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國四公子之孟嚐君,是追逐名利還是治國大才

ADVERTISEMENT

  |昨日讀史記/第三十五篇|

  孟嚐君田文,其父是齊國相國,平生喜歡養門客,禮賢下士,聞名於諸侯。傳播最廣的就是雞鳴狗盜之士,本來是褒義的,結果現在成了貶義。

  好客養士

  田文在薛邑,招攬各諸侯國的賓客以及犯罪逃亡的人,很多人歸附了田文。田文寧肯舍棄家業也給他們豐厚的待遇,因此使天下的賢士無不傾心向往。他的食客有幾千人,待遇不分貴賤一律與田文相同。

  有一次,田文招待賓客吃晚飯,有個人遮住了燈亮,那個賓客很惱火,認為飯食的質量肯定不相等,放下碗筷就要辭別而去。田文馬上站起來,親自端著自己的飯食與他的相比,那個賓客慚愧得無地自容,就以刎頸自殺表示謝罪。

  賢士們因此有很多人都情願歸附田文。

  而孟嚐君養士,從來不分高低貴賤,身份地位。隻要有一技之長,都可以來薛地,這也導致了薛地民風彪悍,犯罪猖獗,很多犯了罪的人都來投靠他。

ADVERTISEMENT

  結怨秦國

  秦昭王聽說田文賢能,就先派涇陽君到齊國作人質,並請求見到田文。田文準備去秦國,而賓客都不讚成他出行。

  公元前299年,齊湣王終於又派田文到了秦國,秦昭王立即讓田文擔任秦國宰相。臣僚中有的人勸說秦王道:“田文的確賢能,可他又是齊王的同宗,謀劃事情必定是先替齊國打算,而後才考慮秦國,秦國可要危險了。”於是秦昭王就把田文囚禁起來,圖謀殺掉。

  田文知道情況危急就派人冒昧地去見昭王的寵妾請求解救。那個寵妾希望得到田文的白色狐皮裘。田文來的時候,帶有一件白色狐皮裘,天下沒有第二件,到秦國後獻給了昭王,再也沒有別的皮裘了。

  田文為這件事發愁,有一位能力差但會披狗皮盜東西的人,於是當夜化裝成狗,鑽入了秦宮中的倉庫,取出獻給昭王的那件狐白裘,拿回來獻給了昭王的寵妾。

  寵妾得到後,替田文向昭王說情,昭王便釋放了田文。田文獲釋後,立即乘快車逃離,夜半時分到了函穀關。昭王後悔放出了田文,就立即派人駕上傳車飛奔而去追捕他。

ADVERTISEMENT

  田文一行到了函穀關,恐怕追兵趕到萬分著急,賓客中有個能力較差的人會學雞叫,他一學雞叫,附近的雞隨著一齊叫了起來,便立即出示了證件逃出函穀關。出關後約摸一頓飯的工夫,秦國追兵果然到了函穀關,但已落在田文的後面,就隻好回去了。

  心胸狹窄,屠戮百姓

  田文經過趙國,趙國平原君以貴賓相待。趙國人聽說田文賢能,都出來圍觀想一睹風采,見了後便都嘲笑說:“原來以為田文是個魁梧的大丈夫,如今看到他,竟是個瘦小的男人罷了。”

  田文聽了這些揶揄他的話,大為惱火。隨行的人跟他一起跳下車來,砍殺了幾百人,毀了一個縣才離去。這也是孟嚐君的一個汙點,這事要是放在平原君和信陵君身上,絕對是一笑而過。

  合縱攻秦,攻入函穀關

  孟嚐君痛恨秦國,公元前298年,孟嚐君率領齊、韓、魏三國之兵,攻入秦國的函穀關,到了鹽氏。秦國求和,以山西臨汾之西南的武遂還給韓國,今風陵渡所在之地的封陵還給魏國。

ADVERTISEMENT

  這點幾乎和大秦帝國之崛起演的差不多,在戰國後期,很少有人能夠領兵打入函穀關的,孟嚐君算是一個,也是風光一時。

  促成五國伐齊,滅掉母國,之後絕嗣

  隨著田文的名聲進一步提高,田文專權也進一步加強,以至於天下知有孟嚐君而不知齊王,齊湣王感受到了來自田文的威脅,借田甲挾持案,嫁禍田文,田文恐懼,就到了魏國,魏昭王任用他做宰相。

  田文從此痛恨齊王,公元前284年,在田文的配合下,魏國同西邊的秦國、趙國聯合,幫助燕國攻打並戰敗了齊國。齊湣王逃到莒,後來就死在那里。齊襄王即位,當時田文在諸侯國之間持中立地位,不從屬於哪個君王。齊襄王由於剛剛即位,畏懼田文,便與田文和好,與他親近起來。

  田文去世,諡號稱孟嚐君。田文的幾個兒子爭著繼承爵位,隨即齊、魏兩國聯合共同滅掉了孟嚐君的封地薛邑,田文絕嗣沒有後代。

  本文由昨日學堂原創發布,昨日讀史記(三十五),轉載請注明出處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