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巾之亂前,董卓如何從平民到封疆大吏?

ADVERTISEMENT

  董卓,字仲穎,涼州隴西郡臨洮(今甘肅省岷縣)人,其父曾任潁川綸氏縣尉,是個九品芝麻官。董卓年少便回到涼州,並隨父從軍。

  

ADVERTISEMENT

  董卓父親去世後,他以官吏之後的身份,被招入洛陽,擔任羽林郎。羽林郎,大多來自三輔和涼州,是家世清白的良家子。這是董卓鍍的第一層金,羽林郎董卓回涼州,立即擔任了軍官。

  

  董卓從小結交涼州薑人,他回到涼州後,對羌人主要還是交朋友,羌人送給董卓的牛羊達千餘頭。羌人為何對董卓這麼好?因為董卓以剿滅馬賊為由,幫一部分羌人打擊對手,壯大自己。如此過了幾年,董卓升為軍司馬(軍職六品)。

  後來中郎將張奐征討並州的南匈奴,從涼州調董卓來援助。當時皇甫規、張奐、段熲,因在涼州鎮壓薑亂有大功,稱為涼州三盞明燈(涼州三明)。張奐本身也是涼州人,他對董卓的人生觀產生了深刻深遠的影響。

  

ADVERTISEMENT

  當時皇帝駕崩,大將軍竇武大權在握,立小皇帝漢靈帝。竇武與太監不和這是眾所周知的,竇武與張奐不和卻鮮為人知。張奐統領數萬精銳南下趕赴洛陽,在洛陽城外與竇武決戰。後來大將軍竇武、太傅陳蕃被滅族,成千上萬的門生故吏和姻屬因此送命,這大概是東漢末年最大的冤案。

  張奐後來否認此事,想把罪責推到太監頭上,但迫於壓力,他還是辭職,隱居在華陰縣著書講學,寫了三十多萬字,收了一千多個徒弟。張奐名氣大,豪門子弟爭相來拜師,車馬不絕於道。

  

  張奐做了大逆不道的事,竟毫發無損,連名望都沒損多少,董卓耳濡目染,非常深刻。後來董卓在洛陽和長安大開殺戒,做了比張奐更罪大惡極的事,卻並不隱居。

  在張奐賬下鍍了第二層金,董卓升為並州雁門郡廣武縣令(官職五品)。接著幾年董卓擔任過益州蜀郡北部都尉、西域戊己校尉,這也都是五品軍官。

  

ADVERTISEMENT

  董卓做到五品官,就升不上去了。董卓之兄董擢帶一百匹縑,拜見隱居在華陰縣的張奐,張奐卻拒而不受。不收禮物,意思就是不幫董卓升官。張奐對他的木料說:“董卓有奸凶之心。” 奸凶之心,這是董卓上司給出的評價。

  董卓感覺英雄無用武之地,上天卻又給了他第三次鍍金的機會。袁隗第一次拜為大司徒,辟董卓為掾。董卓到大司徒府任職,成了袁氏的門生,至於他怎麼搭上袁氏家族的,不得而知。

  

  從大司徒府出來,董卓授為司隸河東郡太守(官職四品)。

  河東郡是司隸最北的一個郡,建製好比今天北京的一個區,相比其他州的太守,有更多機會進入朝廷的視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