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旬老人守空村,子女靠聽電話聲判斷她身體

ADVERTISEMENT

小彭村、小北徐村和中徐村,是安徽肥東陳集鎮境內的三個自然村落,在青壯年外出務工後,留下空空的村莊。三個村子中,小彭村和小北徐村隻剩四五個老人,中徐村300多口人隻剩下五六十人。81歲的魏克英老人,常年獨守幾間瓦房,兒女們每天通過電話聽老人的說話聲音,來判斷老人的身體狀況。

陳集鎮是地處江淮分水嶺上的一個鄉鎮,主要經濟來源依靠種田,由於這里地理位置的特殊,種地基本靠天收,因此越來越多的青壯年選擇外出打工,農田大多被扭轉給種田大戶或者拋荒。小彭村隻有二三十戶人家,時值中午時分,村子中幾乎看不到人,甚至連雞鴨、狗都看不見。

“一棍子打不到人!”74歲的彭章根老人說,整個村子隻剩下四五個老人,“年輕人都出去了,常年大門緊鎖,哪裏來的雞鴨?”

彭章根老人是村子里留守的幾個老人之一,獨守著6間大瓦房。老人有三個兒子,一共有12口人,但春節過後隻剩下他一個人。彭章根說,孩子們都在外地打工,長年都不回來。剛剛過去不久的春節,也隻有其中的一個家庭回來過年。

ADVERTISEMENT

“太孤單!生病都無人知道!”彭章根原來有個老伴。13年前跟老伴分居後,就再也沒有在一起生活。“想找個伴,但兒子們死活不同意。”彭章根往年一個人在家還種了好幾畝地。“年歲大了,今年準備少種一點。”

“媽,可吃啦?吃什麼啊?媽,可睡覺啦?”與彭章根家相隔幾百米遠的一棟老瓦房里,81歲的魏克英老人提起孩子們,大聲和記者說著。老人說,孩子們很孝順,幾乎每天晚上都有人打電話過來詢問情況。“他們是通過我說話聲音來判斷,我身體怎麼樣啊,有沒有生病啊。”

魏克英老人有好幾兒女,總共十幾口人。但往常日子里,隻有她一個人守在家里,面對著幾間空空的大瓦房。“老大已經去世了,媳婦帶著幾個孩子不容易;老二在上班,忙!老三一家在新疆打工,太遠!”魏克英說,“不過他們有的清明節和春節都會回來!”

和小彭村相比小北徐村隻有18戶人家,也隻有四五個老人留守在村里。

ADVERTISEMENT

72歲的施道華一家有13口人,在孩子們外出後,隻剩下他一個人看守幾個孩子的兩棟大瓦房。“每天都是在這兩棟房子里轉來轉去,連說話的人都沒有。”施道華說。

67歲的朱正兵也是小北徐村里的留守者,不同的是自己老伴還在身邊,倆人多少有個伴。朱正兵全家有10口人,在孩子們走後,老倆口守著5間瓦房。

朱正兵原來是個村干部,他說村里人均田地有2畝多,即使種田,豐收了也隻能維持基本生活,因此青壯年更願意選擇外出打工,像他們這樣幾個老人留守村莊的現象,已經持續很多年。

78歲的徐誌琴有好幾個兒子,也都在外面打工,留下她一個人獨自生活。

ADVERTISEMENT

與小彭村和小北徐村相比,中徐村村子要大很多,80多戶人家,300多人口。

“老弱病殘加起來,大概有五六十口人吧!”61歲的談世鬆說。談世鬆全家5口人,一年到頭隻有老兩口在家里,為了不增加孩子們的負擔,倆人種十幾畝地。

73歲的郭傳英老伴已經去世,孩子們在外打工,她一個人留守在家里。房子已經開裂,岌岌可危。“生病都是靠自己,從來不告訴孩子們,實在不行了,鄰居們相互之間都能幫幫手。”

小彭村、小北徐村和中徐村現狀,在當下中國農村非常普遍。廣大農村,在青壯年外出打工後,留下老人,留下一個個空巢村,甚至造成大量田地拋荒,應該引起有關部門重視。吳芳/攝影 更多精彩故事,請關注“乙圖”微信公眾號(yi_photos)

原創作品,未經授權,嚴禁任何形式轉載,侵權必究!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