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作不死,韓國在六國中第一個亡國,留下千古笑柄

ADVERTISEMENT

  曆史上,作為戰國七雄的韓國,也曾經是一個大國,結果確是六國中第一個被秦國滅掉的國家。秦王嬴政十七年(公元前230年),秦軍渡過黃河攻克了韓國的首都新鄭,將韓國末代君王韓王安俘虜,從三家分晉獨立之後,存在了一百七十餘年的韓國就此滅亡。

  韓國,公認的戰國七雄,也曾經是一個大國,坐擁天下之中,傲視群雄。

  其一:實力

  韓國不是宋、衛、中山之流,作為七雄之一,至少也是萬乘之國的實力。

  “戰國”一詞最早出自《史記》匈奴列傳:“冠帶戰國七,而三國邊於匈奴。” 劉向在《戰國策敘錄》中說:“萬乘之國七,千乘之國五,敵哞爭權,蓋為戰國。”

  是以,沒有存在感的韓國在戰亂頻繁的戰國時期延續約一百七十多年,超過了一整個北宋,比八方來賀四面來朝的大唐盛世也不過短了百餘年。

  其二:技術

ADVERTISEMENT

  “天下之強弓、勁弩、利劍皆從韓出”,放今天來講就是掌握了關鍵技術。

  蘇秦合縱時遊說韓宣惠王,“地方千里,帶甲數十萬。天下之強弓勁弩,皆自韓出。溪子、少府、時力、距來,皆射六百步之外。韓卒超足百射,百發不暇止,遠者達胸,近者掩心。韓卒之劍裁,皆出於冥山、棠溪、墨陽、合伯膊。鄧師、宛馮、龍淵、大阿,皆陸斷馬牛,水擊鵠雁,當敵即斬堅。甲、盾、(革是)、鍪、鐵幕、革抉、(口夭)芮,無不畢具。以韓卒之勇,被堅甲,蹠勁弩,帶利劍,一人當百,不足言也。”

  即使蘇秦為了合縱有拍馬屁之嫌,那麼張儀為了連橫而提到韓國“見卒不過二十萬”,可見其兵力也不少。

  其三:變法

  在秦國實行商鞅變法之時,幾乎同時期的韓昭侯也在推行申不害變法,史稱“申不害相韓,修術行道,國內以治,諸侯不來侵伐”;“終申子之身,國治兵強,無侵韓者”(《史記·老子韓非列傳》)。

  其四:人才。

  韓國人才濟濟,先後出了不少大神,最出名的韓非子甚至被秦始皇仰慕已久,不惜動武也要請去。秦國大名鼎鼎的水利工程鄭國渠,也是韓國派出間諜去修建的,不料反而幫助秦國增強國力。幫助秦始皇一統天下的李斯,也是韓國人。

ADVERTISEMENT

  然而,擁有絕對優勢的韓國,卻不作不死,最後混到了第一個亡國的地步。地域劣勢固然是硬傷,但是國史君認為,韓國的被滅,更多是因為“自作孽”。

  區位劣勢

  雖然“天下之強弓勁弩皆從韓出”,韓國出產的劍也是“陸斷牛馬,水截鵠雁”,可是,韓國可以說一直是七國中實際領土最小的一個。它處於秦、齊、楚、魏四國的夾縫之中,真所謂“四戰之地”,所以“戰國戰爭之多者莫如韓”。

  但是韓國處於四國交界之地,屬於“五國通衢”,整天車如流水馬如龍的,按說應該經濟上非常發達才對,那為什麼會落得一個首先被滅的下場呢?首先,戰國是一個戰亂紛爭的時代,各個國家都摩拳擦掌地想要吞並對方;其次,不幸的是,韓國毗鄰的全都是當時的軍事最強國,相對弱小的韓國在夾縫之中實在是難於維持。

  遠交近攻

  秦王嬴政在相繼產出嫪毐與呂不韋之後,終於可以施展自己的抱負——一統天下。而早在秦昭襄王時期,謀士範雎就早已定下了“遠交近攻”的基本策略。這里的“近”當然就是秦國的東鄰韓國。當趙國李牧在肥之戰以及番吾之戰兩次大敗秦軍(共計殲滅秦軍越15萬人)之後,嬴政毅然“忍辱”,將矛頭對準了韓國。這一條說到底,韓國還是倒黴在地理位置上。

  自作孽,朝秦暮楚

ADVERTISEMENT

  然而,韓國卻一直在耍小聰明。他覺得自己既然處在強敵環伺的地域,最好的立國方針莫過於“打太極拳”,當秦國強大時,他便倒向秦國,出兵攻打楚國;當楚國雄起時,他又倒向楚國,向秦國指手畫腳;當秦楚都有事忙不過來了,他又出兵滅了鄭國。於是,六國對他都沒什麼好印象。

  再說,三晉如果聯合起來了,將會是天下無敵,所以沒有誰願意讓他們仨抱成一團。當韓國出了“韓奸”,向秦國割讓南陽之後,秦國立即將南陽作為軍事基地,將戰車步步推進韓國首都,此時的六國,全都作壁上觀,等著看熱鬧。

  雖然區位劣勢是硬傷,但是如果好好過日子,也許還能多混上幾年。可是他偏偏喜歡狐假虎威,不守本分,國內如韓非子等優秀人才、強弓勁弩等優質兵器又不能用,覺得自己是“天下的核心”,卻不知早已深陷八面埋伏。這到底是可悲還是可恨?

  大國有大國王道,小國有小國的生存,韓國自不量力,自以為為天下中,朝秦暮楚,左右逢源,妄自尊大,最後被秦國直接吞並,其餘各國都作壁上觀,等著看熱鬧,活該!

  如今,在朝鮮半島,也有一個自稱韓國的,現在也是朝秦暮楚,試圖左右逢源,甚至不惜惹怒大國,結果可想而知,一旦戰事起,肯定是炮灰,第一個找不到北的。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