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們正在建設一個什麼樣的首都 》》求解總書記之問,北京辦了五件大事

ADVERTISEMENT

原標題:我們正在建設一個什麼樣的首都 》》求解總書記之問,北京辦了五件大事

北京城市規劃要深入思考“建設一個什麼樣的首都,怎樣建設首都”這個問題。

——習近平

早春二月,習近平總書記在料峭寒意中視察北京,對城市規劃建設和冬奧會籌辦親自作出指示,給首都人民以極大的鼓舞。

這是總書記三年里第二次考察北京工作。2014年2月26日,是首都發展史上具有里程碑意義的一天。那一天,總書記對北京發展提出殷切期望,明確了北京作為全國政治中心、文化中心、國際交往中心、科技創新中心的戰略定位,提出了北京要建設國際一流和諧宜居之都的目標,確立了京津冀協同發展的重大國家戰略。

總書記的重要講話,為當時發展步履日益沉重的首都如何輕裝前行,點亮了一盞指路明燈。

由是,北京從聚到疏,開啟了前所未有的重大改革。

新中國成立後,北京由消費城市向生產城市轉變,隨後又計劃建成全國的工業中心、經濟中心。北京頭頂上被稱之為“中心”的帽子越來越多,政治、文化、醫療、教育、科技、金融……都是中心。

饒強攝

特殊的地位,使北京擁有超常的“人氣”。超常的“人氣”又使北京深陷“大城市病”:房價高漲、交通擁堵、藍天難見、水源短缺……北京,以有限的資源和環境應對著無限的需求。

孫戉攝

以水資源為例,2016年北京人均水資源量為161立方米,不足全國平均水平的1/10,比國際公認的500立方米極度缺水警戒線還差很多。而在一個水資源匱乏的城市里,人口卻接近“天花板”,核心區人口密度超過2.3萬人/平方公里。

方非攝

一個浮腫的巨人,必然步履艱難,很難走遠。疏解非首都功能,北京沒有退路!

習近平總書記離開北京市委大院的當天下午,市委常委會立刻召開擴大會議,迅速傳達學習總書記重要講話精神。市委書記郭金龍強調,我們一定要處理好國家戰略要求與自身發展的關係,圍繞首都城市戰略定位,明確在哪些地方應有所作為,哪些地方有所不為。

此後,北京市委召開的曆次全會,都將疏解非首都功能、京津冀協同發展課題,作為重中之重。北京的決策層,打破了自家“一畝三分地”的思維定式,把首都發展放在了國家戰略發展的“大棋局”中。

戴冰攝

上至市領導,下到街巷村鎮的基層黨員干部,面對建設一個什麼樣的首都的問題,統一了認識。

北京“超載”,經濟社會發展諸多要素處於“緊平衡”狀態。問題多,根源在於功能過多。

三年來,北京緊緊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這個“牛鼻子”,在國家戰略統籌下,依托京津冀乃至更廣闊的空間,瘦身健體,走出了更大的天地。

何山攝

2014年7月25日,北京開出了全國第一張新增產業禁限清單,建材、造紙、紡織等一般製造業,區域性專業市場,赫然在列。一年多時間里,7400餘件業務直接在工商部門登記環節被“卡掉”,而它們本可換算成喜人的GDP數字。

方非攝

2015年1月中旬,“動批”天皓成市場送走最後一批商戶,10個月後,一個“金融創新中心”在此落戶。2016年春節前,聚龍市場、金開利德等批發市場又相繼閉市。產業升級後,“動批”每一平方公里的土地,產值將從6000萬升至160億。這無疑為瘦身健體做了最好的注解。

方非攝

新中國成立,北京從“一窮二白”點滴積累,有了紡織業、機械加工業、煉鋼業,而後又有了汽車製造業。這是半個世紀積攢起來的厚重“家底”,卻不能再抱著不放了,只有以“壯士斷腕”的心態,才能實現鳳凰涅槃,像做外科手術一般,痛撤“家底”。

