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國曾向世界宣布: 中國四大發明其中一項是他們的

ADVERTISEMENT

  前言:扒一扒韓國曆史,基本上用一句話就可以總結;國土面積是彈丸,曆史地位是附庸,飲食文化是泡菜。然而韓國也曾高調向全世界宣布:中國古代四大發明的其中一項其實是他們的成果。

  公元一九六六年十月十三日,韓國考古學家們在慶州佛國寺修複釋迦塔時,意外地發現在塔的第二層,竟有一處被夯土封死的暗閣。

ADVERTISEMENT

  於是他們將土層小心翼翼的敲開後,卷由絲絹包裹著的佛經入眼簾雖然它被發現時,紙張已經殘破不堪上面的經文斷裂成好幾塊但卷首卻依然清晰可見無垢淨光大陀羅尼經》的金筆題字

  第二天,佛經的出土轟動了當時整個韓國,專家們紛紛感覺如獲至寶。他們趕緊拿回去詳加研究,其結果也令他們欣喜若狂;這是一卷大約公元八世紀初,用雕版印刷術刻成的經書。

  而且據韓方史料記載,釋迦塔建成於新羅朝景徳王十年(公元751年),整個寺廟並沒有重建的痕跡。也就是說,新羅人得到此書後,還特地修建了佛國寺將它供奉起來。

  基於上述兩項結論,韓國學者們認定此經書刻印於新羅時期,進而便得意洋洋斷言:“印刷術最早起源於韓國,不是中國!

  眾所周知,中國現存最早的雕版印刷實物是在敦煌石窟里發現的金剛經》,刻印於唐懿宗鹹通九年(公元868年),製作工藝同樣異常精美。

ADVERTISEMENT

  但相較於成書先後,《金剛經》晚於《無垢淨光大陀羅尼經》將近一百多年。這也確實在很長一段時期,成為中方專家辯論的硬傷。

  所以為了弄清事實的真相,許多中國學者決定親自到佛國寺一查究竟,其結果讓人啼笑皆非。

  首先,不可否認,此佛經確實是當今世界最早的雕版印刷實物,而且是刻印於公元702年。但中國學者們繼續追根溯源,卻發現了一個讓韓國人瞠目結舌的答案。

  武周末年,曾經權傾天下的女皇已經是一個行將就木的老婦人。當初為了登上權力的頂峰,她這一路殺了太多的王公大臣;甚至有一次,為了陷害皇後,她親手掐死了自己剛剛出生的女兒。

  如今經風燭殘年的她更是重病纏身,所以她希望通過派人翻譯以及刻印佛經,一是減輕自己的罪過,二是祈求延年益壽。

ADVERTISEMENT

  於是將佛經上的梵文翻譯成漢文的重任就交給了唐朝著名高僧智儼大師的大弟子法藏。然而,在三十年前,跟隨法藏一起修行的還有個人叫義湘,一位來自新羅皇福寺的僧人。兩人因佛結緣,結下了深厚的友誼。

  鹹亨元年,義湘歸國,兩人便一直以書信往來,保持聯系。直到長安二年(公元702年),義湘法師圓寂,此時法藏的佛經翻譯已基本完成。

  為了悼念他這位好師弟,他又格外刻印了好幾本佛家經典,托人送往新羅皇福寺。其中就包括前文提到的無垢淨光大陀羅尼經》。

  四年後,此本佛經最先安放於皇福寺。到了唐朝天寶十年,新羅佛國寺落成,於是便隆重的供奉在了釋迦塔內。

  可能韓國人做夢也沒想到,拚命想證明自己國家的“偉大”。結果鬧了半天,卻最終還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只是再一次確定了它“大番薯”的曆史地位。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