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一直都聽媽媽的話,所以現在沒有女朋友

ADVERTISEMENT

  首先我沒有責備您的意思,隻是想您了!

  初中

  “你現在要好好學習,不要在學校談戀愛。”

  這句話,我從初一開始被耳濡目染。當身邊的同學,把地下戀情搞得全校皆知的時候,我還是一臉懵逼,因為媽媽說過,這個年紀我隻可能有讀書一件事,談戀愛會導致高中考不上,回家種田

  甚至上體育課,我都會躲著女生,這樣我就可以不分心。那個時候,可能貧窮還不是占據著主導。

  高中

  不會還好的是,我還是以全校第一的成績考進了省重點高中——的一個實驗班。高中生活就與初中差得遠了,不光是學習的內容變多變難了,就連基礎的生活都很難保障。家里緊巴巴地給我交了學費,每周回家母親都會給我三十元的生活費。

  好在學校早晚都是有粥和鹹菜,隻有午飯時候會花的多一點,剩下的錢買買輔導書和來回車費基本就所剩無幾。

ADVERTISEMENT

  至於,那些感人至深的各種節日,仿佛都與我無關。

  但是高二那一年的平安夜,我收到我暗戀已久的女生送給我的蘋果。當時我說我不想要,她說“你拿著吧,大家我都送了!”

  確實,我們每個人都收到了,隻是在我看來,我的蘋果應該是最大的,權且當是這樣的吧。那時候,她是城里的姑娘,老爸還是某局里的領導,出手闊綽的事情倒也司空見慣。

  而對我來說,我更想花更多的時間在學習上。父親在外面打工搞裝潢,一年到頭才回來一次,賺的錢基本就夠家里花。母親在家務農,順便照顧一個正在上初中的弟弟。媽媽說,你要好好努力讀書,以後弟弟你要多照顧點。

  高中生涯,我基本都不會在想是誰,在我的桌櫃里放早點和飲料,我好像還很理所當然的吃喝了。身邊的同學都在跟我八卦,是那個女生(送蘋果的)。

  然後,我並沒有放在心上,因為那可能是一種羞恥,對貧窮的羞恥。

  實驗班的壓力你可想而知,我也沒有那麼輔導書可以拓展思維,我花了更多的時間再向老師求教,但是他們似乎沒有那麼多熱情在回答我。

ADVERTISEMENT

  大學

  即便如此,我還是沒有辜負母親的期待,考上了這座城里一個一本大學,讀了一個叫化學的專業。上了大學才知道,這個專業找工作最難。沒有路子,就當不了老師;沒有好的交際,就連畢業工作都不會被推薦。

  而高中老師說的:“畢業之後就會有大把大把時間去談戀愛,會有數不完的妹子可以去追求。”但事實上,沒有錢,連個打招呼的機會都不會留給你。

  不過,我也沒有那個時間。弟弟上高中是一筆費用,我的大學學費又是一大筆。我要做的,就是為第二年的學校想路子。校門口發傳單、計算機二級代理、四六級包過班,甚至學校周邊KTV的服務生也都做過,不過在那里也看到了和自己差不多缺錢的女生。不幸的是,有一天晚上被警察帶走,後來還全校批評了。

  總之,打工伴隨著我上學的四個春夏秋冬。我也沒有忘記母親的悉心叮囑,以學業為主,也要照顧好弟弟。四年,給弟弟買了一部手機,和他大專的學費都是我兼職賺來的。

  工作

  畢業之後,我找到了一家小互聯網公司做起了運營助理,所以,化學果然是沒有前途的專業。那時候,工資很低,本科生明碼標價2500元/月,試用期六個月,隻發薪水的80%。我和我大學室友在五環外租了一個十平米左右的房子,沒有供暖,水電自理。不過總體下來還算是便宜,每個月照例給弟弟打500生活費。

ADVERTISEMENT

  後來,聽同事說跳槽可以漲工資,薪水差不多喊就行,沒有人去調查真的假的。我也想著,盡快能多掙點錢,好讓爸媽減輕壓力。我便就換了,這次我獅子大開口,直接要了6000一個月,試用期前後都一樣。在這家公司我大概待了一年左右,我從運營專員,升到了運營總監,薪水也翻了一番。也交往了第一個女朋友,也是我的運營助理。

  我們住在一起也挺好,但是唯有一件事件她很反感:就是每個月給弟弟的生活費,從500一直漲到2000元。有的時候,她覺得我是一個“扶弟魔”,什麼事情都要先想到給弟弟買,有時候都不顧及她的感受。

  但是,我也跟她說過不止一次,母親曾跟我說過一定要照顧好弟弟,即便是在弟弟畢業那一年,她準備去接弟弟路上,發生車禍,她跟我說過的最後一句話,也沒有離開過“照顧好弟弟”。

  失去愛情

  今年是我工作的第六年,也是母親去世的第六年。弟弟已經工作了三年了,也找到了自己喜歡的對象。他跟我說想在老家買一套房子,準備和媳婦一直住在老家照看父親。我覺得挺好的,我把我攢的20萬給了他買房子,還給他10萬讓他買個代步車給弟媳婦開。父親以前干苦力活,現在總是腰椎不好,我和他說了要多帶父親去醫院看看。他也說,好好好。

  也是因為這件事,我跟和我談了四年的女朋友分手,她說真的忍受不了我這般對弟弟。她讓我在弟弟與她之間必須做一個選擇。但我還是選擇了弟弟,因為媽媽說過“要照顧好弟弟”。

  以前我很不理解媽媽為什麼這麼一直袒護弟弟,直到媽媽車禍去世的那一天,我才知道,弟弟有先天性的心髒疾病,或許某一天,他就像母親一樣毫無征兆地走了。這件事母親誰也沒有說過,弟弟也不知道。不過也好,隻要看著他快樂,我做再多也是值得的。

  我一直以來都聽母親的話,因為她從沒有錯過。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