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曆史上如歌如泣的“七仙女”,你聽過嗎?

ADVERTISEMENT

  河南的曆史,最不缺的就是名人,在這個名人圈里,女性也占了很重要的地位,比如花木蘭、祝英台、陰麗華。可是她們太有名氣了,說多了也沒什麼意思。其實,河南還有很多女性在史書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只是我們鮮有發現。明天就是所有女生的節日了,豫記的妹子們搞出了這樣一篇文章,陪各位大小仙女過一個專屬節日。

ADVERTISEMENT

豫記小分隊丨文

豫記微信號:yjhltxdjm

婦好:中國曆史上第一位女將軍

  商王武丁之妻,河南安陽人,是中國曆史上第一位有文字記載的女將軍。

  婦好曾是商朝的卜官。商朝屬於奴隸製王朝,典型的神權時代,“殷人尊神, 率民以事神, 先鬼而後禮”。進行占卜祭祀需要誦讀祭文,刻寫龜甲文字。而婦好做為卜官,多次主持祭祀。

  武丁朝是商代國勢的鼎盛期,而這輝煌的背後,也少不了婦好這位重要角色。在武丁時期多次的對外戰爭中都可以看到婦好的身影。她為武王征集兵員,並作為軍事將領,領兵作戰,為商王朝的勝利和穩定立下汗馬功勞。

  商代奉行分封之製,主要分為諸婦之封、諸子之封、功臣之封。婦好有自己的封地田產,並且,婦好墓有相當豐富的隨葬品。婦好作為武王之妻,擁有自己的獨立墓穴,並受後人單獨祭拜。

太任:中國胎教第一人

  太任出身名門,是摯國(今駐馬店平輿)國君的二女兒。摯國人善造車,但國力不強。為了需求庇護,太任被嫁給周國國君季曆。

  太任在懷孕期間,眼不看邪曲不正的場景,耳不聽淫逸無理的聲音,口不講傲慢自大的言語。睡從不歪著身子睡,坐也不偏斜著坐,站不曾跛著腳站。

ADVERTISEMENT

  她堅信母親的言行舉止,會被肚中孩兒所模仿學習,所以懷孕期間處處留心。除此以外,太任還會經常找聲音甜美之人為其朗誦優美詩歌,堪稱“胎教第一人”。她的孩兒,就是一代明君周文王姬昌。

  俄國著名生理學家巴普洛夫曾說過:“嬰兒降生第三天開始教育就遲了兩天。”這句話被許多家長奉若聖言。但與3000年前的太任相比,也算夠out了!

許穆夫人:第一位有記載的女詩人

  許穆夫人是我國曆史上第一位有記載的女詩人,河南淇縣人,並且,其詩作在世界上都享有很高的聲譽。

  大家熟知的《詩經》大多采風而得,沒有署名,但《竹竿》、《泉水》、《載馳》皆為許穆夫人所做,這些詩作包含了許穆夫人強烈的愛國情懷。

  許穆夫人出生衛國,後嫁到許國。公元前660年,北狄侵衛,許穆夫人聞知衛國將亡的消息悲痛難安。許穆公怕引火燒身,不敢出兵相助。許穆夫人無奈氣恨交加,獨自回國。許國的大臣自是不許,紛紛阻撓。

  面對許國眾臣的百般刁難,許穆夫人內心堅定,怒不可竭:“既不我嘉,不能旋反;視爾不臧,我思不遠。既不我嘉,不能旋濟;視爾不臧,我思不閟”。

如姬:影響曆史格局的關鍵人物

  如姬,戰國時期魏國人(今開封),一位有情有義的性情女子。曆史上著名的“竊符救趙”,如姬可是關鍵人物。

  戰國時期,秦國圍困趙國,趙國向魏國求救。面對趙國的求救,魏王為了不傷雙方顏面,就答應了。但兵到鄴城,礙於秦國君威,又讓大軍安營觀望。魏王的這種態度,使信陵君十分憂心。信陵君明白,若趙國戰敗,緊接著秦國便會找魏國的事兒。(參考戰國時期趙、魏、秦三國的地理位置)

ADVERTISEMENT

  當信陵君正為此時捉急時,有人獻策。由於過去信陵君曾有恩於魏王的寵妾如姬,於是便讓其為了國家利益,去跟如姬商量,趁魏王熟睡之時,將兵符盜取出來。如姬為了國家大義,亦為了報答信陵君的恩情,果不其然,將兵符成功盜出。解了趙國之困,更影響了曆史格局。

鄧綏:東漢美女政治家

  鄧綏是我國曆史上有名的女政治家,南陽新野人,若是活在現代,絕對是秒殺一切網紅的大美人。史書曾記載:“長七尺二寸,姿顏姝麗,絕異於眾。”

  鄧綏不僅長得漂亮,還相當孝順。據說在其五歲的時候,太夫人很愛為她剪發。但是呢,太夫人眼睛能夠不太好,有次為其剪發時不小心傷到了她。5歲的鄧綏默默忍受著疼痛,不吭聲。別人看到了,覺得很奇怪,便問她:“你不疼嗎?”可人家鄧綏孝順到什麼地步呢?“不是不痛,太夫人憐愛我為我斷發,不忍傷老人心意,所以忍受了。”

  鄧綏長大後,初入宮成貴人,後又成了皇後,與漢和帝恩愛有加。正值中年,漢和帝去世,面對“主幼國危”的局面,鄧綏不得不站出來,鐵血手腕,打理朝政。晚年,朝中對其臨朝稱製十六年頗有非議。想必,其以一人撐起丈夫的江山,內心也一定十分孤苦吧。

獨孤伽羅:馭夫有道

  獨孤伽羅,河南洛陽人,漢化鮮卑人,西魏大司馬獨孤信嫡女,十四歲嫁於大將軍楊忠嫡長子楊堅。同年伽羅父親被賜死,家族流散,從此,楊堅嗬護了她一生。隋開國後,伽羅被冊封皇後,輔佐文帝開創開皇之治,宮中尊稱帝、後為“二聖”。

  隋文帝對她極其寵愛,不僅讓她參與朝政,更“弱水三千,隻取一瓢飲”,與其共生了五雙兒女。

  文帝臨終前,仍期盼能與早於他去世的愛妻“魂其有知,當地下相會”,對她迷戀終生。這種生死相隨的夫妻情深,開創了古代君主獨寵一人的先河。

馬青霞:與秋瑾齊名的北方女俠

  這是一位民國女俠,河南安陽人,安陽的馬氏莊園就是她的家。

  馬青霞曾和兄長東渡日本,並在日本東京創辦了《中國新女界》月刊,這本月刊也成為了當時女權運動的旗幟。

  回國後,投身革命浪潮,在開封創辦“大河書社”,創辦了河南的第一家私立女校——華英女校(現在的尉氏縣實驗小學)。辛亥革命爆發,又立刻捐銀1600兩資助河南革命軍。一系列活動,青霞的女俠之名就此流傳開來。

  她和秋瑾起名,“南秋瑾,北青霞”,孫中山曾題字“天下為公”。

  (圖片來源於網絡)

  豫記版權作品,轉載請微信80276821,或者微博私信“豫記”,投稿請發郵件至yujimedia@163.com

  豫記,全球河南人的精神食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