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曆史學家為什麼隱瞞“三星堆”研究

ADVERTISEMENT

  為避免再次失聯,請熱愛曆史的朋友們長按下方二維碼三秒,識別後可加曆史君為微信好友,朋友圈文章更有種、有趣、有料。

  作者:東軒馨聞

  導讀:中國考古界從來不敢正視這麼一個問題,中國文明到底是原發性的,還是外來的?

  如果說六七十年代還可以支支唔唔,向世界豪言中華文明是原發性的可與埃及和兩河流域媲美的璀璨文明,那麼,自從三星堆文化堆積被發掘以來,這個問題變得越來越嚴重,已成為不可回避的現實問題了。三星堆的出土文物產生一個重大的課題:中華文明可能是來自於西亞文明。

  

  其實這個問題,西方學界早就提出來了,中國的二十八宿、陰陽概念、農曆、青銅鑄造技術,在西亞地區先於中國就已存在。為此,西方學者提出了一個概念,世界文明同源說。隻是這個學說,中國的潛規則是,不討論,不發表論文,發表此類論者非癲即壞。但蓋子是捂不住的。

  

  中國其先的文化,有仰韶、河姆渡、紅山、良渚、屬仰韶的半坡文化近於最古老,約6000多年,半地下室式的,遺存除了一些粗陶,找不到文明的影子,河姆渡約5500—6000年,有稻穀,無甚文化,紅山文化5000年,文化程度高一些,良渚文化4000——4500年,更先進一些,玉器較精美。但所有這些文化,與三星堆文化相較,都相形見拙。

ADVERTISEMENT

  

  三星堆是中國文明平地一聲驚雷。三星堆文化可溯及4600年,延續至3000年前,史學公認,它是青銅器、城市、文字符號和大型禮儀建築的燦爛的古代文明。同時期的中原根本就找不到這樣豐富的文化堆積,還是胡謅的傳說時代。甲骨文最遠3500年,婦好墓3200年,後母戊大方鼎3200年,毛公鼎2800年。三星堆的青銅器的製造水平要高於同時代的中原地區,很可能中原的鑄造工藝更多的受到三星堆的傳播而不是相反。

  

  看過三星堆的青銅面具和黃金面罩的觀眾將受到深深的震撼,這些人物的面部特征根本不像華夏族!更像埃及總統穆巴拉克。而且這個文明在浩瀚如煙海的中國古藉中根本找不著記載,反向證明三星堆文明遠於商周文明,它是文明的傳播者而不是相反。也許中國文明的正源在三星堆。

  

  人類學與考古學已經證明,十五至二十萬年前,線粒體夏娃出現在非洲,十萬年前,現代智人走出非洲,他們進入中國的通道不可能是阿富汗的瓦罕走廊至喀什,也不能從伊里塞湖畔進入阿克蘇。而是沿著溫暖的路線從中亞進印度,再至緬甸,然後,沿兩條路線進入中國,一條是沿橫斷山脈的三條主脊進入青藏高原,其中一支染色體突變者留在了羌塘鹽地,受嚴寒壓迫,向東遷徙至青海湖東南方向的繞茶卡鹽湖的河湟地區,這是比流淌著奶與蜜的巴勒斯坦富饒一百倍的人類伊甸園。這一民族就是中國曆史上最為古老的羌族,此民族最先馴化犛牛和羊,與其它民族交換鹽與畜類,進入山西鹽池,融彙成漢民族的祖先華夏族;另一條,沿越南沿海進入中國廣西,沿海岸線上溯,到達中國東部,形成了百越族。

  

  羌族的遷徙路線很多,有進西藏自治區成為藏族的祖先,有進雲南成為哈尼族、彝旅、白族的祖先,重要的是,還有一條重要的遷徙路線就是從河湟地區遷往茂縣汶川,定居在岷江兩岸,成為中國羌族人口最多的地區,目前,汶川縣稱為羌族自治縣,這里生活著中國最古老的羌族的後裔(最古老純正的羌族生活在甘肅)。

ADVERTISEMENT

  

  

  而三星堆的研究成果顯示,三星堆文化的源頭在茂縣。2009年修複地震震壞的汶川縣布瓦碉群發現了“布瓦遺址”,距今4800年,認定為三星堆文化源頭。而汶川山高水急,不可能有原發性的文化,因此,源頭也在青海的河湟地區。也即是,三星堆文化與羌族在五千多年前共同自青海甘肅進入四川岷江流域地區,三星堆的先民創造了當時中國最先進的三星文明。

  因此,可以判斷三星堆文明來自於西亞。

  下面的圖片多為金沙遺址:

  

  

  

ADVERTISEMENT

  

  作為補充,二十世紀的傳教士陶然士在中國汶川地區考察羌族時,發現羌族敬唯一神、尚白,以羊為祭,塗血於門框,有祭司,認定為以色列第十二支失散的民族。其後的傳教士、華西協和大學的人類學家葛維漢不同意陶然士的看法,他戲劇性地參與了三星堆早期的發掘,然而沒有看到八十年代出土的祭祀坑,如果他看到了這些有著明顯西亞人面容的高鼻深目的面具,下巴一定會掉在地上摔得粉碎。

  

  

  

  

  

  尊敬的讀者,《頂尖讀書》是中國高端精英讀物,在轉型時代的中國,洞察,見解,提供頂尖閱讀。更多精彩,歡迎免費關注。

長按二維碼,識別後即可關注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