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史▏▏明朝士大夫對古代各省人如何評價

ADVERTISEMENT

  《廣誌繹》是一本人文地理書籍,成書於明朝萬曆二十五年(1597年),作者王士性,明代浙江臨海人(浙江台州)。王士性,曾在廣西、河南、山東、北京、南京等地任職,仕途最高至正四品的鴻臚寺卿。雖然王士性沒什麼名氣,但他寫的《廣誌繹》,使得他在數百年後為人關注。

  “易興易敗”的北京人

  他認為北京人,“都城眾庶家,易興易敗”,即北京人容易暴富,也容易破產。北京的富人常常是暴富,乃至非法致富,要麼是買了個老宅子不小心挖到了地窖的金銀財寶,或是惡人勾結權勢侵占公家財產。錢來得快,去得也快,北京人沒有節約意識,有了錢就花,買這買那,好吃好喝,迎來送往大手大腳,經常會一不小心就把積蓄花沒了。

  北京人很喜歡旅遊,特別是女子,每逢佳節多出遊,或近或遠,例如清明節出去踏青,陽春三月去鬆林野炊啥的,一直到中秋天氣變冷之後才不怎麼出來玩兒了。

  引領風尚的姑蘇人

  姑蘇人很聰明,對前朝字畫頗有研究,模仿古畫常常讓人不能分辨真偽。姑蘇人常常會引領全國時代風尚,姑蘇人要是覺得什麼物件或者什麼行為雅致,很快就會影響各地文人。同理,一些庸俗的趣味也會因此傳至大江南北。

  姑蘇人的茶幾、床榻的材料,流行使用紫檀木和花梨木,很少有雕刻,如果雕刻的話,也是用商周秦漢的樣式,所以,全國的文人、富人也開始效仿這樣的材質和款式。姑蘇人對那些精致的小物件很講究,例如雕刻過的小石頭和竹片等,隻要是奇貨,姑蘇人都願意花大價錢買,甚至相互競價,弄得一些物品市價極高,用現在的話說就是收藏品市場過熱、泡沫很大。

ADVERTISEMENT

  古之遺風河南人

  他提到河南自古為中原之地,是很多古代聖賢、明君的家鄉,認為這個地方有古代遺風。他認為河南這個地方藩王太多,當地百姓的負擔實在是重,例如僅開封的藩王周王的後裔,到萬曆朝時就有郡王四十八位,宗室人員達五千人。地位低、沒有俸祿的宗室人員,不得不去當苦力。而俸祿很低的宗室又沒有能力向朝廷申請正式的名字,因為宗室的名字需要朝廷定,所以有的宗室成員六七十歲了還隻有乳名。這些宗室人員,有俸祿的是勉強糊口,無俸祿的後代過得比百姓還苦,雖然有宗室之名,實際上跟被囚禁的犯人差不多,因為宗室成員原則上是不能去當農民、商人的。

  河南人繼承了古代風俗,這里的人樸質直爽,說話很少騙人。書中提到當地一個很好的風俗,一是親朋遇到熟人破產無以為生時,會召集一幫人出錢幫他脫困;二是會定期邀請親朋AA製聚餐,聚餐完後多餘的錢就交給組織者保管,以後如果誰家遇到喪葬等事無力承擔,則由組織者拿積累的錢來解決。另外,很多洛陽人喜歡住窯洞,因為里面冬暖夏涼,且室內干燥,儲藏糧食的不易黴變。

  勤勞樸素的山西人

  他認為山西人儉樸,有上古之風。百金之家,夏天也不舍得買個布帽遮太陽;千金之家,冬天不舍得買長衣禦寒;萬金之家,飯菜很簡單,生活樸素。

  山西大商人很多,可以說是全國實力最強的,一般來說,商人沒有數十萬兩的銀子則算不上富裕。之所以商人們能做大做強,那是由於他們有一套良好的運營生態,工作團隊的素質比較高。同時,商人致富了不是把錢藏起來,而是經常給合夥人或工作人員分紅,大家能一起致富。山西人除勤儉和會做生意外,還擅長開展畜牧業。山西人把全國都當做自己的牧場,一般是把羊群養在外省,派幾個人去看管,且把羊馴得很溫順、守秩序。冬天時山西缺少牧草,這些羊群會被趕到山西以南地區就食,最遠可以到達湖廣地區的洞庭湖,等到春天時,再把羊群趕回山西。

ADVERTISEMENT

  多面的浙江人

  他認為浙東和浙西風俗不太一樣,浙西風俗比較奢侈,喜歡收藏各種物件,富豪也多,富豪家里仆人成百上千,出入排場大,生活奢靡。浙東人相對淳樸,比較節約,很少有大商人。

  他把浙江人分為三個類型,寧波、紹興這邊讀書氛圍比較濃,很多讀書人以文字為生。金華、衢州的人比較勇武剛健,性格比較強硬,遇到問題解決不了就去訴訟,很多地方官衙的低級雜役都出自這些地方,因為他們能鎮得住場。台州、溫州等地,因為靠山靠海,所以基本是漁獵、種田為生,商人們也很少去外地。由於地理差異,杭州、嘉慶、湖州是平原地區的水鄉,是“澤國之民”;金華、衢州等地區地處丘陵地帶,是“山穀之民”;寧波、紹興、台州、溫州靠近大海,是“海濱之民”。“澤國之民”因為河道便利,所以物流發達,商品經濟繁榮,百姓容易致富,習俗也奢靡;“山穀之民”性格剛強,容易因瑣事爭執乃至犯法,習俗雖儉樸,但心氣也高,不太把那些富裕縉紳放在眼里;“海濱之民”,出海打魚,常常同驚濤駭浪作鬥爭,九死一生,賺錢不易。因為可以打魚,所以浙東百姓不會太窮;因為貿易不繁榮,百姓也不會太富。浙東貧富差距小,百姓之間相處融洽,習俗不奢不儉。而東陽、義烏、永康人,性格強悍,不安於種地,當年倭寇侵略浙江,這些地方的人是抗倭主力,所以嘉、萬年間明朝基本消滅倭寇之後,這些地方的人有的當了武將,有的因為立功得到了重賞,且朝廷了解他們的戰鬥力,所以全國各地的要塞堡壘,有很多浙江兵。

  ‍重教育重宗族的江西人

  他認為江西這個地方書院教育發達,民間講學之風很盛,王陽明的“心學”在江西很流行。

  江西人以種田為生,比較勤快和儉樸,因為地少人多,生存壓力大,所以憂患意識較強,享樂風氣不重。江西這個地方門第觀念很重,宗族觀念也比較強,人們比較愛面子,有些人雖然因為貧窮未能按時交田賦,但是隻要家里還有能干活的人,就會發奮工作,努力把欠的錢還上,鄉里親戚也會幫助他。之所以這麼努力,是因為這些人怕欠錢而毀了名聲。此外,江西人給孩子取乳名也很有特色,基本都叫“乾一”“坤二”“離三”“震四”等這樣八卦風格的名字,主要是為了方便宗族算輩分、長幼和支系。

  (據新華網)

ADVERTISEMENT