曾經的支柱產業汽車製造業疏解了,北京工業的象征——首鋼疏解了,北京現代四工廠已在河北滄州黃驊正式開工。而對於高能耗、高水耗、有汙染的項目,北京不甩包袱,就地淘汰。到今年,共要退出汙染企業1200家。

饒強攝

疏解非首都功能,不是限制北京的發展,更不是不發展,而是要使發展與城市戰略定位相適應、相一致、相協調。瞄準產業高端,剝掉白菜幫,集中力量做好白菜心,構建高精尖經濟結構。

2017年,北京市人代會結束後,一項名為“疏解整治促提升”的專項行動立刻拉開了序幕。

北京常住人口從解放初的約200萬,增加到2014年的2100多萬;汽車保有量從當年的1757輛增加到目前的560餘萬輛。曆次城市總體規劃中,1000萬、1250萬、1800萬……人口“紅線”一次次被突破。

戴冰攝

月盈則虧,水滿則溢。以環境汙染為代表的“大城市病”,成為北京不能釋懷的最大焦慮。

2014年總書記視察之後,北京迅速出台新增產業禁止和限制目錄,現在城六區禁限新增產業占國民經濟行業分類的比例,已經提高到79%。當年年底,完成了300座鍋爐改造,五環內基本無燃煤鍋爐。

常鳴攝

北京又幾次修訂完善空氣汙染應急機製,強化應急措施。2015年12月7日,首個空氣重汙染紅色預警發布。“紅警”之下,500多萬輛機動車執行單雙號限行行駛,中小學和幼兒園停課,2000多家企業停限產,3500多個工地停止了室外施工……

孫戉攝

由於措施堅決,2016年,全市PM2.5平均濃度為73微克/立方米,與2012年相比累計下降了23.7%。

方非攝

在一次次緊急應對中,政府的行動得到了更多的理解與支持。不少小夥伴都呼籲:“我們不能一涉及自己的利益就跳腳,每個人都需要行動與付出,而不是指責與抱怨。”

2017年是落實國家“大氣十條”的收官之年,這一年的清潔空氣行動計劃力度更大:全年再壓減燃煤30%,燃煤總量由現在的1000萬噸降至700萬噸以內。

根本解決霧霾問題,需要一個長期的過程。必須要有耐心和定力,鍥而不舍,久久為功,既不回避問題,也不過度承諾。只要堅持不懈努力,只要全社會共同治理,大氣質量會一天天好起來。

一支由中國工程院院士程京牽頭的科研專家團隊僅用72小時,就攻克了檢測出寨卡病毒試劑的技術難關。

戴冰攝

在素有“計算機視覺奧林匹克”之稱的圖像識別國際大賽上,一家來自北京的高科技企業“商湯科技”接連擊敗Google、微軟、三星等國際巨頭,問鼎冠軍。

在研發投入占比連續多年超過7%的強力推動下,京東方2015年實現了全球業內專利申請量、產品首發覆蓋率、智能手機和平板電腦市場占有率等五個“世界第一”。

科研水平、高端經濟結構、創新輻射、國際資本吸附……無論從哪個角度觀察,北京都已逐漸成為全球創新網絡中的關鍵樞紐,實現著從“跟跑”,向“並跑”甚至“領跑”的轉變。

鄧偉攝

向有全球影響力的科技創新中心這一目標進發,是總書記對北京的期盼。作為首都,北京有基礎、有條件,更有責任在服務國家創新驅動戰略方面作出更大擔當。

羅偉攝

以科技創新為紐,北京自身的轉型升級也步伐漸頻。

如今,中關村西區一帶已壓縮電子賣場和購物中心零售營業面積55萬平方米,疏解2100多家商戶。疏解騰退出來的“黃金寶地”,全都被智能硬件、人工智能等高精尖項目填補。

