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商是一個怎樣的國度和那時的“以德服人”

ADVERTISEMENT

  點擊上方 “公眾號”可以訂閱哦!

  商朝(約公元前1600年~約公元前1046年),是中國曆史上的第二個朝代,是中國第一個有直接的同時期的文字記載的王朝。

  夏朝諸侯國商部落首領商湯率諸侯國於鳴條之戰滅夏後在亳(今商丘)建立商朝。之後,商朝國都頻繁遷移,至其後裔盤庚遷殷(今安陽)後,國都才穩定下來。在殷建都達二百七十三年,所以商朝又稱為“殷”或“殷商”

  

  殷商是名副其實的“中國”,即國中之國,而非萬國共主。商代是個方國林立的時代,國家的外部表現形式為方國聯盟。商代的方國在殷墟甲骨文中稱為“某方”“多方”“邦方”等,方國首領可稱為“候”“伯”“邦伯”“任”“田”等。這些方國多由各部族獨立發展演變而來,與商王國缺乏內在聯系,因而具有很強的獨立性。諸方國與商王國的關係錯綜複雜,有的始終為敵,有的或降或叛,有的長期結盟。可見商朝並不是大一統的國家,而是一個以商王國為主體的鬆散聯盟,因此商王國與諸方國並非中央王朝與地方政權的關係,而是國與國之間的關係。

  商王對其他方國的首領而言,具有盟主性質。而商王權力的大小取決於商王國勢力的興衰,隻有在政治和經濟實力雄厚之時,商王國才能淩駕於諸方國之上,形同中央王國。這時,商王才能以諸侯之長和盟主的身份對外行使王權,以命令的口吻支使方國首領。這種命令稱為“呼” 或 “令”。殷墟卜辭中有許多商王“呼”(“令”)某候、某伯的記載,說明商王對這些方國有一定的支配權。就連西方最強的周國,名義上同樣也承認商王為天下之共主。(雷海宗《國史綱要》)

ADVERTISEMENT

殷商武士形象複原圖

  換言之,商王對這些外部方國,隻能以力服人,而非以德服人。古人用“德化”或“德澤”這類詞彙表示君王聖德遠播四方。所謂“德”,在商代原指佑助征伐的靈力。大國要謀求對小國的控製,就需要毅然地進行征伐,而支配征伐的靈力就是“德”。商、周二代的“德”就是靠征伐來實現的。日本學者平勢隆郎認為:“(商代)當時大國與小國是城市與城市的關係。城市國家很容易被征服,為了使統治永久化,有時不得不頻繁地進行征伐。相對於形成戰國時代的領土國家而言,大半的小國被吞並成為縣,大國隻要往各縣派遣官吏,那麼無須征伐也能治理這些地方,所謂‘傳檄而定’。因此帝王之德無須征伐也能夠惠及萬民,因此出現了無須征伐而惠及萬民的德。”(《從城市國家到中華》)

  

  為了更好地理解這一說法,我們來看一個詞——“攻城略地”。這個詞在春秋戰國時期出現頻率相當高,為典型的領土國家產物。在城市國家,隻要將對方的城池攻克,那麼對方就臣服了,再搶點戰利品和人民就可以得勝回朝。而在領土國家,攻破城池並不能保證敵國絕對臣服,因為抵抗力量很可能轉移到其國境內其他地方負隅頑抗,那麼就需要將其領土也全部占領,也就是“略地”。但是事實上,對商王國來說,根本就沒有足夠多的人將這些領土全部占領,因此隻要將主要敵對力量消滅,然後發布命令讓占領區的人民執行就可以了。這些政策稱為“律令”,同樣也是“德”。造成這種區別的原因是,城市國家隻要對中央王國表示名義上的臣服並定時朝貢即可,但是領土國家的中央王國要的是被占領地區的領土、人民以及稅收。

  本文摘自《戰爭事典027》

ADVERTISEMENT

  ★有“中亞屠夫”阿古柏瘋狂入侵新疆,後有英、俄推波助瀾意圖滲透中國西北,看左宗棠如何頂住各方壓力揮師西進,恢複山河社稷!

  ★從額爾齊斯河到太平洋,甚至到美洲,俄國版圖瘋狂擴張的背後,是什麼驅使它一路東進?

  ★詳述席卷山東、牽製北方大半兵力的“孔有德之亂”,如何給風雨飄搖的明帝國以沉重打擊,又如何為皇太極的征服事業再添助力。

  ★揭開活躍在公元前地中海世界的凶猛“巨獸”——槳帆戰艦的神秘面紗,再現激烈的海權爭奪戰!

  ★牧野之戰的背後到底隱藏著怎樣的曆史真相?是仁義之師吊民伐罪,還是一場早有預謀、里應外合的殲滅戰?

  ↓↓↓點擊原文鏈接快速購買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