曹丹:我對藝術從沒有懷疑

ADVERTISEMENT

曹丹在媒體上一直保持著神秘色彩

ADVERTISEMENT

這次她終於吐露心聲

  她出生於藝術家庭,1997年起,身兼畫家、導演和設計師多重身份,作為藝術專業領域的頂級出版人。

  在這個紛繁的時代,她們用心靈、智慧與愛創造了一個絕無僅有的藝術新世界。她們是美術館館長、拍賣巨頭掌門人、巨鱷藏家、頂級策劃人、媒體巨擘、天使讚助人,在閃耀的光環背後是一個個樸素的女性名字,王薇、魏蔚、王津元、龔彥、薛梅、張蘭、陸蓉之、晚晚、張然……這一年來她們在事業和生活中的成就,見證了時代價值的變遷,影響了千萬年輕人。YT2017年度“致敬藝術女性”故事專題,3月8日起正式發布。

  

  《藝術界》、《藝術新聞/中文版》出版人 曹丹

  “幾乎從懂事以來,就沒有和藝術遠離”。1972年出生於廣州的曹丹,由於家庭的藝術氛圍和來自父母的影響,進入廣州美術學院學習。自1997年起,便作為畫家、導演和設計師等多重身份,生活於中國和法國。在整個學習和工作的過程中,曹丹不但對設計、建築和電影充滿興趣,在隨後的工作經曆中,曹丹也曾經從事過廣告、漫畫出版、紀錄片等各種工作。

  2012年7月,曹丹擔任當代藝術雜誌《藝術界》執行出版人。《藝術界》大量學術性討論的文本,以及中英文雙語全球發行的形式,構建了國際藝術語境對中國本土藝術發生的對話方式。目前,曹丹兼任《藝術界》與《藝術新聞/中文版》的出版人。

  

  《藝術界》、《藝術新聞/中文版》出版人 曹丹

  YT:在真正從事藝術這份職業前,您與藝術最早的淵源是什麼?其中有怎樣的故事?

  曹:其實這里沒有什麼戲劇性的故事,我出生於一個父母都是雕塑家的藝術家家庭,他們都是美術學院的教授,我從小生活在美術學院里,在這樣的藝術氛圍里,就像出生於一個農民、科學家或商人家庭的孩子一樣,我對藝術這個領域從小就不感到陌生,選擇這個職業反而太順理成章了,所以年輕時也曾經想去學建築或電影,做一些不是純藝術的東西,上大學選了設計系,後來也干過廣告、漫畫出版、紀錄片等各種工作。近五年從事藝術媒體和出版也是我喜愛的工作,因為這個工作把我的很多愛好都融合在一起了,和藝術很近,但也不僅僅是藝術。

  YT:在怎樣的時間、背景下,您決定開始自己的藝術事業?

ADVERTISEMENT

  曹:第一個問題我基本回答了您的問題,無法明確何時決定開始從事藝術事業,幾乎從懂事以來,就沒有和藝術遠離。

  YT:這個過程中,您得到的最大幫助或支持來自誰?

  曹:給予我最大幫助和支持首先是我的父母吧,他們身體力行,包括他們對待藝術態度的熱忱、真誠和勤奮一直影響著我們,他們給孩子們很大的自由度,無論在學習還是職業選擇上,從來不會要求我們課外上各種課程,也不會在職業和人生選擇上給我們壓力,也許那個時代社會競爭沒有像今天這樣激烈,我很難接受現在的父母給孩子設定太多的框框條條,把過多的個人意願強加於孩子身上,無助於孩子獨立人格的形成,也造就了很多冠冕堂皇卻不那麼幸福的人生。當然,我在成長過程中遇到許多良師和益友,這些都無形中給我帶來很大的幫助。

  YT:女性角色、身份對您從事藝術事業是否格外艱辛?您有自己的女性榜樣人物嗎?

  曹:整體來說,70年代以來出生的人屬於比較幸運一代,沒有經曆戰亂和政治運動,成長在這個國家發展和強盛的時代。另外,我個人很幸運在事業上沒有遇到過格外艱辛或不公平的事,但確實看到許多女性在社會和事業中遇到不平等的遭遇,無論在西方還是中國,社會對於男性似乎更寬容一些,對於女性索求得更多。記得一位離休的女性高管曾總結:“無論你做得再好,男性上司隻會表揚你很勤奮”。對於這類問題我越來越敏感了,沒有人天生就是女權主義者,我覺得這個問題需要全社會去關注,尤其是女性自己。

  成長過程中,有很多女性因她們的才能以及她們的獨立精神給予我力量,她們是中國的李清照、柳如是、宋慶齡、林徽因和潘玉良、德國思想家漢娜·阿倫特(Hannah Arendt)、藝術家珂勒惠支(Kaethe Kollwitz)、法國哲學家及社會活動家西蒙娜·薇依(Simone Weil) 、居里夫人、英國的作家艾德琳·弗吉尼亞·伍爾芙(Adeline Virginia Woolf)、生物學家、動物行為學家珍·古道爾(Jane Goodall)、美國的作家評論家蘇珊·桑塔格(Susan Sontag)、畫家喬治婭·歐姬芙(Georgia O’keeffe) 、墨西哥藝術家弗里達·卡羅(Frida Kahlo)等等。

  YT:在什麼情況下,您對藝術曾產生過懷疑、動搖?

  曹:我好像沒有懷疑或動搖過。無論怎樣,只要人類存在,藝術就存在。

  YT:作為一名女性,藝術帶給您的最大的影響是什麼?

  曹:感受力、創造力、獨立思考和同情心,無論對於男性或女性,我想這些都非常重要,如果我們變得對生活、對周遭事物、對人或社會變得麻木了,這都是很可怕的,藝術不僅僅涉及美或美學的問題。

  YT:在您決定投身藝術事業的時候,還記得最初的理想是什麼嗎?

  曹:做我自己喜愛的事情。

ADVERTISEMENT

  YT:作為一位女性,您更關注女性藝術家創作中展現出的哪些獨特之處?

  曹:我覺得可貴的是女性藝術家對事物的感知常常具有非常真實和個人的角度,她們的藝術表達很細膩和微觀,這是大部分男性藝術家所缺乏或不關注的。其實每個藝術家身上都同時擁有兩種性別特質,男性藝術家或詩人如克里姆特(Gustav Klimt) 、威廉·布萊克(William Blake)、里爾克 (Rainer Maria Rilke)等,他們的作品具有非常細膩的情感表達。

  很遺憾全球的藝術界仍然是一個以男性主導的世界,在我們的藝術史課程中,很少談及女性在藝術發展過程中所擔任過的角色,除了當代藝術出現了一些傑出女性藝術家以外,例如辛蒂·雪曼(Cindy Sherman)、瑪麗娜·阿布拉莫維奇(Marina Abramovic) 、翠西·艾敏(Tracy Emin)等。在中國,美術館館長、藝術評論家和策展人中,也鮮有女性,其實從事藝術行業的女性還是占大多數,她們是畫廊經理、藝術媒體從業者、美術館從業人員等默默無聞地工作著,我相信會有越來越多的女性在藝術界擔任重要的角色,尤其在中國。

  

  《藝術界》、《藝術新聞/中文版》出版人 曹丹

編輯✎Y先生

圖片✎由曹丹提供

/ Y T 原 創 未 經 允 許 不 得 轉 載 /

Contact Us

contact@ytcreativemedia.com

如果你有任何問題,請email我們吧

ADVERTISE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