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遏製“天價彩禮”?人大代表稱政府要有所作為

ADVERTISEMENT

原標題:如何遏製“天價彩禮”?人大代表稱政府要有所作為

春節過後,一出講述年輕女孩反對母親索要“天價彩禮”的地方戲《退彩禮》在山東菏澤震動十裡八鄉,並被《新聞聯播》報道……

正在進行的全國兩會上,不少代表委員也談到“天價彩禮”現象,並提及一些具體措施。

3月6日,在山東省代表團的小組會議上,全國人大代表沙元菊發言的題目就是《打擊“天價彩禮”,防止因婚致貧、因婚返貧》。她的家鄉在山東省菏澤市,正是戲曲《退彩禮》上演的地方。

沙元菊是山東曹縣誠輝皮毛經貿有限公司的車間主任,作為一名農民工代表,她注意到,高彩禮在當地農村地區是一個不可忽視的現象,有些地方的彩禮至少要10萬元。

她走訪過一個家庭,孩子的母親癱瘓在床,父親走不穩,家庭負擔很重,絕不可能承受得起當地流行的“萬紫千紅一片綠”和“一動不動”——“萬紫”指的是1萬張紫色的5元鈔票,“千紅”指1000張紅色的百元鈔票,“一片綠”指的是1張綠色的50元鈔票,這些加起來已是15萬餘元;“一動”和“不動”則分別對應汽車與房子。

“家庭條件不好的,結婚就可能致貧。”沙元菊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ADVERTISEMENT

在同一天的政協會議上,全國政協委員、寧夏回族自治區人大常委會副主任孫貴寶也表示,“天價彩禮”會導致“因婚致貧”現象,結婚成本過高使很多家庭的發展後勁不足。

“高昂的彩禮超出了很多家庭的經濟承受能力,也容易引起家庭矛盾。”全國人大代表、寧夏回族自治區固原市市長馬漢成說。

曾有媒體報道,在高彩禮現象比較嚴重的甘肅慶陽一帶,因婚姻變故,“索回彩禮”的糾紛呈上升趨勢。極端案例中,還出現過因索要彩禮導致的惡性刑事案件。

孫貴寶認為,農村“天價彩禮”盛行,一個很重要的原因是農村經濟社會發展落後,一些偏遠的貧困鄉村沒有建立完善的養老機製和社保體系,農民年老後缺乏經濟來源和社會保障,彩禮成了一種變相的保障。

馬漢成還注意到:“現在結個婚,往往是小兩口富了,父輩窮了。”他對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說,老人辛苦一輩子,給新孃家的彩禮其實轉移到了年輕夫婦那裡。

沙元菊在發言中分析說,適婚男女比例不平衡也是“天價彩禮”形成的重要原因之一。這和農村地區過去重男輕女思想嚴重導致出生比例不平衡,以及年輕女孩外出打工後留在城裡不返鄉有關。

ADVERTISEMENT

“農民的‘傳宗接代’思想和‘面子’觀念又加劇了鄉村內部的競爭。”沙元菊介紹,在男女比例失調的情況下,一些經濟狀況好、男孩自身條件好的家庭,往往等不到法定婚齡就給孩子訂婚、辦結婚儀式。剩下的“光棍”如果要結婚,也會採取高彩禮的方式,有的是迫於社會壓力,有的是不甘示弱。這樣的家庭,孩子即使靠借貸勉強結了婚,也可能“因婚致貧”或“因婚返貧”。

“職業媒婆”的“忽悠”也讓沙元菊憂心忡忡:“這個群體往往是由一些油嘴滑舌、好吃懶做的農民組成,在利益驅使下,他們到男女雙方家裡反覆溝通聯絡。”而“不能得罪媒人”這一觀念已經深入到大部分農村家庭。“‘天價彩禮’在一些地方盛行,‘職業媒婆’起到了推波助瀾的作用。”

在去年的全國兩會上,全國人大代表、山西省原平市子幹鄉子幹村黨支部書記慄翠田曾告訴媒體:“每家家長都拚命給人家湊,實際上這是惡性迴圈,從根本上說,是貧窮產生了‘天價彩禮’。”因此,脫貧致富是反覆被提及的解決“天價彩禮”問題的治本之法。

沙元菊也在發言中表示,政府要做好服務工作,一方面要將更多的優惠政策向農村傾斜,科學利用旅遊、種植養殖等優勢資源讓農民提高收入;另一方面要加強對農村教育的投入,改變一些農民的落後思想。

與此同時,“外力幹預”也很重要。“首先對違反移風易俗工作的黨員幹部要嚴肅處理,對普通農民也要加強管理。”沙元菊說。

有些地方已經採取了一些有效措施。據報道,甘肅省崇信縣嘗試從法律角度入手,通過培訓使村民在保媒拉縴過程中自覺與“天價彩禮”現象作鬥爭,從源頭上預防媒人哄擡彩禮。此前,寧夏自治區彭陽縣製定過一項政策,對彩禮和人情的最高限額作了規定。

ADVERTISEMENT

在其他高彩禮現象比較嚴重的地區,也已有了類似嘗試。安徽省碭山縣文明委在2015年3月下發倡議書呼籲大家自覺抵製高額彩禮、大辦宴席等不良現象。

針對“因婚致貧”的問題,甘肅省張家川縣在發放精準扶貧專項貸款時強調,精準扶貧專項貸款應用於發展產業的專項資金,不能用作婚嫁彩禮或其他消費,否則一經發現,全部收回。

馬漢成透露,固原市正在研究市級層面的有關指導政策,各縣可以在此基礎上根據具體情況製定限制高彩禮的舉措。“我認為政府在這個方面要有作為。”馬漢成說。

中國青年報·中青線上記者 程曼祺 楊傑

» 中國青年網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