效力範圍,一線城市的資源是全國性的,而剩餘的則是區域性的。

有一次去一個地級市的律協分享,我問大家這個城市壟斷著什麼樣法律資源?全場一臉茫然。當我告訴大家,是“中級人民法院”時候,全場都笑了。當然,我指的“壟斷性”並非指與“中級人民法院”的關係處理的好,而是我們更精確了解這個法院的司法政策,更能準確預測某個特定案件在這個法院的裁決結果。這些都是一線城市的律師難以在短期輕易做到的,反而這是我們本地律師只要用心就可以輕鬆掌握的信息。

每位本地律師都應當做好的兩件事情

ADVERTISEMENT

因此,一個合格的本地律師應當能夠精通運用所在區域獨有的法律資源,只有這樣我們才能獲得一個專屬於本地律師的細分市場。為實現這一目標,我個人認為,每位本地律師都應當做好如下兩件事。

1

熟悉當地法院的司法政策

在辦理訴訟案件時,訴訟方案的製定極為重要,在製定訴訟方案的時候需要我們要準確知道受理法院審理類似案件的內部指導意見、立案流程和立案標準、針對不同訴訟標的訴訟費計取方式、法院受理財產保全接受擔保的方式、對爭議事項的裁決習慣,甚至經辦法官的裁決傾向性等,因為這些要素直接關係到訴訟目標的實現,以及訴訟目標實現的成本和面臨的風險。而要低成本地獲得這些重要信息,只能借助本地律師。

裁判文書公開製度,使得同類案件相互參考和借鑒變得越來越容易,從而大大降低了案件裁決的成本和風險,從而對解決同案不同判的現象有極大的正向推動作用。正是因此,生效裁決對日後案件審理的影響,甚至對商事行為的影響越來越明顯。所以,裁判文書公開對於訴訟律師和非訴訟律師快速準確掌握司法政策提供了方便和可能。

因此,本地律師應當注重對本地法院公布的司法政策、案例的收集整理和研究,同時注意收集整理有關本地法院的相關信息,我們一旦掌握了這些重要信息,對於參與客戶訴訟案件的策略製定,非訴訟案件的交易模式設計有重要幫助。

律師只有參與當事人重大事項的決策,才有可能實現法律服務的升級。

精通當地政府的辦事指南

客戶需要律師提供幫助的每項交易幾乎都有政府的參與和干預,比如房屋買需要向房產交易部門辦理權屬變更登記,股權轉讓需要向工商行政管理部門辦理股權變更登記,在交易中如果使用外彙需要外管局審批等。

由於不同地方間的差異,不同的地方政府對同一法律的執行會有所差異。因此,在重要交易中,需要對地方政府的審批事項進行盡職調查,通過調查充分了解設計的交易模式和交易流程是否滿足政府審批的需要,否則就會影響交易如期進行,甚至會導致交易失敗。

某一地方政府的辦事指南,是該政府的具體辦事部門對國家法律、地方政策最終的理解和實施,該辦事指南對交易的影響是現實和直接的。因此,對政府辦事指南了解的重要性甚於對地方法規政策的掌握。

現在幾乎所有的地方政府網站都公開了各部門的辦事指南。這些被公開的辦事指南不管針對的是在線辦理的事項,還是窗口辦理的事項,都非常明確地公示了審批事項的審批部門,審批依據,審批時需要提交的材料,審批需要的時限、費用、流程、地點等,極為具體,極為具有可操作性。而這些信息,都是一項交易必須要充分考慮和充分尊重的。

更為重要的是,當一項交易涉及多個審批事項的時候,我們就可以將多個審批事項按審批順序組合起來,再加上其他必要的交易要素,這時就可以輕鬆生成一個完整且極具可操作性的交易流程。

如果本地律師平時積累了這些信息,並進行了實時更新,客戶一旦需要,就可以通過檢索快速調出,並進行有效組合,這樣我們才有資格和能力在決策階段為客戶提供更重要的法服服務。

“無人背書,證據是說服客戶的唯一手段”

總之,不管我們在哪裏執業,客戶需要我們都是因為我們擁有他們沒有,但又需要的資源。本地律師與一線城市的律師之間沒有本質區別,利用好手中的資源,就能為客戶創造更大的價值,就能給他們更好的體驗。

上面的兩件小事,看似容易,其實真正落實起來極為困難,因為完成這項工作短期需要付出極大勞動,日後還要不斷更新。更為重要的是,這些需要長期堅持的工作,短期見不到經濟效益,正是如此更多的律師僅是嘴上說說而沒有采取實際行動的根本原因。

不過,我們做了很多同行想做而沒有去做的事,就會提早獲得證明我們是一個合格本地律師的證據。在沒有人為我們背書的情況下,證據是我們說服客戶的唯一手段。

| 張健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