隋煬帝干的每件大事都是正確的,怎麼就亡國了呢?

ADVERTISEMENT

ADVERTISEMENT

  中國曆史上,有兩個二世而亡的大一統王朝,一個是秦朝,一個是隋朝,這兩個朝代雖然短暫,卻在中國曆史中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秦朝與隋朝在曆史上有諸多相似之處,但是秦二世與隋二世卻有著天壤之別,一個玩出了帝國的下限,一個玩出了帝國的上限,最終卻都將父親建立的帝國玩的灰飛煙滅!

  隋煬帝這個皇帝,在曆史上一直都是暴君,昏君的代名詞,他荒淫無道,他窮奢極欲,他殘暴無比,最終將大隋帝國推進了毀滅的深淵。但是了解曆史的人都知道,隋煬帝其實算不上一個完完全全的暴君,或許他只是不會做皇帝罷了!

ADVERTISEMENT

  隋煬帝的罪過想必無人不知無人不曉,但是卻很少有人細細思考這背後所發生的事情,我在這里並不是歌頌隋煬帝,就像評價隋煬帝的那句“巍煥無非民怨結,輝煌都是血模糊”,他只是做了“罪在當代,功在千秋”的事,功過始終都要分開來說。

  隋煬帝做過很多很不錯的事,首先就是科舉,雖然科舉首創是他爸隋文帝,但是那會兒科舉考試及第的人是不能入朝為官的,直到隋煬帝的時候,科舉才真正的成熟,因為隋煬帝開創了進士科!開創進士科應該比單純的開創科舉考試要重要一些,因為這打破了隋朝以前由貴族把持朝政的傳統,給了底層民眾一個晉升的渠道!有時候真的想不懂,為何後世的文人一個個通過隋煬帝開創的進士科出人頭地之後,還要反過頭來說隋煬帝一無是處!

ADVERTISEMENT

  其次就是三征高句麗,雖然最終無功而返,但是隋煬帝征高句麗的目的是明確的,也是正確的。最終還是由唐高宗將高句麗滅了,其中的唐太宗也征伐了一次高句麗,後來還經常被韓國拿來拍成曆史神劇,對,就是那個被射瞎了一隻眼睛的唐太宗!由於高句麗鼎盛時期對中原王朝構成了很大的威脅,所以不管隋煬帝殘暴不殘暴,昏庸不昏庸,他征伐高句麗是沒有錯的!

  其三,就是修京杭大運河,京杭大運河在中國的曆史地位相當於長城也不為過。曆史上都說隋煬帝因為想去江南賞花,為了便利就修了條京杭大運河,我在這就只能嗬嗬了!要知道隋煬帝只是殘暴罷了,卻並不昏庸,他至少知道修建京杭大運河的利弊,以至於現在,京杭大運河的作用還是不可忽視的。至於修運河去賞花的由來,那就多虧李唐王朝了。

  尤其是後世的一些文人騷客,沒事就將隋煬帝修大運河所帶來的影響與結果拿來大書特書,但是這些文人騷客們卻不會去想,曾經的隋煬帝為了修這條大運河,斷送了整個大隋帝國,雖然這麼說有點誇張。

  再看看後世的一些皇帝,比如大明永樂皇帝,其實永樂皇帝干的事跟隋煬帝差不了多少,都是好大喜功,都想一輩子干完幾輩子的事,都想做千古一帝,真實的大明永樂皇帝並不像曆史書上講的那樣,但是為何永樂皇帝成功了,而隋煬帝失敗了?

  其實做皇帝也是一門學問,簡單來說,就是隋煬帝不會做皇帝,而永樂大帝更會做皇帝,就這麼簡單。隋煬帝的每一件功業都與後世普通百姓息息相關,所以才有了“功在千秋”的曆史評價。但是隋煬帝干的每一件事都跟百姓的幸福感脫離了,尤其是隋煬帝不知道怎麼處理君、臣、民之間的關係,所以就有了“巍煥無非民怨結,輝煌都是血模糊”。

  隋煬帝擁有絕對的個人英雄主義傾向,這種建立在追求功業的英雄主義過於狂熱,以至於忽略百姓的承受能力,忽略了百姓的幸福感,而這遠比皇帝貪圖享樂、不理朝政給社會帶來的破壞力更大!那麼以一句話來總結隋煬帝,那“誌大才疏”與隋煬帝將非常匹配!哦,對了,隋煬帝的帝號是唐朝給封的,其實隋煬帝本來叫隋明帝的!

  未經許可,禁止轉載!圖片來源與網路!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