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神節”:她們為什麼掛著淚水 因為她們愛得深沉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女神節”:她們為什麼掛著淚水 因為她們愛得深沉

“黨的十八大以來,因公犧牲民警2105人、受傷民警22977人,僅2016年,因公犧牲民警人數有362人,負傷4913人。……”一組資料拉開了迎三八“陪你一起過節”主題活動的序幕。

來到活動現場的,有李曉霞、董明珠、宋春麗、李亞蘭、崔巍等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她們在這裡和公安烈士連龍、甘科偉、曲玉權、蔡鬆鬆、趙天昱、買買提江.託乎尼亞孜的遺屬一同迎接2017年的國際勞動婦女節。

董明珠:沒想到是這樣一個活動

“說實在話,我來之前以為只是來看一臺晚會。”這是人大代表董明珠女士受邀走上臺來說的第一句話。

在此之前,活動中剛剛播放了民警趙天昱烈士的視訊短片。吉林省輝南縣公安局石道河派出所副所長趙天昱從縣公安局開會結束返回派出所途中,接到群眾報警電話稱,在輝南縣慶陽鎮發現已被立案偵查的犯罪嫌疑人於某。他立即駕車趕往現場。在與嫌疑人於某的搏鬥中,趙天昱胸部、腹部、手臂身中21刀,因傷勢過重,英勇犧牲。

他76歲的老母親在追悼會現場悲傷過度,心髒病突發,追隨兒子而去。視訊的最後出現了一行字幕:有一種愛叫不離不棄,有一種愛叫生死相依。

“我在下面一直告訴自己不能哭,因為這是在過節,過節意味著快樂,但是英雄的故事衝擊著我的心靈。”董明珠說,“英雄不是為了自己,而是為了人民和國家,他們不僅是愛人的好老公,不僅是孩子的好爸爸,他們更屬於所有的人民。”

在活動現場,董明珠表示將每年對公安烈士遺屬進行捐助,她說“人家說我是一個成功的人士,但我覺得真正的成功屬於這些英雄!”

下輩子,我不做你的女兒了,我要當你的媽媽

喀伊熱·買買提江今年20歲,此前,她是新疆農業大學的一個學生,但當她的爸爸,新疆維吾爾族的反恐英雄買買提江·託乎尼牙孜被暴恐分子殺害壯烈犧牲後,她在內心深處做出了影響她一生的決定——轉學新疆警察學院,成為像爸爸一樣的警察。

ADVERTISEMENT

今天,喀依熱也來到活動現場。談起當初做的這個決定,喀依熱說,自己的媽媽強烈反對,失去丈夫的她,不想以後再失去女兒。“媽媽說,如果我當警察,就和我斷絕母女關係。”但後來,喀依熱的媽媽最終支援了女兒的選擇,只是每次看到喀依熱穿警服就會哭。

自從爸爸離開後,喀依熱對“爸爸”這個詞一直在逃避。

“他生前陪我的時間特別少,把一生獻給警察事業,沒有幾點鐘起幾點回家的概念,每星期回一趟家就很不容易了。一起吃飯都是件奢侈的事。”

但是,人走了生活還要繼續,喀依熱選擇勇敢面對生活。對於爸爸,她說,“如果有下輩子,我不做你的女兒了,我要當你的媽媽,把全世界最偉大的愛給你。”

現在,喀依熱繼承爸爸的衣鉢,帶著爸爸的名字,在反恐維穩的路上,一路向前。

李曉霞:願生者堅強

1月15日,有兩位警察離開了人世。一位是廣西南寧緝毒民警甘科偉,另一位是新疆喀什交警連龍。

連龍,新疆喀什地區塔西南公安局交警支隊支隊長,43歲的連龍因勞累過度送醫,終不治身亡。犧牲前,他在病床上的“最後一個敬禮”淚溼網際網路,#回連龍一個敬禮#活動有兩千萬網友參與。

甘科偉,廣西壯族自治區人民警察,緝毒英雄、“金牌臥底”。2017年1月,勞累過度突發腦溢血逝世,終年37歲。

全國人大代表、乒乓球世界冠軍李曉霞,將球拍遞到連龍和甘科偉的妻子手中,她說:“正因為公安民警在賽場內外保護著我們的安全,我們才能夠在賽場上安心的比賽、為國爭光。今天,我想把有我親筆簽名的球拍,送給連龍和甘科偉的孩子。希望我在賽場上的拚搏,能夠感染到他們,願生者堅強!”並表示願意“手把手”教孩子打乒乓球。

每個除夕,都是她爸爸的祭日

在2017除夕夜,黑龍江省民警曲玉權在出警中,遭遇暴力抗法犧牲。

那天,黑龍江天寒地凍,曲玉權出警後,再也沒有等來1小時後的春晚;那天,做護士的妻子王麗晶剛剛搶救完一位心衰患者,當她趕到曲玉權身邊時,丈夫已經離世;那天,他們4歲的女兒,還在家等著吃團圓餃子,以後的年年歲歲,每個除夕,都是她爸爸的祭日。

ADVERTISEMENT

在今天的活動上,王麗晶說,會替老公承擔起這份責任,照顧好老人和孩子。

瞭解了曲玉權的事蹟後,全國人大代表李亞蘭表示,“警察的執法,需要全社會每個人的支援。”她說,“每個老百姓都是警察和警嫂的堅強後盾,我和大家要擰成一股繩,共同維護警察正當執法的權利。”

“我知道(搶救)可能性很小,當時什麼都沒想,希望有奇蹟發生”

民警蔡鬆鬆用盡身體最後一點力氣,把兩個孩子託出水面,自己卻再也沒能爬上岸。這是蔡鬆鬆留給世界的最後一個畫面。

2017年1月24日,是蔡鬆鬆31歲生命的最後一天。直至今日,一想起蔡鬆鬆的點點滴滴,蔡鬆鬆妻子吳娟仍然忍不住流下眼淚。在今天的活動上,吳娟回憶起當時搶救蔡鬆鬆的情景。

“蔡鬆鬆落水的地方距離我工作的醫院,有一個小時的路程。他落水一小時後,就被送到這裡,”吳娟說,“我知道(搶救)可能性很小,但當時什麼都沒想,希望有奇蹟發生。”視訊片裡,當時的吳娟不斷地按壓蔡鬆鬆的胸口,一遍又一遍,她聲音嘶啞地喊著,“老公,你醒醒!你醒醒!”但蔡鬆鬆終究沒有醒來。

蔡鬆鬆走後,留下一張他再也無法親手開啟的錄取通知書,留下一對尚不懂事的3歲的雙胞胎女兒,留下他至今沒有走出悲傷的年邁父母,留下了他最牽掛但此時此刻需要成為家庭頂樑柱的妻子。不過吳娟覺得,蔡鬆鬆沒有離開,“也許某一天,他還會從門外走進來,喊一聲,‘老婆,我回來了’。”

看完蔡鬆鬆的事蹟,全國人大代表、杭州歌劇舞劇院院長崔巍表示,“我創作排練過無數的作品,但這樣的故事卻是第一次,公安戰士是最優秀的藝術家。”崔巍說,她要把這些警察故事變成舞臺上的故事,讓看多的人看到。


» 介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