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洋軍閥中的異類 大清最後的擁護者 袁世凱都拿他沒辦法

ADVERTISEMENT

  清王朝是我國最後一個統一的封建王朝,滿清統治期間經曆了很多次的高潮和低穀,康乾盛世的輝煌被史家稱讚,但也有閉關鎖國的愚鈍,更有晚清時期書寫中華民族的血淚史的過往,清朝在建立之初曾經對漢人進行了區別對待,但是隨著逐漸同化,漢人也開始在清朝占據著越來越重要的地位,遠有姚啟聖,李光地,近有曾國藩,左宗棠,李鴻章,而且漢人也一次次的挽救大清於水火。

  

  曾國藩

  然而今天這一位漢臣,不僅挽救清朝的敗亡,甚至一手促成了清朝的複辟,而這個人就是著名的北洋軍閥張勳,張勳其人在後世的評價中往往被斥為愚蠢,但是張勳其人為人能從一而終,始終保持自己的立場,也能稱得上是一個磊落的人。

  張勳(1854年-1923年9月11日),原名張和,字少軒、紹軒,號鬆壽老人,江西省奉新縣人,中國近代北洋軍閥勢力之一。清末任雲南、甘肅、江南提督。

  

  張勳

  張勳自幼父母雙亡,在1884年參軍,由於其人坦率直白、敢作敢當,在軍隊中混的如魚得水,並且參加過中法戰爭。晚清時期,最早是廣西提督蘇元春的部下,職位是參將。到了中日甲午戰爭,他又隨四川提督宋慶調駐奉天。

ADVERTISEMENT

  1895年張勳成為了袁世凱的手下,擔任新建陸軍工程營管帶,行營中軍(督練處總務長)。此後跟隨袁世凱到山東鎮壓義和團。1899年升至總兵。1901年調北京,宿衛端門禦前護衛,多次擔任慈禧太後、光緒帝的扈從。1909年(宣統元年)溥儀即位後,曆任江南提督,率巡防營駐南京。

  

  張勳

  張勳其人一直對清廷有著很強烈的認同感,由於多次和清廷皇室接觸,張勳對清廷非常的忠心,認死理的他一直是最堅實的保皇派,在武昌起義爆發後,張勳並沒有像很多人一樣揭開而起,也沒有像袁世凱一樣待價而沽,而是堅定的站在保皇黨的一邊。

  當時張勳接到的任務是鎮守南京,對抗革命軍。而且張勳被清政府授予了江蘇巡撫兼署兩江總督、南洋大臣。為表示忠於清廷,張勳及所部均留發辮,保持了清王朝的傳統,因此張勳得外號“辮帥”,其麾下的軍隊人稱“辮子軍”。

  

  辮子軍

ADVERTISEMENT

  後來張勳戰敗,但是仍嚴令部下剪去辮子,到了袁世凱就任後,張勳的部隊改稱武衛前軍,駐紮在兗州,但是張勳仍然宣城自己效忠清廷,而且還擔任了中國孔教會的名譽會長,而會長正是此前改良派的康有為。

  張勳在此後屢屢供袁世凱所驅馳,而且立了不少功勞,被袁世凱授為將軍府定武上將軍,任江蘇督軍,調往徐州,轉任長江巡閱使,移駐徐州。1915年,擁袁世凱稱帝,被封為一等公爵,雖然擁護袁世凱,但是張勳的內心仍忠於清廷。

  

  黎元洪

  隨著袁世凱去世,黎元洪當上了大總統,不過當時的實權卻掌握在國務院總理段祺瑞手中,當時因為黎元洪和段祺瑞兩人在對德宣戰與否的問題上產生分歧,兩人之間鬧得很不愉快,因此當時手握重兵的張勳成為了關鍵人物,黎、段爭相拉攏張勳,不過張勳卻有自己的打算。

  因此他偽裝成黎、段之間的調解人,從中斡旋,拖延時間,想要坐收漁利,與此同時他在徐州成立北洋七省同盟,不久後就擔任可安徽督軍,擴充至十三省同盟,拚湊實力,積極策劃清室複辟。1917年5月下旬,黎元洪和段祺瑞的矛盾激化,段祺瑞準備武力推翻黎元洪並解散國會,但是卻被黎元洪率先得到消息,於是他先下令免去了段祺瑞的國務院總理職務。

  

ADVERTISEMENT

  溥儀

  段黎兩人的矛盾果然使得張勳得利,在1917年他在清宮里召開了‘禦前會議’,並於7月1日攆走黎元洪,將時年12歲的溥儀抬出來宣布複辟,改稱此年為‘宣統九年’,通電全國改掛龍旗,自任首席內閣議政大臣,兼直隸總督、北洋大臣。而康有為被封為‘弼德院’副院長,這就是著名的張旭複辟。

  然而好景不長,當時民智已開,想恢複封建帝製已經不再可能,在1917年7月12日,段祺瑞組成了討逆軍對張勳進行討伐,張勳的辮子兵戰敗,而張勳本人逃入東交民巷荷蘭使館。溥儀也再次宣告退位,複辟僅12天即宣告破產。

  

  張勳

  複辟失敗的張勳並沒有被處決,也沒有獲得重罪,定居於天津的張勳開始了創辦實業的道路,而且還頗為成功,張勳獨資或投資經營的當鋪、電影公司、銀行、錢莊、金店、工廠、商店等企業有70多家。他家的傭人不下百餘,花匠、木匠、廚子、司機、丫鬟、仆人等分門別類,一應俱全,據估計張勳的動產、不動產加起來達五六千萬元之多。

  後來徐世昌曾經想邀請張勳再度出山,被張勳果斷拒絕,而且張勳終其一生都不願意剪去辮子,曾有人勸他剪掉辮子,張旭還引用唱本中的詞說道“吾回天無力,尚可獨善其身。腦袋在、辮子不掉!真吾大清股肱之臣。”

  1923年9月12日,張勳因病在天津逝世,終年69歲,張勳死後,當時政界名人和文化名流紛紛致電哀挽,祭文、哀詩和挽聯不計其數,或敵或友,不同政治立場的人幾乎都對其孤忠大加讚美,張勳一生的堅持雖然不合時宜,但是他能堅持一件事到底的精神還是感化了很多人,雖然他是封建愚昧的擁護者,並不值得去讚頌,但是現如今的社會,我們中又有多少人能堅持自己的信念不動搖呢?看曆史要辯證的看,窮凶極惡之徒有時也有好的方面,迂腐頑固的保守派,對事情的執著有時同樣讓人側目,最後引一句孫中山對張勳的評價:“清室遜位,本因時勢。張勳強求複辟,亦屬愚忠,叛國之罪當誅,戀主之情自可憫。文對於真複辟者,雖以為敵,未嚐不敬之也。”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