和冠欣攝

依托中關村科學城、昌平未來科技城、懷柔科學城三大科學城建設,北京正全力打造國家科技創新中心。2016年發布的北京市“十三五”規劃中,北京定位成原始創新的主要策源地,“大腦”留在北京,“肢體”向津冀伸展,整個京津冀區域,形成一條以原始創新為龍頭的跨區域科技創新園區巨鏈。

資料圖

在懷柔科學城,全球最頂尖的大科學裝置在此落戶,其中一個名為地球系統數值模擬裝置,可以模擬地球系統圈層變化和長期氣候變化,或將在探究霧霾成因、推算霧霾治理手段等方面有新的突破,厲害了我的北京!

和冠欣攝

北京,走出了一條依靠科技創新推動發展的新路。

經初步核算,2016年,京津冀地區GDP合計74612.6億元,占全國10%。

“一加二大於三”。三年來,北京有序疏解非首都功能,天津加快布局先進製造業,河北全面承接京津產業轉型升級發展,從燕山腳下到渤海之濱,一場打破地域藩籬、謀劃協同發展的重大變革在幽燕大地上湧動、萌發。

孫戉攝

2014年底,京港澳高速河北段經過改擴建,正式通車;2015年7月,京新高速連接線通車;2015年底,北京大七環張承段開通,斷頭路正在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條條通衢大道。

孫戉攝

京津冀三地環保部門正式簽署協議,明確以大氣、水、土壤汙染防治為重點,以協同治汙為突破口,聯防聯控,共同改善區域生態環境。北京、天津不斷加大投入,支持河北四市進行大氣汙染治理,淘汰鍋爐,壓減燃煤量。

三年來,北京科技企業不斷向津冀地區延伸和輻射保定中關村創新中心,半年就引來39家高新企業入駐,2016年北京企業在津冀投資2039億元,比2014年增長了3.35倍。

與此同時,北京的醫療、教育資源,按市場規律合理配置,更多群眾享受到發展帶來的便利和幸福。

積水潭醫院進駐崇禮,合作建立中國冰雪運動損傷治療研究中心;301醫院進駐涿州,建設亞洲最大腫瘤醫院;北京實驗二小與遷安第六實驗小學簽約,遠在千里之外的遷安學生,可以實時點播北京的課程;北京化工大學投資19億元,在北戴河建設校區,成為入駐的第一所首都高校……

北京市領導說,我們要以嫁女的心態對待疏解的企業。不僅要送一程,如果他們遇到什麼困難,還要幫助他們解決。教育、醫療的輸出,不僅服務了河北、天津的發展,也為北京疏解企業保駕護航。

好風憑借力,揚帆正當時!京津冀城市群,不僅承載著京津冀人的夢想,也承載著中國人的夢想。京津冀協同發展,將和“一帶一路”、長江經濟帶兩大國家戰略一起,共同托起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中國夢。

三年里,習近平總書記兩次視察北京,充分體現了對北京這座偉大城市的熱愛和對2100多萬首都人民的深厚感情,體現了黨中央對首都工作的高度重視和親切關懷。

對於“建設一個什麼樣的首都,怎樣建設首都”的總書記之問,北京人邊思考求解、邊擼起袖子加油干。


在北京東部,一個嶄新的智慧型宜居城市正在孕育。三個月前,北京城市副中心行政辦公區一期工程結構封頂。行政辦公區、商務中心區、文化旅遊區三大功能區的基礎設施建設加速進行。今年底,四大市級機關和相關市屬行政部門將率先啟動搬遷……

蔡代征攝

我們要建設一個偉大社會主義祖國的首都,一個邁向中華民族偉大複興的大國首都。

饒強攝

我們要跳出北京看北京,在京津冀協同發展中抓住疏解非首都功能這個牛鼻子,優化提升首都核心功能,提升城市發展水平,建設國際一流的和諧宜居之都。

孫戉攝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